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再读

第三百六十九章 再读

    现在只剩下宗政晟和袁秦邦业,云初净有点犹豫,怕自己参加会影响他们发挥实力。

    宗政采珊也心有不愿,她身体本就不好,参加也是拖累。犹豫一下道:“皇上,皇后娘娘,臣女身体自幼体弱多病,还是换一位身体健康的为好。”

    这请求也合情合理,宗政皇后暗叹无缘。

    很干脆道:“今日蒋阁老孙女也在,昨日本宫看她可爱,不如让她来参加。云小姐,你参加吗?”

    “臣女愿意参加。”

    云初净已经想清楚了,无论是宗政晟还是秦表哥,他们总能护住自己。

    开元帝最想的,就是云初净参加,这样才有看头。闻言笑道:“来,小丫头,抽签之后好下注了。”

    云初净走上前,在大家的注视中,随手一抽。东方,京畿大营宗政晟。

    宗政晟喜笑颜开,看来老天爷知道自己想她,所以才送她过来。一想到能光明正大和阿初靠近点,就觉得浑身有劲。

    开元帝拍手笑道:“有意义,有意思!那最后一位小姐就是和秦爱卿一起了。皇后,今日你可要想好了下注。”

    宗政皇后看来看去,最后从头上取下一支金铰丝牡丹簪来,放在端木桓代表的西上。

    “臣妾觉得,骁骑营不错,就压骁骑营了。”

    开元帝笑笑,转而看向代国公他们:“你们也来下,规矩一样,赢的分输家的。朕看看,谁和朕英雄所见略同。”

    说话间,蒋书梦走进来,她已经知道是什么事,而且现在是只能和秦邦业一组,她自然愿意参加。

    忠武伯这次有准备,拿出一把宝石匕首道:“皇上,臣肯定是押自家的孩子,虎贲军,秦邦业。”

    代国公也拿出一块翡翠玉璧道:“皇上,微臣觉得宗政晟和云小姐组合,一定合作无间。微臣就压东,京畿大营宗政晟胜。”

    平王今日眼光,也多次瞟向云初净,平日儒雅温和的眼神,今日更加平和。

    大方摸出一块璃龙玉佩道:“这玉佩,还是当年皇姐给我的生辰礼,今日就压云小姐所在的阵营吧。”

    一时,大家都有点惊讶,只有端木桓黯了脸色,父王终究不会放过阿净。

    再往后,梅院长压了一只白玉藏心镯,压的是虎贲营秦邦业。蒋阁老也带了方澄泥砚,支持虎贲营的孙女。

    开元帝看向小脸微红的云初净:“小丫头,你压谁?”

    “回皇上,当然是自己啦?我相信京畿大营一定会胜,就压一柄珍娘的锦鲤戏水双面扇。”

    云初净现在押秦表哥和桓表哥都不合适,不如押自己。

    开元帝看了看,云初净拿出来的双面扇,点头道:“珍娘的双面绣扇难得,皇后喜欢的话,朕替你赢回来。”

    “那臣妾先谢皇上。”

    宗政皇后眼中仿佛无限惊喜,那欲遮还休的仰慕眼神,和对皇上的一片深情,只能让云初净赞一声。

    “好演技!”

    开元帝出人意料的,把一方未曾雕刻的田黄印章,放在乏人问津的前锋营上。

    “你们不懂,墙内开花墙外香,美人可是祸水,朕就押前锋营袁崇义,他一定能给朕带来惊喜。”

    如此一来,大家都下注完毕。

    开元帝携宗政皇后,还有其他人来到帐外,检阅参加四营大比的其他将士。

    “刚才,大家已经抽签完毕,你们将各据一方。记住,保护好本营的小姐,也要尽早夺旗见朕!到时候会有响箭报信,朕将在山门等待你们!”

    “臣自当竭尽全力!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家齐呼万岁后,其他人翻身上马。宗政晟看着马下的云初净,伸出右手将她拉起侧坐身前,率先扬蹄而去。

    汪婧芳站在端木桓马前,以为端木桓也会如此关照她,结果端木桓直接让白子平找了匹母马过来,让她自己骑。汪婧芳无法,也只能自己骑上马,跟在端木桓后面。

    秦邦业犹豫片刻,最终让蒋书梦坐在自己身后,也策马去北方准备。

    琉仙郡主运气不错,前锋营里的宋重鸣,正好是她堂哥,这样两人共乘一骑,也不是那么堵心。

    宗政晟带着云初净一路向东,最后在一处小山谷,找到代表京畿大营朱色的小旗。

    “今日一战,原本是两两对决夺旗,可现在改成四营混战,先前的战术安排不再适合。希望你们听我指挥,完成我的安排!”

    宗政晟看着宗政昱和莫成空,他们都齐齐拱手道:“属下听从统领安排。”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大家全力以赴,既要护住云小姐,也要夺得黑龙旗!众将听令!”

    “是!”

    宗政晟安排道:“宗政昱带两人,前往南方前锋营处,伺机骚扰,一触就跑,务必拖住他们的脚步。如果能把琉仙郡主抢回来,功劳加倍!”

    “莫成空带两人,前往西方骁骑营,汪小姐是单身单骑,能不能抢回来,就看你们的本事。”

    “至于我,带剩下的人,直抢黑龙旗。记住!死也要拖住他们的脚步!听明白了吗?”

    宗政晟一连串命令下来,大家都遵守命令道:“是,听明白了!”

    “行动!”

    ……

    与此同时,端木桓也在找到代表骁骑营的白旗后,进行安排:“此处多巨石,由白子平和鲍大勇带汪小姐躲起来。记住,在没有看见比赛结束的响箭前,不容有失,能不能办到?”

    “属下誓死完成任务!”

    白子平和鲍大勇,对端木桓佩服得五体投地,自然言听计从。

    汪婧芳却开口道:“端木统领,我觉得一营本就才十一人。不好分开,还是在一起更好夺旗,不如带上我们。”

    “汪小姐只用服从安排就好,其余之事,不用汪小姐操心。”

    端木桓冷淡的话语,让汪婧芳心里气得吐血。不过也不敢不听他安排,只好委屈的跟在白子平和鲍大勇后面。

    北边秦邦业,还在找代表虎贲的玄旗。蒋书梦先前还只是虚搂着秦邦业,可那马背颠簸,到后来她也只能紧紧抱住他的腰。

    嘴角偷偷扬起微笑,真心感谢老天,能有这样一个和秦大哥相处的时光,今生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