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三百零三章 玉佩

第三百零三章 玉佩

    开元帝想来想去,都觉得让位给凤儿已经不大现实。那也要把凤儿找出来,好认祖归宗,给皇姐一个交代啊!

    如果收养凤儿的人,当时是进城,那光筛查京城里十三岁左右的女儿,就已经是件麻烦事。

    更麻烦的是,要是是出城的人收养的凤儿,那天南地北怎么找得到?

    开元帝看着画上的皇姐,心中开始熟悉的绞疼,喃喃道:“还有三年,三年后我就来陪你。皇姐。要是我没有找到凤儿,你能原谅我吗?皇姐。”

    ……

    而平王府里。

    平王已经在密室里,走来走去转悠了很久,平王妃下来两次请他去用晚膳,他也无动于衷。

    白玉死了!

    白玉居然死了!

    那端木凤呢?皇姐唯一的血脉还在人世吗?

    平王忍不住低吼一声!然后颓然坐在椅子上,看着供奉着的端木沅牌位,掩面哭了起来。

    “皇姐,阿沛没用,翻不了这江山,也没有能照顾好凤儿。现在竟然连凤儿下落也不知道,白玉死了,白玉死了。”

    那哭声混合着嘶哑的话语,在寂静幽暗的密室里回荡,显得格外渗人。

    平王妃站在密室转角处,也神色凄然,当年的宫变改变的人和事,实在太多。皇上回不去了,平王也回不去,可小公主呢?

    ……

    淮阳侯府。

    汪老夫人带着汪婧芳和府里其他女眷,在佛堂里跪着颂了一个时辰的经文。

    待颂完经文之后,让其他人都下去,祖孙俩才开始说点悄悄话。

    “芳儿,小公主的事情,你如何看?”

    汪婧芳收到消息后,一直懊恼自己怎么没能穿越在这小公主身上?否则宗政晟就是自己的了!

    对于云老夫人的问话,她小意笑道:“依芳儿看,小公主要不是被野狗吃了,就是被人收养了。”

    “这我也知道,你就不想想,小公主会是被谁收养?现在又在何处吗?”

    云老夫人有点不满,冷冷的看着汪婧芳,她不敢再随口一说。而是认真在心里转了两圈才道:“祖母,这小公主就是找到了,可又有什么用?”

    “怎么会没用?宗政晟就是皇上一手调教出来,给小公主做皇夫的。你难道就没有其他想法?”

    汪老夫人不悦的转动佛珠,看向汪婧芳。

    汪婧芳也很委屈,回答道:“祖母,芳儿有想法又有什么用。小公主找不到了,宗政晟又喜欢云七那贱人。”

    汪老夫人冷冷看着她,半响才淡淡的开口:“那你先回去,想想怎么能早日找到小公主,退下吧。”

    汪婧芳施礼退下后,汪老夫人的脸上全是晦暗。

    这个汪婧芳看起来聪明,其实愚钝不堪。勾不住宗政晟,也没有能打动端木桓。成日只会鼓捣一些商家玩意,丢了西瓜捡芝麻。

    “石晶,你去把扬州那女子带回来,现在是可以用的时候了。记住,身世要无懈可击,那玉佩一定要在扬州知府面前露出来。”

    “是。老夫人,可那玉佩万一被皇上识破了呢?怎么办?”

    汪老夫人不徐不疾的转动着念珠,轻笑道:“皇上也不能确定小公主身上是那枚玉佩,只要是皇太女之物,他都会喜欢。”

    “那奴婢马上去办。”

    “记住,办得漂亮点。”

    石晶退下后,汪老夫人不知道想到什么,又唤了石玉进来,吩咐道:“你再去姑苏查一下,看看云初净的身世有没有问题。想办法探一下叶氏,看她知道多少。”

    “是,老夫人。您是怀疑云初净?”

    汪老夫人叹口气,思绪慢慢飘远,不是她怀疑云初净。而是云初净和皇太女实在太过相似,比亲母女更相似,所以她担心。

    “我只是心里有点猜测而已,你只用去打探消息。重点在十二年前,收养云初净的那家人,有没有上京过。”

    石玉很快也退下,只余汪老夫人在佛堂,继续默默颂经。

    很快,代国公夫人也收到京郊关于璇玑篓的消息,她亲自赶过去验过白玉的尸体。然后又匆匆赶来平王府,求见平王妃。

    平王妃马上下密室通知了平王,两人在正堂见到了代国公夫人范诗夭。

    “见过平王,平王妃。”

    平王妃赶紧扶起行礼的代国公夫人,然后两人牵手坐下。

    平王率先开口,儒雅俊逸的对代国公夫人道:“不知夫人所来何事?”

    范诗夭有点激动道:“当然是为小公主之事。死的的确是白玉,可小公主不见踪影,一定是被好心人救了。”

    “就算是凤儿获救,可又能如何找到凤儿,确定她就是凤儿?”

    平王知道代国公夫人曾是皇太女陪读,宫变之前不久,还曾进宫为小公主贺生,希望她能有点线索。

    代国公夫人道:“宫变得突然,小公主仓惶出逃,身上一定没有携带太多东西。但小公主脖子上的玉佩,是她周岁时我亲手所系,这足以证明。”

    “哦?那玉佩什么样?”

    平王赶紧追问道,可代国公夫人却不愿再说,只道:“那玉佩上有四个字,具体情况以防隔墙有耳,我要看到玉佩才能详谈。”

    “那国公夫人此行所为何事?”

    代国公夫人深吸一口气,回答道:“我想请平王去请旨,然后在全大周贴告示,找出小公主。”

    “这恐怕不行,万一这样以来,有人移花接木,反而害了凤儿。”

    平王考虑得更周全,万一当年收养小公主的人起了贪念,拿了小公主的信物来京城,岂不是害了小公主?

    代国公夫人愣了一下,也觉得的确如此,可她又不甘道:“那难道就不找小公主了吗?”

    “找,肯定是要找的。皇兄也想找到凤儿。他在全大周那么多密探,又能调动当地官员,他会比我们更先找到凤儿,到时候再请国公夫人来辨别真伪。”

    平王深思熟虑后说的话,代国公夫人也很赞同。

    “那好,也请平王四处查探,记住那玉佩是羊脂白玉,上面有四字。”

    平王点头道:“嗯,本王知道了。还请国公夫人不要泄露口风,以免被有心人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