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二百七十章 端午

第二百七十章 端午

    云初净本想说这皇位有德者居之,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哪一个又是传承有序,正直不阿的人?

    可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开元帝无后嗣,平王就是端木皇室里唯一继承人,端木桓就是第二继承人。事不关己时,可以谦让,可事关自己,谁又能洒脱到天下也可以一拒?

    云初净默然半响,然后才道:“这问题最终的根源还是在皇上,是他亲手导致了你和宗政晟的争斗。”

    对于开元帝,端木桓心中是复杂的。

    他逼死视他如亲子的皇太女,篡夺了皇位,却保留了皇太女的一切功绩。在位十多年,一改往日的肆意妄为,勤勤恳恳、战战兢兢让大周国泰民安。

    他是父王嘴中最无情、最无耻的人,却也是这天下最勤勉、最好的君王。

    只是,他却尽心培养出来一个宗政晟,来谋夺端木氏的天下。

    端木桓抿唇一笑,眼中带上了几分调侃:“那你知道,皇上为什么要栽培宗政晟?”

    “不知道。”

    云初净真不知道,要说是因为宗政皇后,云初净是不信的。

    端木桓为云初净添了半盅茶水,挑眉笑道:“我父王曾说过,皇上是在为凤儿公主培养皇夫。”

    “凤儿公主?皇太女的女儿?不是死了吗?”

    云初净心中暗潮汹涌,却不敢显露分毫,半真半假诧异道。

    端木桓也不隐瞒,将平王府多年来,查到消息都告诉云初净:“皇太女和皇夫**,凤儿公主被白玉姑姑带出京城。虽然这十多年没有消息,可我和父王相信,凤儿公主还在人世,白玉姑姑可不是普通人。”

    云初净黑白分明的眼睛眨了眨,试探道:“如果凤儿公主回来了?那你又怎么办?”

    “我?也许要看皇上如何,我才会知道我该怎么办。”

    端木桓说的是真话,这些年他查到的事越多,越对当年宫变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云初净不再多说,就让宗政晟和端木桓去争。至于凤儿公主,还是让她就此消失得好。

    夜风吹过,云初净打了个寒颤,端木桓看在眼里心疼不已。

    “好了,阿初,你要说的已经说完了,我知道了。而我要做的,你也不要阻拦,不到你凤冠霞帔那日,我不会放弃。”

    端木桓双目清亮眼尾略挑一笑,轻而坚定的说完,不容云初净拒绝就转身离开。

    留下院中的云初净,怔怔看着那伟岸的背影离开,却无话可说。

    到了第二日端午节,端木桓仿若无事一般,依旧来和云初净一起用膳。宗政晟狭长潋滟的眼眸里满是怒气,却找不到发泄的地方。

    云初净有点尴尬,正想说什么,端木桓却笑道:“也不知道今日京城的龙舟赛,将会是多么精彩?”

    说起京城的龙舟赛,宗政晟和端木桓不约而同对视一眼。

    原本还打算龙舟赛时,他们两人来好好较量一番,没想到现在却是在千里之外,三人一起用膳。

    “今年应该是秦表哥胜。”

    云初净也有点悠然神往,本来还说下点注支持一下秦表哥,没想到会相隔千里。

    的确,今年龙舟赛的获胜者,就是秦邦业领导的虎卉军龙舟队。

    看秦邦业往皇上的赏舟台而去领赏,河府楼上的蒋书梦可是欢喜得很!

    “大哥!大嫂!我都说了秦大哥一定会赢!”

    蒋书讷和云初灵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蒋书讷借故出去了。

    云初灵倒了杯龙井茶给蒋书梦,尽量柔和道:“小妹,你叫了半日累了吧?过来,喝杯茶。”

    蒋书梦刚才为秦邦业加油叫得声嘶力竭,现在正好渴了,接过茶水一饮而尽。

    因为喝得稍微急了些,所以蒋书梦还被呛着,咳得狼狈不堪。

    “咳!咳!咳!”

    云初灵拍着蒋书梦的背部,嗔怪的笑骂道:“你呀,这么大了,还和个小孩子一样。慢一点,慢一点!”

    蒋书梦把脸埋在帕子里,好一会才喘过气来。

    “大嫂,我太高兴了嘛!”

    云初灵看了眼还兴致勃勃的蒋书梦,又看了看雅室里的其他丫环,踌躇再三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待到兴尽回了蒋府,云初灵先去看过蒋母,然后又确定了一些事,才转身来到蒋书梦的院子。

    “大嫂?你怎么过来了?”

    “你们先下去,我有话和你们小姐说。”

    蒋书梦不明所以,不过还是让丫环们全都退下了。

    “大嫂?”

    云初灵定定看着蒋书梦,看得她头皮发麻,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脸,讪讪道:“大嫂,是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小妹,我虽然嫁过来时间不长,可我待你的心和你大哥是一样的。你别急,听我说。”

    云初灵看蒋书梦要说话,赶紧打断继续道:“你现在年岁到了,也到了慕艾的季节,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秦统领?”

    这话单刀直入,让蒋书梦的双颊一下绯红,就连耳朵和脖子也是潮红一片,看得云初灵暗暗叹息。

    “大嫂,我,我。”

    蒋书梦没有说完的话,云初灵一听都懂,她叹了口气直接道:“可是,秦邦业和七妹妹还有婚约在身。”

    “秦大哥和云妹妹只是暂时的婚约,只要武威侯去提亲,他们就会解除婚约。”

    蒋书梦低下头,自从云初净和她说过这个秘密后,她心里就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云初灵担忧的看着她,用有点怜悯的声音道:“就算是这样,那武威侯什么时候去提亲?真的会这么顺利?而且你能等到那一天?秦邦业会上门提亲?”

    这一连串的问题下来,蒋书梦脸上的红晕一下褪去。

    她也是个一点就通的,略有点惶恐不安的看向云初灵:“大嫂?是不是祖父和母亲要给我定亲了?”

    “嗯。”

    “是谁?”

    云初灵并没有回答,反而认真道:“如果你和秦邦业两情相悦,他退亲后会上门提亲,那还可以向祖父争取一番。可据我所知,他应该不知道你喜欢他吧?”

    蒋书梦咬着嘴角不说话,可眼睛里的泪水已经有决堤之势。

    她苦涩的想到,秦大哥的确不知道自己喜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