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三百三十章 探监

第三百三十章 探监

    平儿端起酒杯,当着武安侯和袁静雯的面,缓缓喝下酒杯里的酒。

    然后平儿紧紧捏着酒杯,惶恐道:“侯爷,奴婢只带了一个酒杯?”

    “无妨,你拿来就是!”

    武安侯快速自己斟了一杯,一饮而尽,轻赞一句:“好酒!”

    袁静雯看武安侯狼吞虎咽的吃烧鸡,一边替他斟酒,一边道:“叔叔,皇上为什么抓人,你一点也不知道?”

    “我的确不知道,你哥哥呢?他可是武安侯世子,难道皇上没有抓他吗?”

    武安侯一边喝酒,一边啃着烧鸡,支支吾吾回答道。

    袁静雯蹙起眉头,不安道:“大哥现在还没事。叔叔,你再好好想想,到底出什么事了?”

    武安侯也很郁闷,他正在和自己的侍妾亲热,做快乐事,侍卫们就踢门而入,差点害得自己从此一蹶不振。

    “我真的是冤枉!”

    两人说话间,早有机灵的侍卫去禀报钟磊。

    钟磊正在布防京城,准备捉拿董大一行,听闻侍卫的话,吩咐道:“你去问他,认不认识董大?他的门房进来一群人,去哪里了?”

    “是。”

    “等一下,还是我去,从昨晚忙到现在,还没有来得及审武安侯。”

    因为开门放董大一行,进武安侯府的黄六,已经畏罪自杀。所以昨晚钟磊一直在审讯其他门房,还有府里的下人。可除了当时在门房值班的人,武安府里竟然没有一人看见董大一行。

    钟磊喝了盅浓茶,抹了把脸,往关押武安侯的牢房去。

    武安侯刚刚把烧鸡吃完,杏花酿也喝得差不多了。正在向袁静雯了解外面的情况,突然一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传来。

    袁静雯和武安侯朝过道看去,就看见钟磊领着大批侍卫前来。

    钟磊站在牢门外,看着牢房里惊恐的武安侯。又睨了一眼,早吓得缩一边的袁静雯。

    袁静雯乖巧行礼,尽量平稳道:“钟统领,我只是来探望一下叔叔,现在告辞。”

    钟磊眼角也没有看她一眼,任由她和平儿仓促离开,就连食盒里的东西,都没有拿走。

    武安侯这才想起擦擦嘴,端起武安侯的身份,义正言辞道:“钟大人,现在太平盛世,可不兴沼狱。你矫旨擅闯我侯府抓人,请给本侯一个交代!”

    “交代?黄六可是你府上门房?”

    武安侯想了一下,回答道:“好像是有此人。”

    “他于昨日午后,放了逆贼董大八人回府。我已经审问过其他门房,都道黄六确认过令牌,说是你们府上的人。而且其中有两人,以前还有人见过,说是你武安侯的死士。”

    钟磊冷冷说道,然后锐利的双眼,紧盯着武安侯。

    武安侯脑子现在有点乱,他一直没有被审,所以并不清楚事情的缘由。

    黄六放逆贼回府?说是武安侯府暗卫?

    “钟大人,冤枉啊!我根本不认识什么董大。我们武安侯府以前是培养了些死士,用来保护家里嫡系,陪族长上战场。可我大哥死后,那些死士差不多也死光了,还有最后两个也去跟随袁崇义了,哪里还有暗卫?”

    武安侯原本是庶子,所以当年事关侯府根基的事,他根本不知道。

    钟磊来回在牢门口踱了几步,似在沉思,转而抬头问道:“那你们府里的人,是否都有令牌?”

    “没有,我们现在根本无力豢养死士,哪里需要什么令牌?”

    钟磊眼看武安侯毫不犹豫,也有点疑惑。因为审问其他门房时,都一口咬定不认识什么令牌,是因为黄六认定,所以才放人进来。可黄六服毒自尽,这条线就废了。

    “你再好好想想,什么令牌,能让黄六放人?现在黄六已经自尽,你要是洗不清嫌疑,只能作为共犯论处。”

    武安侯看钟磊并没有开玩笑,他可不愿意被当做共犯。

    他开始冥思苦想,自己向来没有代表什么的令牌,唯一以前有块代表他身份的,他上次为方便行事,给了那个人。

    难道是他?

    “钟大人!那些逆贼犯的什么罪?”

    武安侯神色细微的变化,瞒不过钟磊的眼睛,他微微眯了眯眼,回答道:“那些逆贼意图颠覆朝廷,侯爷也是同道中人?”

    “不,不,不!我以前是有块令牌,不过后来我送人了。”

    钟磊眼睛一亮,紧盯着武安侯,急道:“送的是谁?”

    “唔!”

    武安侯一激动,突然感觉腹中绞痛,忍不住闷哼出声。钟磊看见黑血从武安侯眼睛、鼻子、耳朵和嘴里流出来,赶紧打开牢门,扶住他,并点了他身上几处大穴。

    眼看武安侯就要毒发身亡,钟磊惊怒道:“快说,是谁!”

    武安侯已经说不出话,嘴唇一张一合,使劲想发出声音。却什么话也说不出,就此气绝身亡。

    钟磊探了探鼻息,确定无药可救后,暴躁如雷咆哮道:“还不快让人来检查!看看他是怎么中的毒?”

    随后赶到的狱医,仔细检查武安侯尸体后,拱手道:“回钟大人,武安侯中的是红蜘蛛毒。”

    “我不管他中什么毒,快查他是怎么中的毒!”

    钟磊没想到,在自己眼皮底下,武安侯居然被人暗算而死。

    这下可不好向皇上交代。

    狱医先检查了一下,看武安侯尸体口中并没有暗藏毒牙。然后又检查了一下剩下的烧鸡骨头,还有酒壶里残留的酒。可奇怪的是,竟然都没有发现。

    “钟大人,属下道行不够,查不出武安侯是怎么中的毒。”

    看跪在地上的狱医一脸诧异,钟磊只好吩咐:“马上派人去宫里,请擅长解毒的叶御医来查看。再去大理寺调几个有经验的仵作,前来查探死因。”

    一名侍卫小声问:“那越国公大少奶奶?需不需要也查?”

    钟磊也觉得,昨晚武安侯被关了一夜也没有死,今日吃了袁静雯送来的杏花酿和烧鸡就死了。虽然烧鸡和杏花酿都证实没有毒,那毒从哪里来的?

    “来人,再派两人去跟踪袁静雯。看看她为什么来天牢,有没有什么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