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手机

第二百四十四章 手机

    随着“车好坐爱”,四个字按下去,奇迹发生了。 原来挂红枫林画的地方,缓缓退进木墙,然后那两首诗也退进木墙消失不见。一阵“吱吱”的机关声后,一面平整的木墙出现。 然后,中间突然裂开一个口子,出现一个黑扑扑的盒子,伴随着奇怪的香味。 云初净伸手拿出盒子,眼看着木墙逐渐变化成平整的模样,仿佛这里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画作。 宗政晟和端木桓都面面相觑,没想到这上千年都没有解开的画谜,云初净居然轻易解开了。 当下,他们看云初净的眼神,就已经不一样。 云初净也有点懵,这曹植也太粗俗了吧?居然用车好坐爱,这么,这么形象的词来做谜底。 现在再想那幅画,真是emmm的形象生动! 宗政晟轻咳一声,止不住的笑意,然后笑问:“阿初,你是怎么猜到的?” 端木桓眼中也闪烁着奇怪的色彩,促狭道:“阿净,你果真博才多学。” 云初净双颊绯红,支支吾吾半响,然后恼羞成怒,将盒子往他们面前一抛。径直来到观景台看风景,顺便冷却一下脸上的温度。 宗政晟眼疾手快接到盒子,然后发现这金丝楠木盒子上,居然还有文字图案密码锁。 “阿初,我可打不开,还是你来吧。” 端木桓也好奇一看,这金丝楠木盒上画着一只奇形怪状的猪人,旁边有几十个不同的字。看样子,是要在这些字里面找出密码。 云初净吹着夜风,感觉脸上的热度终于下来一点,这才走过来看。 这一看,让云初净哑然失笑,这不是麦兜吗? 看来,这穿越过来的曹植,芯子里怕是个麦兜迷,说不定还是个香港人。 云初净抹了把眼睛,在旁边找出“麦兜”两个字按下去,盒子应声而开。 三个人屏气凝神一看,里面是一个黑黑的长方形薄片。光如琉璃,可以做镜以鉴人。 宗政晟好奇的拿在手上,左右查看,没发现什么暗器机关?除了材质有点特殊,也没有发现其他奇怪之处? 端木桓也仔细查看,上面似乎有三个按钮,还有九个小孔。小心试了一下,并没有暗器飞出,难道是时间太长,机关失灵了吗? 这时,一阵抽泣传来,宗政晟和端木桓才发现云初净已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阿初,怎么了?” “阿净,你怎么了?” 可任凭他们两人怎么问,云初净都不发一言,只是用手掩着嘴哭。 宗政晟看她哭得难以抑制,上前一步将她抱在怀里。端木桓落后一步,也不好强把云初净拽出来,只能瞪着宗政晟后悔晚了一步。 云初净扑在宗政晟怀里,闻着他身上淡淡男儿气息,这才感觉到自己不再孤单。 她慢慢止住眼泪,抬起一双被泪水冲洗过,清幽明亮的眼睛,轻轻推开宗政晟的怀抱,哽咽道:“可以把东西给我吗?” 端木桓默然,将东西递在云初净手上。 云初净的眼泪,如同珠串一样,一串串滚落下来。淌过如玉的脸颊,滑落圆润的下巴,一滴滴溅在那物品上,开出一朵朵泪花。 这物件原来是一部华为手机。 手机! 华为手机! 云初净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能在这时空,看见这样一件来自后世的物品。 不仅实锤了曹植就是个穿越者,而且,他不是魂穿,应该是身穿,居然还带着手机! 其实,有时候,云初净会时常觉得自己只是一缕游魂。尽管她努力融入这个时代,尽力扮演好云家七小姐的角色,可午夜梦回之时,时常有种抽离感。 觉得自己的过往二十年,究竟是周公梦蝶?还是蝶梦周公? 而现在,云初净见到这样一件物品,这样一个活生生的证据,她终于相信,她还活着,只是生活在平行时空。 过往那个身患心脏病的云初净是她,如今这个假冒云七小姐的云初净也是她! 云初净抱着一丝渺茫的希望,熟练的按了开机键,奢望这里面还能有一点电。 天可怜见,或者是曹植故意为之,也许是什么特殊的原因,云初净居然听见熟悉的旋律音乐,开机了! 里面的程序什么,都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开机后诺大的屏幕上,只有一个手机相册。 云初净没有去看宗政晟和端木桓的神色,直接点开手机相册,里面居然有一段视频。 虽然手机已经发出电池电量低的提示音,可云初净依然点开了视频。 图像中,一个高大俊美身穿汉服的男子,对着镜头做了一个最经典的剪刀手手势。 然后那男子开口道:“哈啰!我姓曹,叫曹植。你能打开盒子,说明你懂我在说什么。你是美女还是帅哥?现在又是什么时代?也不知道我们是同步活着?还是我已经灰飞烟灭。” 那男子刚开始兴高采烈,接着似乎有点哽咽,停顿了一下道:“不说扫兴的,相见既是有缘,如果你能回去,请记得告诉大家。我曹植,娶了甄宓为妻!来,夫人让她们看一下。” 话音刚落,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缓缓进入镜头,然后微咬香唇,羞涩道:“你好。” “我老婆漂亮吧?我曹植虽然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能娶了甄宓为妻,也不枉我穿一场!” 那男子哈哈大笑,可云初净透过屏幕,分明看见了那滑落的眼泪。 画面静止在这一刻,这手机的电源也恰到好处的坚持到了这一刻。手机自动关机,屏幕自然熄灭。 云初净将手机紧紧的攥在手心,转身扑进宗政晟怀里,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嚎啕大哭起来。 在她埋首痛哭之时,并没有发现宗政晟和端木桓眼中都闪过惊骇,脸色都相当震惊。 这样一个东西,居然能清晰的出现人的声音和样貌,记录千年前的人和事,这究竟是件什么样的宝贝? 而云初净显然和刚才那人有渊源,否则她解不开画谜,打不开金丝楠木盒子,更不可能熟练摆弄这件可以记录人和声音的宝贝!   ps:书友们,我是琴瑟花,推荐一款,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