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后续

第三百四十三章 后续

    汪婧芳这样一晕,女席上的小姐们都吓住了,一个先前还上台展示剑舞的女子,转眼之间就香消玉殒。

    开元帝龙颜大怒,喝道:“她身上藏着剧毒入宫,居然没有人检查出?要是她不是冲着云小姐,而是冲着朕来,你们这群酒囊饭袋,又当如何?”

    常公公忙跪下道:“回皇上,这妖女十分歹毒,这毒不遇水则无妨。入宫检查之时,任谁也不能事事周全。”

    四周一片寂静,特别是先前和白清清比试过的姚明秀,还有曾和她坐在附近的小姐,都吓出一身冷汗。

    开元帝眼神一转,看向平王,声音威严道:“她在你府中多日,你就没有搜查过她的东西?还是你就是幕后主使?”

    平王赶紧跪地伏首:“皇上明查!女儿家的豆蔻胭脂,臣弟不会查看,况且本王怎么可能是逆贼?”

    端木桓看开元帝起了疑心,也出列跪地,拱手道:“皇上明查,白清清入府时身无长物,胭脂水粉都是京城花想容铺子,所送货上门。请皇上下令,马上检查白清清所余物件,看是否有线索。”

    开元帝看着端木桓和平王,沉声道:“阿沛,你还是应该长点心了。别再把鱼目当成珍珠,皇姐的女儿,怎么会是这样!”

    平王伏着头,身上微颤道:“臣弟谢皇兄教诲,再不敢鱼目混珠。”

    开元帝这才看向宗政皇后:“皇后,朕不想再看表演,至于立冬祈福舞,你定就是。”

    说完,开元帝转身拂袖而去。

    “恭送皇上!”

    送走了开元帝,宗政皇后只能吩咐今日宴会到此为止,男女席分散离开。临走时,她又单独留下宗政晟和云初净,还有刚被救醒的汪婧芳。

    一直默不作声的昭妃上前,向皇后行礼道:“娘娘,不如先让嫔妾带汪小姐,去淑妃娘娘那里?”

    宗政皇后这才发现,汪淑妃刚才匆匆离开,竟然没有管汪婧芳?

    “那好,我就把汪小姐交给你了。一会儿我让周御医去淑妃妹妹那里,为汪小姐看看。”

    宗政皇后这才带着云初净和宗政晟,来到坤宁宫。

    宗政晟看姑姑一直盯着云初净看,忍不住皱眉道:“姑姑,您是有什么事吗?”

    宗政皇后长叹一口气,看向宗政晟,低声道:“阿晟,你难道没有发现,许久不见,云初净更像皇太女了吗?”

    “姑姑说笑了,阿初的身世毋庸置疑。其实我怀疑,这白清清从头到尾,都是冲着阿初来的。”

    宗政晟一直知道,幕后有黑手三番两次对云初净不利。当初云初净在武安侯府离奇失踪,就可以初见端倪。

    “这?那阿晟可有怀疑对象?”

    宗政皇后也觉得今日之事太过凑巧,应该是另有玄机。可惜白清清已死,否则就可以顺藤摸瓜,挖出背后主使。

    云初净一直未曾说话,耳朵里听着宗政皇后和宗政晟说话,思绪却回忆起汪婧芳对白清清说话一幕。

    她怀疑汪婧芳。

    可汪婧芳又有什么动机?她又怎么指使得动白清清?

    云初净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多了,可汪婧芳掩唇对白清清说话的样子,却记在她的心上。

    宗政皇后对宗政晟又吩咐几句,今日这事一出,看来全京城都会知道,宗政晟又一次英雄救美云初净。那该定的亲事还是先定下,以免端木桓横插一脚,闹出闲话。

    等宗政皇后让宗政晟和桑兰,送云初净出宫回府,这才起身去看受伤的韩湘云。韩湘云也是重臣之女,还是要安抚一番。

    而昭妃许圆圆带着汪婧芳,走到一座六角亭中,四周空旷一览无余。

    昭妃这才吩咐道:“你们都退下,本宫想和汪小姐说几句。”

    “是。”

    昭妃身边的内侍和宫女纷纷退下,昭妃徐徐坐在凳子上,优雅的看着汪婧芳。

    待汪婧芳浑身不自在,想告辞离开时,昭妃这才开口道:“汪小姐就没有什么?想对本宫说吗?”

    汪婧芳本来今日就受了惊吓,现在又听昭妃意有所指,装傻道:“回昭妃娘娘,臣女今日受了惊吓,语无伦次,还请娘娘改日再召臣女说话。”

    昭妃温柔一笑,眼神却冰冷锋利,小声道:“哦?你以为我不知道?今日明明是你下的命令,让白清清杀云初净,你和她是一伙的?”

    汪婧芳猝不及防之下,猛然抬头,眼底的惊恐之色一闪而过,却被昭妃看了个正着。

    “昭妃娘娘深受皇宠,可不能胡乱污蔑臣女。臣女只是受姨母所邀,去平王府陪伴白清清一段日子,怎么可能是同伙?”

    昭妃摆摆手道:“你不用和本宫解释,本宫也不想知道。本宫只是看白清清用毒精妙,想问问医毒一家,有没有什么方子,能让本宫身怀有孕?”

    汪婧芳愕然道:“昭妃娘娘,要是臣女有方子,早给淑妃娘娘了。”

    “也对,那汪小姐回去后,就请多帮本宫留意。否则,汪小姐和白清清同寝同食同眠,总会有几分相熟。”

    昭妃话尽于此,转而起身将汪婧芳,送到淑妃的宝华宫。

    宗政晟和云初净刚出宫,就看见秦邦业站在他的枣红色马前,等着云初净。

    “云表妹,你今日吓着了吗?”

    “秦表哥,当时还不觉得吓,过后腿都软了。也不知道这白清清和我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和我过不去?”

    云初净很是冒火,这都是些无妄之灾,要不是今日有宗政晟在,那自己就交代在这里了。

    宗政晟笑着打断她们说话,开口道:“还是坐我的马车回府吧?阿初,最近京城会有事情发生,你没事记得别出门。”

    秦邦业也道:“对,云表妹尽量减少外出,书院里相对安全。”

    云初净想了一下,还是对宗政晟道:“世子爷,秦表哥。我一直觉得今日之事有蹊跷,不管你们信不信,我觉得汪婧芳最后对白清清说的话,肯定不是那意思。我怀疑汪婧芳和幕后主使有关,否则以她性格,不会贸然在皇上面前开口。”

    宗政晟打算等一下就回禀开元帝,由皇上来查,事半功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