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一百六十三章 绣帕(小儿子报名不加更)

第一百六十三章 绣帕(小儿子报名不加更)

    停了一下,云母又继续道:“就算小王爷和宗政晟少年慕艾,对你有心思,那又如何?他们敢不顾家族前来提亲吗?”

    “退一万步,即便他们中,真有人昏了头,坚持要娶你。可平王府门第尊贵,以后还有侧妃;越国公府人口众多,妯娌、小姑子也多,你确定你应付得来?你确定那男人会永远护着你?”

    “相比而言,祖母一直都希望你嫁给秦邦业。人口简单,又不用勾心斗角,过去就是当家主母。日子,还是要过得实在才好。”

    云初净沉默的点点头,话虽如此,可要做到实在太难。

    后世关于是嫁个自己喜欢的,还是嫁个喜欢自己的,争论至今仍然没有结果。说明人心都是贪的,妄想世事占全,最想嫁的还是个两情相悦的有情郎。

    沉默了一会,云初净终于开口道:“祖母,我知道了。但我想见秦表哥一面,我有话想要问他。”

    “好,这不是什么大事。我这就传信,他明日就会来看你。”

    云初净这才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道:“谢谢祖母,祖母快回去了吧!赖嬷嬷!”

    赖嬷嬷应声而进,和琥珀一起搀扶着云母出去,云初净躺在床上,想了很多,很多。

    京畿大营。

    由于统领大人宗政晟,情绪持续低迷,性格暴躁异常,所以离弦将锦帕偷回来,揣了好几天,一直不敢告诉宗政晟。

    这日傍晚,眼看太阳就要下山,可宗政晟心中烦闷,又召集几位副统领开会。

    伏矢为难的回道:“爷,两个副统领还躺床上,一个今日去带队做斥候,一个请了事假,回京探亲去了。”

    宗政晟愣了下,吼道:“副统领没有?参事有吧?参事没有,把队长叫来!你和离弦,一起下场!”

    伏矢挺起胸膛道:“是,统领!”

    等走出营帐,伏矢这才垮下脸,对旁边探头探脑的离弦道:“别躲了,叫上八个参事,一起下场。”

    离弦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脸,皱眉道:“爷的火气还那么大?”

    “无处发泄!”

    伏矢也很无奈啊,爷精力旺盛就操练他们,他们也很可怜,好不好。

    等练武台上的其他人,都已经被打趴后,宗政晟用脚尖踢踢伏矢:“装什么死,起来!”

    “爷,你饶了我吧,天天操练,我都只剩半条命了。”伏矢趴在地上,一副打死也不起来的样。

    宗政晟忍不住“啐”了他一口,抬脚往自己的营帐而去。

    虽然已经是深秋,可宗政晟一番打斗后,还是周身大汗淋漓。他边走边脱掉护甲、护臂,再扯掉外衣,等回到营帐,赤着上身,就只剩条玄色绸裤。

    营帐外面放着两个大水桶,宗政晟咔咔迈着长腿过去,随手从桶里拿起水瓢舀了瓢水,就这样昂头往身上一浇。

    只见水珠在古铜色的肌肤上打转,顺着脖子胸膛小腹,然后哗哗啦啦往下滚。

    因为赤着上身,而下面穿的玄色绸裤又被水打湿,湿哒哒紧贴在身上,将那充满侵略性的双腿,显得更加骇然。

    整个笔直威猛的躯体,一览无遗,浑身都散发着一股阳刚之气,令人有些难以直视。

    跟在后面踉踉跄跄的离弦,看得呆了眼,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何为战神?

    就是咱家爷啊!

    宗政晟感觉到他痴迷的目光,瞪着眼睛骂道:“看什么看?爷有的你都有!”

    “只是没有爷那么大!”

    离弦的心里话,脱口而出。

    眼看宗政晟恼怒一脚踹来,他赶紧抬手去挡。可刚被揍了一顿,双手实在无力被一脚踹飞,衣襟里的绣帕飞了出来。

    宗政晟用官靴勾起,抓在手上,好像有点眼熟。又见上面两朵桃花,似合似分十分传神,似曾相识的感觉。

    “离弦,你哪里得的?”

    离弦不敢隐瞒,小声道:“爷,那日出城你说有东西忘带,让属下回去拿。属下就拿回来了。”

    宗政晟怔了一下,这才想起当时走得匆忙,忘了拿兵部的任命书,所以让离弦回去拿。结果,这蠢货不知道在哪里拿了块绣帕回来。

    “爷让你回兵部拿任命书,你就拿块绣帕?”

    宗政晟甩甩手上的绣帕,就看见桃花后面居然还有图案,是“桃之夭夭,宜家宜室”八个字。

    离弦这才知道弄错了,嘀咕道:“爷你早说啊,害得属下去偷翻书院,还差点被逮住。”

    “书院?什么书院?”

    宗政晟有不好的预感,死死盯着离弦。

    离弦被宗政晟要嗜人的样子吓倒,结结巴巴道:“芷兰书院,属下以为爷想要云小姐的绣帕。”

    “你!”

    宗政晟将绣帕捏在手中,怒道:“那你怎么不早说?你揣着小丫头的帕子,想做什么?”

    “爷,冤枉啊!属下什么也没做,只是看爷心情不好不敢拿出来。”

    离弦语无伦次的解释,让宗政晟火冒三丈,有心想把锦帕丢给他,让离弦送回去。可不知道为什么,转身往营帐而去。

    伏矢从角落里钻出来,把离弦扶起低声道:“早让你给世子爷了,你不听,活该。”

    话音刚落,就听见宗政晟的咆哮声传出来:“离弦,马上滚去操场,跑一百圈!”

    离弦高声应到是,哭丧着脸开始倒霉的跑圈。

    营帐里的宗政晟,将绣帕放在楠木书桌上,脑子里一想到离弦竟然窝藏了三日,就气得咬牙切齿。

    女儿家的东西,也是他随便藏的吗?

    宗政晟气闷了一会,这才小心翼翼将绣帕,放在干净的笔洗里清洗一遍,然后放在床头横木上晾干。

    然后靠在另一边床头,定定的望着绣帕看。

    那日他去看时,好像才绣了两三瓣花瓣,晚上离弦去就绣好了。难道她没有用膳,一直在绣?

    眼前似乎又浮现出那张倔强的脸,还有那双瞪着眼睛流泪的杏眼。

    自己也没说什么,她怎么会哭得那样厉害?

    转而又气闷,爷都没说委屈,小丫头还委屈上了!果然,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

    乱七八糟出了会神,宗政晟才扬声道:“伏矢,去把罗云叫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