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甜蜜

第二百一十四章 甜蜜

    云初净的指控,让宗政晟百口莫辩,而且那眼泪烫进了他心里,他火急火燎也忘了该怎么. 结果宗政晟的沉默,让云初净以为真是这样,一下万分委屈,患得患失间更是难过。挣扎起来,哭泣着低吼:“你走开!走开!” 强烈的求生欲让宗政晟福至心灵,他重新将云初净揽进怀里,低声在她耳边说道:“我从来都是认真的,要是我负了你,让我万箭穿心,死无葬身之地。” 这时代的人很重誓言,宗政晟毫不犹豫的誓言,让云初净重新冷静下来。 她闷在他怀里,低低的道:“那你为何白日不来,晚上偷偷摸摸来?” “白日我能离你这么近吗?我在营里日日都想你,想死你了。” 男人好像天赋异禀,甜言蜜语张口就来,并且还能无赖的把肉麻话说得理所当然。 云初净听得脸红心跳,可还是记得问题所在:“那你也不能晚上来呀,万一被人发现,那我怎么办?” 说起这事,宗政晟郁闷了,双臂紧了紧,无比后悔自己当时的君子。咬牙切齿道:“早知道,当日回城我就该招摇过市,然后求皇上赐婚。你现在就是我名正言顺未婚妻了,关秦邦业屁事!” 想起那几次的救命之恩,云初净也软了下来。 喃喃道:“我知道,我等你来提亲。” 云初净说起等你,宗政晟想起木落的话,酸溜溜道:“你不是收了端木桓的首饰,还答应女儿节戴?” “咦?你怎么知道?” 云初净抬起头,杏眼迷蒙喃喃道。 宗政晟放开云初净,从袖口摸出一个银盒子,然后扭捏的递到云初净面前。轻声道:“这是我送给你的,早就准备好了,就等你从书院回来。” 云初净轻轻的拨动暗扣,打开银盒,一条似曾相识的蓝宝石项链率先映入眼底。 这好像《泰坦尼克号》电影里那颗海洋之心,云初净一眼就喜欢上了。再看那红宝石戒指和耳环,简直喜欢得不得了。 这样充满现代气息的首饰,恍然让云初净分不清今夕是何夕。久违的感动,浮上心头。 宗政晟看云初净久久不言语,忐忑不安道:“不喜欢吗?” “不,喜欢!非常喜欢!” 云初净回过神,赶紧解释道,然后把戒指戴在无名指上,期待的看着宗政晟:“好看吗?” “好看。” 那青葱一样笔直的手指上,红宝石戒指散发出淡淡的光芒,戒指不大不小刚刚好。 宗政晟想了一下,没有把自己那只大戒指拿出来,还是等到以后成了亲,再给小丫头一个惊喜。 “小丫头,女儿节那日,你戴着我的首饰,好不好?” 宗政晟期盼的看着云初净,可云初净却十分为难,低声道:“可是我已经答应桓表哥,到时候戴他送的首饰。” “为什么?难道因为他是桓表哥?” 宗政晟难腔柔情冷了下来,不悦道。 云初净低下头,解释道:“大嫂难产,全靠桓表哥送来灵药才母子平安。他其他要求都没有提,就让我到时候戴这首饰,我拒绝不了。” 宗政晟霸气道:“管他去死!你喜欢的是我!” “谁喜欢你?” 云初净嘟起小嘴,脸转向旁边,一副口是心非的样子。 宗政晟对她这小模样,爱得不行,忍不住又是一场耳鬓厮磨。待云初净已经喘不过气,宗政晟这才放开她红艳欲滴的双唇。 “你喜欢的是我,不要和端木桓再来往,赶紧退亲,你是我的!” 云初净虽然迷迷糊糊,可脑子里的那根弦一下绷紧。她从迷醉中醒过来,拒绝道:“桓表哥和秦表哥对我很好,我不会和他们断了来往。” “难道你还想脚踏两条船?等着看我们分出胜负?谁胜了嫁谁?” 宗政晟听云初净毫不犹豫的拒绝,心中一紧口不择言道。话一出口,他马上觉得有点过分,可云初净迟迟不退亲,他爷觉得不舒服。 云初净杏眼一瞪,鼻子一酸,又是委屈又是气恼。 “秦表哥和舅舅都说了,只要你们上门提亲,就宣布亲事早就解除。你不上门提亲,还不准我和秦表哥、桓表哥来往。” 宗政晟一时语塞。 他已经和母亲多次交涉,母亲和祖母迟迟不松口。逼得急了,母亲只说如果云初净书院结业,他还是没有改变心意,就上门提亲。 “小丫头,母亲已经答应我,等你书院结业,就上门提亲。你放心,我一定会娶你。” 云初净撇撇嘴:“你骗鬼吧,三年后是什么样子谁知道?” 宗政晟无言以对,母亲她们的打算,就是自己掌了大权,那她们反对无效,就上门提亲。 “那你和端木桓说清楚,说你喜欢我!” 这不用宗政晟说,也是云初净打算的,可她不想让宗政晟得意,故意道:“等你提亲之时,我再说!” 宗政晟恨得牙痒痒,可自己理亏在先,也无话可说,只得自己生闷气。 云初净看他气闷的样子,于心不忍又轻声道:“我会和桓表哥说的。”说完又觉得羞涩,将头扭向旁边,看着窗外朦胧的月色。 宗政晟的心情大起大落,再看云初净羞涩傲娇的样子,可爱得无以伦比。 抱住云初净又是一阵狼吻,吻到难分难舍蠢蠢欲动之时这才松开手,然后大口喘着粗气。 以前不知道,相濡以沫的感觉竟然这样好,现在知道了,时时刻刻都想黏在一起。而且自己已经昂然挺立,还想贪心要得更多。 云初净现在杏眼里满是春意,脸颊绯红,嘴唇红艳欲滴。 宗政晟喘着粗气,极力压抑自己的**,小丫头太小,他还不能放纵。可胸口绵软的触感,让他清晰的知道,现在小丫头一点也不小。 云初净现在也感觉到了危险,后背的那双手摩挲着,有向前来的倾向。 “宗政晟,你,你该回去了!” 宗政晟也觉得,再不走真控制不住自己了,如果手能碰触到那不小的地方,怕自己真的无法离开了。 小丫头真的有毒,自己一沾就入骨上瘾,还有三年她才长大,怎么熬?   ps:书友们,我是琴瑟花,推荐一款,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