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四百一十五章 求助

第四百一十五章 求助

    云初净也觉得与荣有焉,笑着接口道:“是啊,只可惜秦表哥去那么远,不能回京,也不知道以后,给我找一个什么样的表嫂。”

    “小七,你还是想想你自己吧。还有不到半年你就及笄,宗政晟还在贵州。”

    云老夫人想着有有点担心,苗人擅毒奸诈,宗政晟一日不回京,她就悬一日的心。现在小七和他已定亲,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那小七怎么办?

    云初净有点羞涩的低下头。

    小声道:“祖母,世子爷已经来信,八月中秋前他就会回来。现在苗疆已经稳定下来,只要互市能一直开下去,苗人也不是非要挑起战争。”

    云老夫人听说宗政晟最多三月就能回,大声念了句“阿弥陀佛”。

    冯氏春风满面笑道:“母亲不用念阿弥陀佛,还是看看小七的嫁妆还有没有什么要增加的。依我说啊,世子爷一定等不及了,小七及笄后,马上就会出嫁。”

    “及笄就出嫁?难道十月里有好日子?快拿黄历来翻翻。”

    云老夫人还没有想到这一茬,接过黄历来一看,果真十月二十八是个好日子。除此之外,就只有明年二月才有这么好的日子。

    “那嫁妆是要抓紧了。”

    云老夫人眉开眼笑,云初净在旁边早羞得满脸通红。只是这身体才十五岁就要嫁人,总觉得还是萝莉一枚。

    萱瑞堂里大家笑意融融,珍珠掀起门帘进来,面有难色禀报道:“老夫人,四姑奶奶又回来了。”

    云老夫人和冯氏、林氏都沉下脸,云初净也有点想扶额的冲动。

    自从昭妃滑胎之后,就迁去了寒香院,这等于是打入冷宫,听说一直疾病缠身。

    许子诏失了靠山,被人动了手脚,接连犯错被贬,现在只是次五品礼部郎中。他官场失意,自然更迁怒云初珍,所以云初珍经常回娘家哭诉。

    云老夫人虽然不悦,不过也做不出把亲孙女拒之门外的事。

    况且要不是云初珍能经常回云府,代表云家还认她这个女儿,许子诏早就想休妻另娶。

    虽然不好再求官宦家的小姐,但是富商巨贾的女儿,还是能求娶的。

    “让她进来吧。”

    云老夫人开口后,萱瑞堂一下都陷入了沉默。

    云初净开始在心中默默估算,今日四姐姐回来,会如何作为开场白?

    不一会,珍珠打起帘子,云初珍走了进来。

    出乎云初净意外,云初珍并没有像上次那样“噗通”跪着求云老夫人做主,也没有像上上次那样寻死觅活。

    而是规规矩矩向长辈问安行礼后,就直接来握云初净的手。

    “七妹妹,这次真的要求求你了,你要是不帮我,我就走投无路。”

    云初净本想挣脱她的手,可看云初珍不过双十年华,就法令纹爬上额头,两眼乌黑泛青,一脸期盼,也是心中恻然。

    “四姐姐,你别急,有什么慢慢说。”

    云初珍掏出帕子,擦擦眼角,这才道:“七妹妹,你是武威侯未过门的妻子,宗政皇后也算你姑姑。你能不能去求求皇后娘娘,让我们进宫看昭妃娘娘一眼?”

    这要求虽然不算过分,可云初净却无法向宗政皇后开口。

    一是没有机会。

    二是许圆圆情况特殊。宗政皇后连云初珍和阳城侯夫人,都不同意她们探视许圆圆,又怎么会让云初净探视?

    云初净还没有开口拒绝,云老夫人就断然回绝道:“云初珍,探视宫妃必须要有帝后恩典。小七还没有过门,宗政晟也不在京城,你求她也没有用。”

    云初珍看祖母一口回绝,急着马上回答道:“有用,有用。明日帝后都会去看龙舟赛,到时候七妹妹去求见皇后娘娘,皇上也在场,一定能求得恩典。”

    “云初珍,你疯了。小七无缘无故去求见帝后,为这等小事?你是不是盼着帝后着恼,毁了这门亲事?”

    冯氏是嫡母,说得毫不客气,林氏也道:“珍儿啊,既然你知道帝后明日都在,你怎么自己不去求恩典?”

    “我和七妹妹怎么一样?”

    云初珍胀红了脸,大声的分辩道。那理直气壮的样子,倒让云初净想起《石头记》,里面贾宝玉说女儿家未出阁是珍珠,出阁后就成了死鱼眼睛。

    古人诚不欺我。

    以前云初珍因为是庶女,所以性子有点左,可也没有像现在一样,左得钻牛角尖。

    云初净直接拒绝道:“四姐姐,这事我帮不了你。”

    “你不是帮不了,是不肯帮!昭妃娘娘有没有怀孕,你一清二楚,娘娘受了大难,你就不管不顾。”

    云初珍耷拉着嘴角,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云老夫人呵斥道:“云初珍,你疯了不成!昭妃不管有没有怀孕,现在都是没有怀孕,你还拿来说,是嫌日子过得太爽快?”

    “七妹妹明明知道真相,她不是一向乐于助人,她怎么就不愿意帮帮昭妃娘娘?昭妃娘娘好了,自然也能互相帮衬。”

    云初珍还是怪云初净,不肯施以援手。

    这理所当然的样子,倒是气笑了云初净。她抽出手,安抚的摸摸云老夫人的手,这才转头看向云初珍。

    “四姐姐,嫁给许子诏,是你要死要活求来的。昭妃得宠时,我们云家没有沾过一分一毫的光,她现在落难了,我们凭什么要拼命去救她?”

    云初珍瞠目结舌,半响才道:“昭妃娘娘好过了,夫君自然好过,我日子也好过。你是我妹妹,你不该帮忙吗?”

    “四姐姐,要是今日落难的是你,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只是昭妃是宫里的嫔妃,上有帝后下有四妃,我不会帮忙,也帮不上忙。”

    云初净其实觉得,云初珍和离了也比现在好。

    云初珍看云初净的态度斩钉截铁,怒道:“云初净,你不帮忙还要诅咒我!你以为你能欢喜嫁给宗政晟?现在莫胜兰和姚明秀,可都在越国公府住着,比你还先进门!”

    冯氏大怒:“什么先进门,正室还没有进门,宗政晟也不在,她们进哪门子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