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回京(中午吃苦瓜加更)

第一百四十八章 回京(中午吃苦瓜加更)

    云母长叹一口气,揉了揉太阳穴,这才道:“你们以为,我不想小七嫁给端木桓或宗政晟?”

    “但你们好好想想,平王和端木桓已经知道小七彻夜未归,他们还会考虑小七吗?何况,昨夜小七和宗政晟及侍卫一起。”

    冯氏和林氏细想之下,也只能是摇头。

    不要说端木桓这种天皇贵胄,就是自己也不愿意儿子,娶曾流落在外一夜的女人为妻。

    冯氏期期艾艾道:“可是还有宗政晟啊?”

    “宗政晟?越国公世子?皇上最宠爱的侄子?你觉得他的婚事,他能做主吗?”

    云母就是清楚,所以才更加痛心,继续道:“即便离弦没有说假话,那他们也是在十里亭外才救出小七。那之前从武安侯府到十里亭,谁证小七清白?据说小七身上的衣裳,都换成了粗布麻服,要还有清白,谁信?”

    这下冯氏和林氏都不再说话,的确如云母所说,宗政晟和端木桓都不可能。

    云母又叹了口气,皱眉道:“秦家也不错,有忠武伯护着,秦邦业又真心爱重小七,这才是她最好的归宿。”

    冯氏这时才冷静下来,低头受教道:“母亲思虑得周全,媳妇不及。只是母亲确定,那秦邦业不介意,小七和宗政晟他们呆了一夜?”

    云母这才露出一个笑容,赞赏道:“昨日那种情况,忠武伯已经开了口。今日那小子亲自来求亲,说绝不在意昨夜之事。”

    林氏现在也只能叹气,看云初净无缘于那两个贵公子,不过忠武伯府也不错。

    云母又缓缓笑道:“这女人过日子,要讲究实在。越国公府妯娌众多,小姑子也多,还有一个拎不清的老祖母。平王府中的二公子,也不是安分守己之人。”

    “只有秦家人口简单,上没有婆婆,下没有小姑,公公又是亲舅舅,嫁过去就当家做主,日子好过得很。”

    冯氏和林氏也是通透之人,如此一听也知道这门亲事千好万好,已经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也就不再多说。

    云府和陆续得到消息的忠武伯府,都松了口气,很快平王府也得到消息。

    端木桓说不清是如释重负,还是心有不甘,沉默良久之后,才上马往皇宫而去。今日回来,还要去越国公府贺喜。

    而今天要办喜事的武安侯府,一开大门,却受到了惊吓。

    一具半是枯骨的尸体,就这样悬挂在门匾之下,偏偏脸上完好如初,竟然是个美貌的丫环。

    消息很快传到后院,武安侯和侯夫人俱是一惊,难道是芊芊?

    果不其然,赶过去的武安侯,一眼就认出是芊芊。再看她那惨状,据手下见多识广的人说,这是活着被千刀万剐后的模样。

    武安侯更是脸色苍白,心中咒骂万分!

    这芊芊明明是被带回了云家,那人不是保证说,肯定不会留活口吗?那这芊芊怎么会被活剐?

    “侯爷,这是谁来触小姐的晦气?”

    管家已经吩咐将尸体处理妥当,可下人之间风言风语和早上路过侯府之人,已经把事情传得绘声绘色。

    武安侯铁青着脸,触袁静雯的晦气关他屁事!怕是云家已经问出口供,所以来示威了!

    完了!还有不讲理的秦家三父子,这次捅了马蜂窝了!

    而宗政晟带着云初净,还在老南街用了豆腐脑和香菇包,这才在卯时三刻之前赶到了书院。

    远远云初净就看见书院外熟悉的马车,忍不住欢呼雀跃:“世子爷,祖母果然瞒下此事了!太好了,太好了!”

    宗政晟却说不清楚,心里是放松还是失落,不过还是庆幸,这小丫头没有失了名节。

    不过,为什么自己会庆幸,这丫头没有失了名节呢?宗政晟不愿多想。

    马车上的木晓,也远远看见奔过来的马匹,心中一阵激动,奇迹就要出现了吗?她跑下马车,远远迎了上去。

    宗政晟小心将云初净抱下马车,木晓简直是热泪盈眶:“小姐!”

    “先不要多说,带衣裳没有,我要换衣服梳头。”

    云初净眼看四周没有其他人,大踏步往马车而去,走出十来步,才转头对宗政晟做了个噤口的手势。然后快速上了马车,再没有回头。

    不知怎么的,宗政晟竟然生出一种被抛弃的感觉,莫名有点荒谬。

    云初净那手势他懂,意思是昨夜之事,希望他噤口不谈,那其他人就不会知道此事。她的闺誉,也可以保全。

    宗政晟甩甩头,甩掉刚才荒谬的想法,小丫头还小,还在读书,还是等两年再说吧。

    眼看陆续有车过来,宗政晟转身往另一条街策马而去,只让前来的马车,看见一个伟岸的背影。

    前来的正是淮阳侯府的马车,汪婧芳迫不及待想证明,芷兰书院再也没有云初净。

    以后。就只有她,汪婧芳!

    “香柳,刚才那人是谁?”

    “回小姐,只看见背影,不过那马倒是神骏,大少爷的踏雪,可能也不及。”

    香柳的回答,让汪婧芳很不满意,不过更不高兴的是,她居然看见云家马车,就停在书院之外!

    “小姐,那不是云家的马车?”

    汪婧芳怒瞪她一眼:“我还没瞎到不认识!”

    香柳吓得缩了缩,然后等马车停稳,赶紧就去搬凳子,服侍汪婧芳下车。

    汪婧芳来到云家马车前,打量了一下,马夫垂头立在马旁,而车门紧闭不见有人。

    “云妹妹在车里吗?时间差不多了,不如下车我们同行可好?”

    汪婧芳扬起笑脸,试探问道。

    马车上鸦雀无声,隔了片刻木晓才打开一半车门出来,马上又将车门关好。

    “回汪小姐,刚才小姐在车上小憩一会,弄乱了头发,正在收拾,请稍等片刻。”

    木晓的话,让汪婧芳惊疑不定,难道云初净被找回来了?

    不可能啊!

    汪婧芳仔细观察,看木晓脸色苍白,眼眶深黑,看得出彻夜未眠。她既然彻夜未眠,那云初净怎么可能被救回来了?

    “云妹妹梳什么特别的发髻?不如让我也学上一学?香柳,去好好学学。”

    汪婧芳使了个眼色,香柳马上往车门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