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坦白

第二百六十九章 坦白

    端木桓尴尬的看向云初净,云初净倒是毫不客气掀了其他人老底。

    “你们好意思笑桓表哥?你们弄破的粽叶怕更多吧?”

    云初净这样一说,其他人也不好意思再笑了,毕竟谁没弄坏过粽叶。

    端木桓又看云初净包了一个咸鸭蛋黄的粽子,重新再试了一次。他小心翼翼加了小半糯米,也添了勺咸鸭蛋黄,再在上面加一层糯米,然后飞快将粽叶合起来。

    这一番动作,不仅快而且轻。

    果然,粽叶没坏,基本把糯米包裹其中。只是再经过棉绳包扎后,凹凸不平有点惨不忍睹。

    端木桓拿起自己才包好的粽块,朝宗政晟一扬:“我这第二个,卖相至少能比过世子爷的了吧?”

    宗政晟不甘示弱,也开始包了起来,在大家的哄笑声中,很快就包完了所有的粽子。

    木落看了看两盆粽子,一盆小巧可爱,有棱有角。而另一盆奇形怪状,不知道下锅会怎么样。

    “小姐,还是分开煮吧?我怕这些一下锅就煮开了。”

    云初净一边净手,一边忍住笑道:“好,他们的用蒸屉蒸,我怕放锅里会煮成糯米八宝饭。”

    大家笑笑闹闹,等到了晚上,坐一块吃粽子赏月。

    吃的自然是云初净巧手包出来的粽子,至于其他的,用蒸屉都没有阻挡它们崩溃的下场。

    木晓端出一壶乌龙茶,替云初净和两位爷各斟上一杯,然后就和木落她们退下。

    云初净想了一下,柔声道:“世子爷,你先回去,我有事要和桓表哥说。”

    宗政晟可能知道她要说什么,并没有表现出不悦,很爽快的起身就走。

    院子里就只剩下云初净和端木桓。

    云初净大病初愈,月色下显得更是白皙,吹弹可破的肌肤隐隐带着莹光。夜色下如同一株含苞待放的昙花,要在幽暗下绽放出最美的姿态。

    端木桓静静看着她,就觉得内心一片宁静。

    岁月静好,不复如是!

    不过,宁静很快被打破。

    “桓表哥,我有些话一直想告诉你。”

    云初净有点忸怩,犹豫再三才起个话头,就被端木桓含笑打断。

    “阿净,你想说的我都知道,你真的觉得宗政晟更适合你吗?”

    云初净呆愣的看向端木桓,月色下他眉眼含笑,俊逸的脸上并没有恼意,而是很亲切的对她说话,把话挑明。

    她低下头轻轻道:“嗯。”

    端木桓虽然早有准备,可当云初净点头说是时,他依然心中一揪,感觉心好像被谁刺了一剑。

    他半响不语,等那股刺痛缓过去后,这才轻轻道:“那阿净是要选择和我对立吗?”

    “怎么会?我不会和桓表哥对立的,在我心里,你和秦表哥一样。”

    云初净脱口而出的解释,让端木桓有点麻木的心,恢复了一点暖意。虽然他并不想做表哥,而是想做她的夫君。

    端木桓拿起茶盅喝了一口乌龙茶,茶汤已经凉了,饮起来满嘴苦涩。

    是茶,亦如他这一生。

    “阿初,你知道我和宗政晟迟早要分出胜负,为什么不等我们分出来你再做决定?”

    云初净摇摇头,耳垂上的流苏珍珠耳珰,摇摇晃晃出优美的弧线,看得端木桓双眼一暗。这样美好的她,为什么不能属于自己?

    “桓表哥,你们男人之间的争斗我不管,我也不会插手。只是我喜欢他,无论你们胜负如何。”

    云初净坦白的话,让端木桓又是欣慰又是心酸。

    欣慰自己喜欢的女人,不是肤浅势利之人,就连母仪天下的皇后之位也不能让她动摇。心酸让云初净动心的人,却不是自己。

    “阿净,虽然我知道输也要输得有气度。可是我还是想知道,他哪点比我好?”

    这问题太过经典,那种卑微让云初净沉吟不语。

    过了一会儿,云初净才幽幽道:“论出身,桓表哥你更高贵。论相貌,你们各有千秋。论才干,他功夫可能胜了你半筹,但你的文采甩他半条街。可是……”

    端木桓苦笑着接口道:“可是,这世上要是没有可是该多好?”

    “也许这就是缘分吧,他三番两次救了我,我也是个俗人。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就以身相许吧。”

    云初净觉得,论条件端木桓真的比宗政晟还要好。可自己见鬼的居然会如成人童话,美女爱英雄。

    端木桓无数念头涌上心头,脱口而出:“真后悔,当年你落水,为什么救你的不是我。”

    云初净眼睛眨了眨,长长翘翘的眼睫毛似乎如小刷子,刷呀刷。

    她很快反应过来,端木桓说的是当年刚穿越过来那会。

    “桓表哥,当年你也在?”

    端木桓也不隐瞒,自嘲道:“当年你落水,是我把宗政晟他们引过来的。”

    原来,当时端木桓和秦邦业跟踪宗政晟,被他察觉追捕时。在小河边玩耍的云初净,被林中突然窜出的两条人影吓住了,所以才会滑倒在河中。

    端木桓见情况紧急并没有出手相救,而是趁机在一株树叶繁密的树上躲了起来。

    而宗政晟他们追出来,刚好就看见落水的云初净。

    原来,一因一果、一啄一饮莫非前定,一切皆有缘由。

    云初净淡淡叹口气,望着端木桓黯然的脸,笑道:“桓表哥,虽然很俗套,不过我还是要说。你一定能遇上比我更好的人,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端木桓被云初净夸张的动作,逗得忍不住一笑,抬起手想捏捏她的脸蛋。

    最终,却抚上了云初净的发髻。

    “这里都没有什么好首饰,你应该佩戴最好最珍贵的首饰。”

    云初净想要说什么,端木桓却做了一个噤口的手势,继续道:“阿净,世事无常,没有什么一成不变。你现在选择宗政晟,我并不意外。但我希望在你及笄时,你能有所改变。”

    “桓表哥,你们一定要分出胜负吗?”

    云初净踌躇再三,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

    端木桓站了起来,负手望着天上那一轮弯弯的明月,轻且坚定道:“皇上继位,终究是端木皇族内部之争。他姓宗政,不是端木氏,没有资格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