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福祸

第一百九十五章 福祸

    汪老夫人看汪婧芳神色变化,淡淡道:“那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芳儿知道,这是端木桓和宗政晟表示,表示他们喜欢云初净。”

    汪婧芳不甘不愿回答道,心里十分不以为然。宗政晟和端木桓还不知道自己的好等自己一舞惊人后,他们才知道谁是真命天女!

    汪老夫人似能看穿她的心事,垂下眼眸又问道:“那你觉得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当然是好事,她能攀上世子爷和小王爷,无论嫁给谁都富贵一生。”

    汪婧芳心中不无嫉妒,说起话来自然不是那么爽快。

    汪老夫人叹口气,房间里的烛火跳动了几下。汪老夫人从抽屉里取出一把银剪子,轻轻的剪短了灯芯,房间里又明亮不少。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你还是不懂月满则亏的道理。”

    汪婧芳神色一动,低头道:“请祖母指点。”

    “云初净看似风光,可她还有婚约在身,这样一来,哪家主母能容得下将来退亲的媳妇?再说宗政晟和端木桓,这世间只能留其一,现在男人争强好胜不计较,焉知将来不心疑?”

    汪老夫人的话,让汪婧芳豁然开朗,笑道:“祖母,笑到最后,才是最好的。”

    “所以你勿需在乎其他,只要你声名远播,何愁将来?”

    汪婧芳听懂了言外之意,说人话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是,祖母,芳儿不会再节外生枝。那其他府邸反应又如何?”

    汪婧芳反应迅速,能问到问题所在,汪老夫人还是很满意。

    “芳儿,魏其侯府和归义侯府,都已经派人去了越国公府。如果不出我所料,是想占了妾室的位置,个个鼠目寸光!”

    汪婧芳眼睛微眯,很快举一反三道:“她们都笃定宗政晟能继位?所以想先安插人?”

    “芳儿,三公六侯能延续百年,自然有自家的底蕴。现在武安侯内部争斗,袁崇义是宗政晟的人,武安侯投靠了平王。阳成侯是个糊涂人,阳成侯夫人虽然精明,可阳成侯的底牌当年已经全数耗尽,可以忽略不提。宣平侯看似中立,不过倾向平王更多,所以局势你明白了吗?”

    汪婧芳这些年没有白学,对这些势力划分也了如指掌。

    点头道:“祖母说的是,现在三公六侯支持不同。南国公已经没了,他们各有一方国公府支持。而六侯中,魏其侯、归义侯支持宗政晟,宣平侯支持端木桓。武安侯和阳成侯没有能力,所以我们淮阳侯府举足轻重?”

    “所以,你才弥足珍贵,你懂了吗?”

    汪婧芳灿然一笑:“祖母,芳儿懂了。”

    “那好,你继续准备,春祭舞不容有失。”

    汪老夫人说完之后,本想休息,可看汪婧芳似还有话说,静静看着她,等她开口。

    汪婧芳咬咬牙,上前两步半跪下来:“祖母,将来床闱之事,芳儿想提前学起。”

    汪老夫人眼中精光一闪,神色不变道:“你才十四,为时尚早。”

    汪婧芳急切道:“祖母,不早了。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如果能让他满意食髓知味,他自然非你莫属。芳儿想学!”

    “你真的要学?”

    “我知道祖母有办法,宫里不是有燕喜嬷嬷,祖母请一个回来教我。”

    不是汪婧芳不懂廉耻,作为一个现代人,男欢女爱本就是寻常事。她穿来前自己是个成熟女人,自然更懂男人心理。

    爱这个东西,都是做出来的。

    汪老夫人沉吟片刻,这才道:“好,祖母会尽力寻找,你退下吧。”

    等汪婧芳退下,夏嬷嬷从暗室里出来,神色不安道:“老夫人,这小姐究竟是何来路,不会是腌攒之地来的吧?”

    “这倒不会,要是那样的孤魂野鬼,也不用求我找人传授。”

    汪老夫人满脸阴霾,似是心情极度难受。

    夏嬷嬷劝道:“老夫人,其实这么多年都过了,侯爷也儿女双全,您何必执着?”

    “是啊,当年的老鬼都死光了,就剩我一个人。我说过,只要我夏锦瑟还有一口气,就会让他所有的东西灰飞烟灭!”

    汪老夫人神色狰狞,状若疯癫,仿佛陷入了迷乱。

    喃喃道:“他心爱的人如此,疼爱的人如此,就是这江山,也如此!我没有做皇后,我的孙女,终将成为皇后!”

    夏嬷嬷不再相劝,冲来一杯参茶,服侍汪老夫人喝下,然后伺候她上床。

    平王府里,端木栎正在为平王磨墨,平王信手在宣纸上写下一个大大的“忍”字。力透纸背,却锋芒尽藏,圆润规矩。

    “父王,大哥今日也去了普光寺。”

    平王头也没抬,另拿过一张宣纸,随手写下又是一个“忍”字。

    “嗯,本王知道。”

    端木栎眼色微闪,轻声道:“父王对秦成武有大恩,何不直接把云初净定下?”

    “大恩?不是这样用的。栎儿,你想说什么?”

    平王满意端详宣纸,这才搁下笔放在笔山之上,抬头问道。

    端木栎也放下手中墨条,净净手才道:“父王,我怕大哥乱了心神,忘了姑姑的仇。”

    “这你不用担心,桓儿有分寸。你还是记恨你大哥,夺了你暗堂的权?”

    端木栎急忙道:“儿子不敢。我只是担心大哥对云初净动了心,又没能得到云初净,反而畏脚畏手,被宗政晟利用。”

    平王听罢皱眉道:“栎儿,你要知道。大敌当前,不是你们兄弟内斗的时候。”

    “儿子不敢,只是大哥对云初净动了真心,难免就会出错。儿子只是防患于未然。”

    端木栎的解释,平王并没有听进去,他看着端木栎道:“你大哥的性子我知道,断不会违背本王的意思。”

    “父王,你看云初净身边的木晓就是大哥送的,可听说大哥让她脱离了暗堂,也不用传递消息,全心全意保护云初净……”

    “好了。”

    平王打断端木栎的话,转而看着端木栎认真道:“桓儿这样做没错,否则木晓得不到云初净的信任。平日里有什么消息可传?不如好刀用在该用之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