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果真

第二百二十七章 果真

    宗政晟脸色坚毅,说得斩钉截铁。` 云初灵却长叹一口气,直接道:“世子爷,这话你给我们说没用,就是告诉七妹妹,她也不会相信。” 在宗政晟反驳前,云初灵解释道:“她们一个是宗政老夫人,也就是世子爷亲祖母的娘家女。一个是世子爷母亲的亲侄女,不求为正妻,只求为妾,宗政老夫人和越国公夫人如何拒绝?世子爷又如何拒绝?七妹妹如能嫁给世子爷,又该如何自处?” 云初灵一连串的问题,让宗政晟脑袋里一片空白。就算他能坚定己见,可在他没有到那个金口玉言的位置,他想娶云初净是不可能了。 “对,世子爷你好好想想。云妹妹盼望的是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你做不到就别耽搁她。” 蒋书梦看宗政晟沉默不语,大着胆子傻不隆冬的说出这番话,又赶紧缩回云初灵身后。 宗政晟又沉默半响,这才拱手道:“今日打扰了,我要回去查证一些事。但我对阿初的心意是真的,我会证明给她看。告辞!” 蒋书讷他们看着宗政晟转身大踏步而出,相互看了一下。 云初灵有点尴尬,低声道:“这事关七妹妹闺誉,夫君和小妹还是别外传才好。” “嗯,你放心,为夫自然不会。” 蒋书梦也点头道:“大嫂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云初灵又叹了一口气,看着宗政晟离开的方向,感慨道:“希望世子爷能顺利娶了七妹妹,别节外生枝。” “大嫂,云妹妹不会嫁给三妻四妾的男人,还是秦大哥好,一心一意绝不纳妾。” 蒋书梦看宗政晟走后,胆子也大了不少,嘟着嘴道。云初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轻笑道:“怎么?小妹对秦大少爷很是不同?” “大嫂不要胡说八道!我,我只是替云妹妹开心。我走了!” 蒋书梦急急说完,匆匆离开,那落荒而逃的样子,让蒋书讷蹙起眉头。 “灵儿,小妹这样子是不是有点不妥?” 云初灵嗔怪的看他一眼,笑道:“夫君,这少女憧憬乃是常事,有何不妥?” “可是,祖父已经替小妹相看,好像还看中了冯家,这如何是好?”蒋书讷有点担心,万一小妹不同意,那就麻烦了。 云初灵瞥了蒋书讷一眼,埋怨道:“夫君,那只是女儿家的幻想,不会当真。” “噢?那灵儿昔日梦中人又是谁?” 蒋书讷这才感觉到淡淡醋意,紧盯着自己的妻子。云初灵莞尔一笑,轻声道:“夫君这是吃醋了吗?难道夫君没有憧憬过窈窕淑女?” “走,我们还是去看看小妹。” 这下轮到蒋书讷避而不言,云初灵粲然一笑,也不穷追猛打。谁人没有过幻想?两人相偕着,往夕颜院而去。 宗政晟满腹疑惑,回到越国公府自己的昊阳院,他要好好想一想,果真如云初灵所说吗? 越想,宗政晟越觉得真有这个可能。 小丫头是担心自己不能履行承诺?还是也听说了流言蜚语? 宗政晟心中一片火热,他想马上看见云初净,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然后告诉她自己只想要她娶她,其她的女人他都不会要! 宗政晟马上起身,他要现在去见云初净,告诉她自己的心意! 可他刚走到房门口,彩依就过来了,站在院外行礼道:“世子爷,夫人请您去一趟。” 正好,宗政晟也想问一下母亲,是不是真有那种荒谬的想法。纳亲舅舅的女儿为妾,归义侯府也不怕没脸见人! 宗政晟满腹狐疑来到母亲的瑶琚院,母亲莫盼依正笑吟吟和莫胜兰说话。远远看去,两人紧靠一起亲昵不已,倒真像一对母女。 “母亲,莫表妹。” “宗政表哥,你过来了?这是我下午做的玫瑰糕,你尝尝?” 莫胜兰一脸娇羞,讨好的望着宗政晟,越国公夫人就在旁边笑看着。 宗政晟心中一沉,看来真不是空穴来风。 他摆摆手拒绝,然后在椅子上坐下来,不经意道:“我不喜欢甜食。莫表妹今儿没去龙隐河,这么晚还在这里,可是有什么要事?” “宗政表哥,龙隐河去不去也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姑姑了,所以过来陪姑姑住两日。” 莫胜兰没想到,宗政表哥竟然连她没去龙隐河都知道!难道,宗政表哥的兰草原本是想给自己?她心中一下升起了希望。 越国公夫人也笑道:“我已经让人把昕院收拾出来,让兰儿住几日。” “母亲,这样不好吧?外祖母、舅舅、舅母他们尚在,莫表妹不在家里表孝心,却来越国公府陪母亲?而且母亲还有采薇在,又不是没女儿尽孝。” 宗政晟脸带笑容,说出的话却不那么动听,直听得莫胜兰脸红一阵白一阵,羞愧得无地自容。 莫盼依见状赶紧呵斥道:“晟儿,你怎么说话的?是我让兰儿来陪我几日,采薇能和兰儿比吗?” “既然是母亲属意,那儿子也无话可说。不过莫表妹住在这里,我多有不便,未免闲话,我最近就在侯府住了。” 宗政晟的话,让莫盼依脸色一变,惊怒道:“晟儿,兰儿是你嫡亲的表妹,哪里有什么闲话?” “母亲,正因为莫表妹是我嫡亲的表妹,我才不想误了莫表妹。聘者为妻,奔者为妾,万一传出点风言风语,岂不是委屈了莫表妹?” 宗政晟干脆将话挑明,听得莫盼依心中一跳,原来晟儿已经料到。 这原本就不是什么光彩之事,莫盼依一时无言相对。 没想到莫胜兰却梨花带雨,鼓起勇气道:“宗政表哥,兰儿从小就仰慕表哥。现在兰儿无辜背上克夫之名,还望表哥收留兰儿。” “荒谬!怎么收留?纳你为妾?你这样置母亲于何地?置舅舅、舅母为何地?” 宗政晟不想看哭泣的莫胜兰,直直看向母亲,却发现她眼神闪躲,不敢和自己直视。 越国公夫人见避不过,干脆也摊牌道:“彩依,你先带兰儿下去休息,我有话要和晟儿说。”   ps:书友们,我是琴瑟花,推荐一款,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