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室长

第一百二十六章 室长

    云初净转过头,望着蒋书梦笑了:“蒋姐姐,韩姐姐,还是让我们从最小的开选如何?”

    蒋书梦正观察书桌,附和道:“好啊!崔妹妹,你先来选。”

    韩湘云也合上梳妆台的抽屉,表示同意。

    崔碧心似有点感动,眼睛已经红了,不过她并没有选靠后窗书桌的位置,反而选了靠门的左方。

    “这样最好,梳妆出门,我都可以少行几步了。”

    云初净估摸她可能在家被欺压惯了,什么都不敢挑好的,所以习惯性选最差的。也笑道:“崔妹妹说得有礼,那这床是我的了!”

    说着来到崔碧心对面的床上坐定,顺便试着嗅了嗅。新的,才浆洗过,还有阳光的味道。

    蒋书梦自然选了和云初净相邻的床位,韩湘云也非常满意自己靠窗靠书桌的位置。

    选衣柜就简单得多,按照年龄顺序,依次排下来就是。只是这室长一职,年岁最大的韩湘云却推拒了。

    “云妹妹,我性子太软弱,不适合做室长。我看还是你和蒋妹妹谁做,都比较好。”

    蒋书梦也推辞道:“就云妹妹吧,榜首室长我们也体面不是?”

    “好,我赞成。”

    崔碧心弱弱的表示赞同,那云初净只好当仁不让,光荣的成为室长。

    至于寝室名,几个女孩叽叽喳喳商议后,在大家名字里各取一个字,为“碧云梦”,大家都很满意。

    “走,我们去看看木晓她们的住处如何?”

    云初净带着大家,走进相邻的耳房,里面除去房间小一点,窗户小一点,没有书桌外,其它陈设基本一致。

    再细看,床帐换成了白纱帐,床褥被盖也只是普通的棉布,比起自己寝室里的云罗绸锦,是差了很多。

    不过芷兰书院能为丫环们安排这样的房舍,真的已经不容易。

    云初净正唏嘘着,木晓她们就挎着包袱进来了。

    “木晓,这里!”

    看见云初净站在门口,木晓几步跨过去,后面的水纹,还有韩湘云的丫环楚楚,包括麦冬都累得额头冒汗。

    主仆们正相互说着话,梅珠站在银杏树下,提高声音喊了句:“安静!”

    房间里的和外面的人,都安静下来,倾听梅珠夫子的话。

    “你们先来按每个寝室一张桌子坐下,丫环们去把包袱放了,站自家小姐后面。”

    原来这五张桌子,还有这个用处,云初净她们几人随意找了张桌子坐好。很快,木晓她们也放好包袱出来,在身后站好。

    “你们每个寝室的室长选好了吗?站起来介绍一下自己和寝室成员。从这桌开始!”

    梅珠随手所指,状似无意,却刚好是云初净这一桌。

    云初净只好站起来介绍道:“大家好,我是云初净,是碧云梦寝室的室长。这位是柳湘云,这位是蒋书梦,这位是崔碧心。谢谢。”

    云初净声音不徐不急,说话清楚明白,介绍到其他室友时,室友都站起来行了福礼。梅珠夫子看她们配合默契,也忍不住暗自点头。

    接下来是汪婧芳起身介绍:“大家好,我是汪婧芳,我们的寝室名为潇湘馆……。”

    云初净差点笑出声来,这汪婧芳也太不要脸了,林黛玉的潇湘馆也被她拿来用了。

    “我是彭清菱,是玉兰堂的室长……”。看来,这是喜欢玉兰花的寝室。

    下一个起来,说话吞吞吐吐,明显还没商议好,随口道:“我是牡丹亭的室长吕朱丹……”。

    “我是曹清秋,我们的寝室名为春华秋实……,这位是我妹妹曹清拾……。”

    蒋书梦在云初净耳边道:“文渊阁曹大人家的姐妹花,有名得很。”

    云初净回忆了一下,一个排行第八名,一个第九名,的确不错。

    等大家都介绍完毕后,梅珠夫子满意道:“好,等一下室长就随我来,拿一下书院规章制度回来贴在每间寝室内。还有课程表,都一起拿回来。”

    “至于丫环们,就跟着柳甲夫子走,去领你们和小姐的衣裳,以及笔墨纸砚和生活用具。”

    梅珠安排好后,就带着云初净她们去梅院,而柳甲夫子则带着丫环们领东西。剩下的柳乙夫子就回答小姐们的提问,以及有些注意事项。

    等云初净回来时,木晓她们已经把东西领回来了,只是院子里到处都是议论声,隐约还有哭声。

    “怎么了?我还听见谁哭了?”

    蒋书梦耷拉脸,看云初净回来,也快哭了。

    闷声道:“云妹妹,这衣裳太难看了,在书院还要日日穿。发髻也不准梳,不能戴首饰,光发带有什么用?”

    原来是书院要求统一的服装,避免攀比,让爱美的蒋书梦沮丧了。

    云初净将手上的东西,交给木晓,然后打开衣裳一看。居然是有点类似男书生装?

    白色云锦长衫加长裤斜襟腰带,这对身材要求有点高,为什么不是裙子呢?云初净为皇太女的规定,默默点赞。

    “算了,蒋姐姐,还是换上吧,规章制度里说得很清楚,在书院里必须穿统一的衣裳。刚才梅珠夫子说了,收拾完之后,午时正在食堂门口检查。”

    云初净劝道,旁边的韩湘云也抱怨道:“不能梳发髻,这发带如何用嘛!”

    崔碧心也一脸为难的望着云初净,没办法,云初净只能自己亲自示范。

    她钻上床放下蚊帐,换上簇新的衣裳,好多年都没穿过长裤,感觉实在有点怪异。

    云初净换好衣裳下床,招呼木晓帮忙,把头上的圆螺髻拆了,然后把头发梳直。这才用红色发带,在头顶绑了个马尾,就是有点长。

    待她收拾妥当,转过来一看,长身玉立,风流倜傥,面红齿白,玉树临风,好一个翩翩少年郎!

    蒋书梦双眼发光,明显也觉得好看。谁没幻想过穿上哥哥的衣裳,可以想出门就出门?无拘无束?

    她钻进床帐换衣服,其他两人也干脆一起换装。

    云初净活动了一下手脚,穿裤子就是方便,头发扎成马尾也利落得多。对着梳妆台照一下,又帅气又俐落。

    待蒋书梦她们都换好,云初净一看,笑得直不起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