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一百七十四章 表白(为月票三十加更)

第一百七十四章 表白(为月票三十加更)

    宗政晟虽然心中酸成一团,不过事关云初净安危,还是要追问究竟怎么回事?

    等云初净大致说完,宗政晟基本可以肯定了,一定是有人对云初净不利,才会设下这么大个局。

    宗政晟不自觉敛眉道:“小丫头,你又得罪谁了?”

    “我除了得罪你,其他都没有。”

    云初净没好气的睨了宗政晟一眼,那眼底流波婉转,似嗔还怒。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在宗政晟面前,竟然如此放松自在。

    宗政晟看得心中一阵火热,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动上前一步,伸出铁臂将云初净一下困在怀里。

    云初净只觉得脸一下撞在他的胸膛上,烙得又疼又热。肌肤感受他剧烈起伏的胸膛,哪怕隔着衣物,一股十足的男儿气也扑面而来,让人面红耳赤。

    宗政晟感觉更是奇妙。

    少女的身躯柔软如春水,散发出诱人的女儿香,高挑凹凸有致的身形,好像为自己量身打造。仿佛只要用力碾压,就能完全契和,揉进自己身体里去。

    宗政晟一双铁臂越锁越紧,浑身燥热想要找个办法缓解。

    他如同着魔一般,将头越埋越下,回想起刚才脖颈上那诱人的触感,直接将脸埋在云初净肩膀上。

    然后全凭本能,用脸和嘴唇去碰那温润滑腻的肌肤,反复摩挲。

    迷糊中想起山海关外看见的那些狼群,母狼和公狼也是这样交颈缠绵。一生一世一双人,若配偶死了,宁愿绝食而亡,也决不独活。

    云初净则是被宗政晟的动作吓傻了,前生今世两辈子加起来,宗政晟都是和她最亲近的男人。

    现在他灼热的呼吸,喷在她滚烫的肌肤上,似乎就要被灼伤。云初净被得瞪大了眼睛,连挣扎都忘记了。

    巷口和巷尾把风的离弦和伏矢,偷看得眼珠都快瞪掉。那个偷香窃玉的世子爷,真的是还不曾开荤的童子鸡?明明动作熟练得很嘛!怕不是被什么附体了吧?

    当宗政晟越来越不满足,那一小块裸露在外的肌肤。转而温热的唇,从下巴开始往上进攻。

    眼看就要贴上云初净饱满的菱唇,云初净突然反应过来。将头全部埋进宗政晟胸口,坚决不让这登徒子再占便宜。

    “世子爷!”

    这声音娇软缠绵,勾得宗政晟心火难耐,双臂越锁越紧,似要把她揉进骨血。

    宗政晟沉重的鼻息,就喷在云初净耳边,她的脸和脖子包括耳朵估计全红了。又是羞涩,又是甜蜜,还有一丝说不出道不明的愉悦。

    哪怕手臂勒着她有点疼,她也不吭声,深深嗅着宗政晟身上的味道,似要记在心底。

    宗政晟开始不满足这样,他本能还想要更多,正打算把云初净拉出来,亲亲她的小脸,却听见云初净闷闷道。

    “世子爷,我已经定亲了。”

    宗政晟的心,一下从沸腾降至冰点,忍不住磨磨后嘈牙,想咬死这个没良心的坏丫头。

    “为什么要定亲?”

    云初净这才恢复理智,用力挣脱宗政晟的怀抱,低声道:“因为只有秦表哥肯娶我。”

    “放屁!”

    宗政晟忍不住爆了粗口:“我说了不娶你吗?你个没良心的小丫头,我刚回京一天都没有,你就定亲了!”

    “你要娶我?明媒正娶?”

    这下轮到云初净呆滞了,她没想到宗政晟居然会说娶自己。

    宗政晟看她呆愣的模样,傻呆呆蠢萌蠢萌的,曲起手指在她头上轻弹一下。

    “废话,当然是八台大轿,明媒正娶!”

    云初净如在梦里,忽又想到那天在绣室他说的话,“我坏了你名节,那我负责好不好?”原来他当时是说负责娶自己,而不是纳妾!

    宗政晟看云初净脸上神色变化,环住她肩膀低声坚定道:“我是真的想娶你。”

    “那你怎么不早说!你怎么不来提亲?嘤嘤嘤嘤。”

    云初净忍不住喜极而泣,小拳头捶啊捶啊,想打死面前这个坏蛋。他害得自己大病了一场,眼泪都不知道流了多少。

    那种心碎的感觉,至今心有余悸。

    宗政晟一脸委屈:“我送你去了书院,就进宫面圣。出宫还要解除祖母定的亲事,还有大哥的婚宴,忙得脚不沾地。等晚上刚回院子,就听说你定亲了,怨我啊?”

    云初净眼睛里还有泪珠转动,就被他哀怨的语气逗笑了,嗔怪道:“就怨你,就怨你!”

    这会宗政晟无师自通,知道不能轻捋虎须,点头如捣蒜:“好,好,好。都怨我,那现在怎么办?”

    云初净哑口无言,渐渐白了脸色,秦表哥是真的喜欢自己,难道还能退亲?

    这又不是后世谈恋爱分手很正常,就是结婚了都可以离婚,何况只是定亲?可这个时代,定过亲的女子退亲,会让人看不起,很难嫁入高门大户。

    宗政晟是越国公府世子爷,他的婚事他能做主?

    云初净不禁又开始心酸,这下如何是好?

    宗政晟看云初净的脸色,由红转白,然后苍白,心中怒气渐生:“你舍不得他?”

    “世子爷,你的婚事你能做主吗?越国公府容得下一个退了亲的媳妇?”

    云初净抬起头,杏眼里都是哀伤,为什么就错过了呢?

    秦表哥在那个时候提亲没错,祖母允婚也没错,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是错,宗政晟还没来得及上门提亲都没错。

    可就是错过。

    宗政晟愣了一下:“我的婚事我当然能做主,我去求皇上下旨,他会为我们赐婚。至于我父亲,母亲他们肯定会支持我。”

    “世子爷,你先不要回答得这么肯定。你还有祖母,父亲、母亲,你先试探问一下,再来回答我。”

    云初净现在心情沮丧,未得患得,患得患失,得而复失,乱成一团乱麻。

    宗政晟却想左了,皱眉道:“我说了能娶你,就是能娶你,关我父母、祖母什么事?难道你还舍不得秦邦业?不愿和他退亲?”

    云初净却已不想再分辨,她浑身的精气神都在被掳走,又获救,又心情激荡时耗光。

    “世子爷,我不想说了,送我回去吧,秦表哥和蒋姐姐他们会担心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