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四百三十四章 线索

第四百三十四章 线索

    等汪婧芳乖巧退下,夏嬷嬷才悄声道:“皇后派了御医,去给莫小姐看病。”

    “随便他,不会有线索的。”

    汪老夫人只让人下了一次药,现在已经三天过去了,谁也查不出问题。

    御医无功而返,回禀宗政皇后道:“莫小姐的确是受惊吓过重,如今神智不清,昏迷不醒,怕是活不长久。”

    “这样严重?以前看她不是体弱之人,这次还真是吓着了。好了,你退下吧。”

    等宗政皇后把消息传给开元帝,开元帝也有点意外,不过既然御医也查不出什么,也暂时只能如此。

    这边秦邦季赶到感恩寺,找了当日的知客尼带路,来到那个池塘。

    后山上的池塘,位于山腰处,附近没有什么高大的树木,只有低矮的灌木丛。站在池塘边,周围的景象,差不多能尽收眼底。

    秦邦季大概了解四周环境之后,问道:“麻烦师太带我到,当日发现云小姐她们的地方。”

    知客尼双手合十道:“施主,请随我来。就在那边池塘旁,主持师太已经在那里为宗政小姐超度三日。”

    秦邦业来到当日出事的地方,地上还依稀可以看见,青莲和青蓉留下的血迹。

    “宗政小姐就是死在这里?”

    “是的,当时她的尸体就浮在水中,还是云小姐的侍卫将她捞起来。”

    秦邦季先按知客尼所说,大概还原了当时云表妹她们的位置,然后眺望四周。

    池塘里的荷花密密麻麻,高低参差不齐,站在这里根本看不到池塘对面。而对面也看不过来,那莫胜兰她们来时,云表妹她们还昏迷不醒,是有这个可能。

    而附近只有两个小山丘可以藏人,因为都有近三尺高的灌木丛。

    “师太暂等一下,我想去看看四周有没有什么线索。”

    知客尼合十道:“施主自便。”

    秦邦季抽出佩剑,小心翼翼往第一个灌木丛而去,这里生长了一丛荆棘,周围的植被也没有被踩踏的痕迹。

    这里没有线索,秦邦季的心沉了一半,按照云表妹所说。哪怕她们用了什么相生相克的东西,可当时绝对有外因,才诱发她们昏迷。

    可这附近只有这两处山丘可能藏人,能躲过木落和木晓的提防。要知道,木落的功夫丝毫不逊于自己。

    第二个灌木丛要茂密得多,杂草丛生也看不出有没有人隐藏过。

    秦邦季走过去,用剑尖将草丛拨开仔细查看。一点异样的猩红,突然出现在眼前,鼻子还嗅到了一点异样腐烂的味道。

    他屏住呼吸,用剑如飞,将灌木丛和杂草丛都一点点清理,光秃秃的草丛中出现两截半腐烂的死蛇。

    “师太,快过来看看。”

    知客尼不明所以,急步过来一看,就看见已经开始腐烂的蛇尸。

    “阿弥陀佛,这是五步倒,不知道是哪位施主为民除害。”

    秦邦季疑惑道:“五步倒?毒蛇?”

    “是,这蛇通体漆黑隐有红色暗纹,毒性强烈。如果被咬后,十息之内没有解药,就会毒发身亡。最近几年后山都没有此类毒蛇出没,不知道为什么它会出现在这里?”

    知客尼的话,让秦邦季有了个大胆的猜测:“师太,会不会宗政采珊是被毒蛇咬了,不是溺死?”

    “阿弥陀佛,当然不是。宗政施主是被溺水而亡,仵作和其他人都可以证明,不是中毒而死。”

    既然知客尼如此肯定,秦邦季也再做他想,那这蛇和云表妹她们有没有关系呢?

    秦邦季干脆又把附近再搜查了一遍,可直到天黑也没有什么发现。

    看样子,只能明日回京,把这些情况原原本本告诉云表妹。云表妹聪慧,也许能发现问题。

    端木桓的追查,终于也有了点进展。

    “回小王爷,归义侯府二管家突然失踪,之前他一直负责归义侯府侍卫工作。”

    “查到原因了吗?”

    暗卫回答道:“回小王爷,没有。就是事发当日,他在回家途中,突然失踪。最近归义侯府一直在私下查探,还没有什么发现。”

    “退下吧。”

    端木桓仔细查看归义侯府资料,目前归义侯是莫盼勇,他是越国公夫人的嫡亲大哥。归义侯夫人是袁家女,生了莫胜兰和莫成空一子一女。另外还有庶子两人,和庶女三人。

    后宅主事的是莫老夫人,也是她一力主张,孙女莫胜兰嫁给外孙宗政晟为妾。另外莫成空和阿净的密友蒋书梦定亲,婚期就在下月二十日。

    端木桓想不出,就算莫老夫人想为莫胜兰扫清障碍,那也该杀的是阿净,为什么要对宗政采珊下毒手?

    就为了不知道能不能行的栽赃?

    这实在令人难以置信,端木桓也觉得不像真相。

    可其他人的情况,宗政采薇和姚明秀并没有异常。至于淮阳侯府,根本就没有参与此事的迹象,汪婧芳一直在府里,并没有外出。

    端木桓心中烦闷,这案子看起来错漏百出,可就是找不到其他证据,可以证明与阿净无关。

    而不同于端木桓的烦闷,平王也同样郁闷。

    他派的人根本无法靠近云初净的牢房,想趁机杀了云初净,难于登天。

    “王爷,沼狱里韩大人布了三重防卫,沼狱外小王爷也布了暗哨,我们接近不了云初净。”

    平王淡淡道:“既然没有机会,就不要出手,她再等两天就要开堂审理,到时候伺机行动。”

    心腹苗江正准备告退时,平王又问道:“桓儿可查到什么线索?”

    “回王爷,小王爷目前还没有查到任何线索。”

    平王想了一下,重新吩咐道:“那你缓一缓,如果她无罪再动手。”

    “是,王爷。”

    平王也想看看,云初净能不能捱过这关,要是云初净死在律法之下,宗政晟回来岂不是会大闹特闹?

    不知道是谁布的局,要是用云初净离间了皇兄和宗政晟,那才是一步妙棋。

    也不知道幕后之人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弄死国公府的小姐,就为了诬陷云初净。

    现在,平王是一点端木桓娶云初净的想法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