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六十六章 闲话

第六十六章 闲话

    云初净摇摇头,满眼崇拜的看过去:“舅舅和表哥这样给力,谁还敢来找我麻烦?”

    秦邦业被云初净娇憨的模样逗乐了,努力正色道:“谁欺负你,你就给我打回去,天塌下来还有我和父亲顶着。”

    事发时,端木桓还远在福州,知道一点消息但并不清楚始末。

    含笑听了一会,笑问道:“姚家究竟做了什么?听说秦叔大发神威,差点掀了魏其侯府?”

    一旁的蒋书梦在椅子上坐下,也好奇的问道:“对啊,姚明秀为什么被禁足?秦大哥为什么要打姚大少爷?我就只知道,姚明秀欺负云妹妹。”

    秦邦业想起那事就火冒三丈,不由得又剜了秦邦季一眼。

    秦邦季缩缩脖子,委屈的说道:“大哥,我已经被爹揍三回了,你还瞪我。”

    秦邦业不满的瞥他一眼:“你说你这么大个人,被他们几个人就困住!要是云表妹有个什么闪失,看父亲不剥了你的皮!”

    秦邦季是真委屈啊,他坐直身子辩解道:“大哥,不是几个人,是二十多个啊!我就和阿武两个人,双拳难敌四手嘛!”

    “表哥,你就别骂二表哥了。我也没想到,姚小姐居然那么大胆,居然要当众脱我的衣服。幸好有木晓在,否则我丢脸丢死了。”

    云初净说起还有点后怕,当时姚明秀看她穿了身霞影纱的衣服,骂骂咧咧说什么忘恩负义。

    自己忍不住就回了几句,没想到她居然让她哥哥姚雨泽,围住护送她出来的二表哥。然后仗着人多势众,让婆子来强脱她衣服。

    金福楼当时围观者众多,要是木晓没带她突出重围,真被当众脱了衣服,那下场可想而知。换个气性大的,估计只有上吊自尽了。

    秦邦业一提起,火气依旧很大,恨恨道:“要是二弟上来就下杀手,那一群废物拦得住他?”

    蒋书梦看向柔柔弱弱,面无表情站一旁的木晓,这才知道原来这事这么大。决定回去也要让母亲,给她一个会功夫的丫环。

    端木桓则越听脸色越平静,狭长的眼眸里杀气一闪而过,女儿家名节大于天。姚家仗着宗政皇后的母亲是姚家女,也太嚣张了!

    他不着痕迹赞许的看了木晓一眼,慢慢道:“该出手时就要出手,既然那些人都疯了,就要比她更疯才行。”

    “是啊,端木大哥,你不知道我爹提了杆烈阳枪,就直接杀到魏其侯府。简直是所向披靡……哎哟!”

    秦邦季手舞足蹈还没说完,就被他大哥武力镇压,直接一巴掌扇头上,让他闭了嘴。

    他抱着脑袋歪着头,委屈的看向秦邦业。

    “闭嘴!过去的事就不要说了,以后你要是护送云表妹出来,再出什么事,你就自挂东南枝去!”

    秦邦业瞪着秦邦季,后者在暴力淫威之下,也只能屈服,小声的辨道:“我知道了,以后出门就带几十个侍卫,谁敢来欺负云表妹的,我一个巴掌拍死她!”

    云初净转而和柳娘子说话,很快柳娘子就带了一盒首饰进来。

    她一边和蒋书梦挑选首饰,一边拿起根墨玉竹节簪比划了一下,又重新拿了支白玉青云簪。

    端木桓他们才发现,居然云初净她们选的是男簪和玉佩,不免有了些期待。

    云初净挑了半响,最终还是拿起墨玉竹节簪。

    “二表哥,这根簪子怎么样,最配英明神武的二表哥吧?送给你,喜不喜欢?”

    云初净笑吟吟的开口说道,把秦邦季乐坏了,赶紧凑过来将头上的黄玉簪取下,换上这支墨玉竹节簪。

    蒋书梦也给她大哥,看好了一块“喜上枝头”紫玉佩,准备留做新婚贺礼。

    她刚把玉佩放托盘里,就看见秦邦业眼巴巴的看着墨玉竹节簪。

    那样子哪里还有半点威武可言?就像只委屈的狮子犬。

    不由得笑道:“云妹妹,你可是厚此薄彼啊!秦大哥出力更多,你怎么没有他的份?”

    秦邦业投过去赞许的一瞥,这蒋小姐倒是个明白人。

    端木桓虽然也想收礼物,可看秦邦业也无份,就作壁上观看云初净如何解释的。

    云初净先从木晓身上的购物袋里,取出个盒子递给蒋书梦。

    “蒋姐姐,这是你要的百合香。给表哥的礼物,当然要更加珍贵了,是吧,表哥?”

    说着,云初净从荷包里取出个,藏青色弹墨缎绣兰草的香囊递给秦邦业。

    眼带期待的说:“表哥,这件礼物,喜不喜欢?”

    秦邦业喜出望外,难掩惊喜:“这是云表妹绣的?送给我的?”

    云初净点点头,笑眯眯的将香囊放在他手上。

    看表哥拿着香囊左看右看,视若珍宝的轻轻摩挲,浑身洋溢兴奋,乐得合不拢嘴。

    “表哥,这可是我才想出来的双面绣,你看里面还有四个字,精忠报国,怎么样?”

    从秦邦业因为打了姚雨泽,被从御林军调到京畿大营里。云初净就想亲手做点什么东西,感谢表哥为她出头。

    想来想去最后打算做个香囊,以防误会和赖嬷嬷说教,她还精心设计了精忠报国四个字。

    赖嬷嬷这才没有阻止,又早想好了人前送,就算不上私相授受。

    蒋书梦面露不信,频频瞟向香囊,惊讶道:“云妹妹,什么时候你双面绣都会了?”

    “刚刚琢磨出来的,这就是第一件成品,表哥可不要嫌弃哦。”

    云初净在这时空,最不习惯的就是女红,做件肚兜都要好几天,香囊荷包这些她一般都不做。

    秦邦业喜滋滋的将香囊放进怀里,然后一本正经道:“云表妹,做针线伤眼睛,有丫头婆子,以后少做点。”

    全程围观的端木桓,心里略微不是滋味,赶明儿也让平阳做一个,看把秦邦业给美的!

    秦邦季涎着脸凑过来:“云表妹,也给我做个香囊吧?不用双面绣,普通的就好。”

    “你想得倒美,那簪子先还我!”

    “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来的道理?我不管,我又没有其他姐妹,就靠你了,云表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