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四百三十五章 旧案

第四百三十五章 旧案

    第二日一早,秦邦季就快马加鞭回到京城,直接来到沼狱探视云初净。

    “云表妹,我去那地方看过了,有点发现,不知道有没有用?”

    云初净快步来到铁栅栏前,焦急道:“秦二哥你慢慢说,有什么发现?”

    木落和木晓也围过来,当时事出突然,周围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不过之前鸟惊那一幕,现在想来是比较奇怪。

    秦邦季组织了一下语言,慢慢道:“我勘察过附近山丘,只有两个灌木丛稍微大点,有可能藏匿。其中一个灌木丛,发现了血迹和两截死蛇。”

    “两截死蛇?被什么所伤?”

    云初净马上抓到重点,秦邦季回答道:“我查看过了,那蛇据说是五步倒的毒蛇。是被利刃一分为二,而且据感恩寺附近的药农说,这蛇毒囊已空,应该是伤人后才被杀死。看蛇的腐烂程度,大概死亡时间差不多就是三、四天左右。”

    这是个新发现,云初净脑中的思绪,飞快的转动起来。

    “既然蛇咬了人,那就查查附近有没有被蛇咬死,或者看见被蛇咬死的人。秦二哥,你去找小王爷,他的人比你多,更好查找。”

    秦邦季有点犹豫道:“万一不是埋伏在那里的人杀的?”

    “秦二哥,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说不定真的有线索。”

    看秦邦季还有点犹豫,一直沉默的木落说话了:“秦少爷还要告诉小王爷,五步倒毒蛇喜欢梦梨香的味道。如果食用过天毒萝,再闻梦梨香就会昏迷不醒。”

    云初净惊疑道:“可如果我们昏迷不醒,那后来又为什么醒了?”

    木落回答道:“闻了梦梨香,昏迷的时间有限,差不多一注香,就该醒了。现在的问题是,在那个灌木丛燃香,我们能不能闻到?”

    木晓也道:“干脆秦少爷把小王爷请来,我们再仔细探讨一下?”

    云初净当机立断:“好,秦二哥,你去找小王爷,然后一起过来。我先想一下,该如何行事。”

    “好,我马上就去。”

    让秦邦季动脑子不行,不过跑腿很快,正好端木桓在平王府,直接就和他过来了。

    “阿净,你怀疑当时有人埋伏在那里,用梦梨香迷晕了你们?”

    一路上端木桓也挺秦邦季简单说了一下,他和云初净的想法基本一致。

    云初净已经理清思路,分析道:“假设当日我们茶水中有天毒萝,幕后之人带着梦梨香埋伏在金莲附近的灌木丛中。梦梨香的味道,吸引了一条五步倒,咬伤了其中一人。另一人当场杀了五步倒毒蛇,就是突然惊鸟那瞬。”

    看大家都听得仔细,云初净继续分析。

    “至于后来,不管为什么他们没有杀我,而是活活溺死了宗政采珊。至少可以肯定两点,一是,中午茶水有异,带去的丫环婆子有内奸。二是他们被毒蛇咬死一人,应该可以追查。”

    云初净分析得很详细,不过对于药物和毒物,木落比云初净更了解。

    她补充道:“我怀疑青蓉和青莲,小王爷看能不能查看一下她们的尸首。只要沾过天毒萝的人,没有净手前,手指会呈乌黑状。”

    端木桓站在牢房铁栅栏外,问道:“为什么你要怀疑青莲和青蓉?其他丫环婆子没有嫌疑?”

    木落还没有开口,木晓解释道:“中午的茶水,是青蓉准备的,我试喝过,还问过茶水为什么有点涩。她说是井水的原因,天毒萝单独是无毒的,所以当时我没有检查出来。”

    “那我派人查查青蓉和青莲。阿净,我查到归义侯府有个管家失踪了,刚好就是出事那天。”

    端木桓本来也打算晚上来探视云初净,告诉她这件事。

    云初净疑惑道:“归义侯府?淮阳侯府一点异常都没有吗?”

    “阿净,你知道我一直有关注淮阳侯府,从六月到现在,汪婧芳就出府过一次。而且去的是云想衣,不过一个多时辰就回来了。”

    端木桓看云初净面露思索,继续道:“而且在出事前后,汪婧芳和淮阳侯府都没有异常。淮阳侯夫人还带着汪婧芳,代表汪老夫人去看过宗政采珊。宗政采珊可是汪老夫人嫡亲外孙女,平日里除了汪婧芳,就最疼宗政采珊。”

    云初净也觉得,可能自己想岔了。

    再怎么说,汪夭梅可是汪老夫人唯一的女儿,宗政采珊也是唯一的外孙女,应该不可能下毒手。

    云初净叹口气,认真道:“那就麻烦桓表哥和秦二哥分头去查,希望能有好结果。”

    “云表妹放心,你一定会没事的。”

    秦邦季大声说道,端木桓却柔声道:“阿净,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出去。”

    离开沼狱,端木桓马上兵分三路。

    查最近被毒蛇咬死的人一路,查青蓉和青莲尸体一路,查归义侯府一路。

    端木桓和秦邦季的大动作,惊动了不少人,开元帝收到消息后,也解开了不少疑惑。

    “朕说能够让木落昏迷不醒,到底使了什么手段,原来是天毒萝加梦梨香。高手啊!”

    常公公看开元帝神色淡淡,突然低头道:“皇上,老奴记得当年皇太女也曾昏迷过吗?”

    开元帝如被雷击,焦急之中,连自称也忘了,急声道:“我怎么不知道?”

    其实常公公当年是先皇的内侍,当时就在泰安殿,他细细道来:“皇上,老奴一直没说,是以为动手的是那人。可今日听皇上这么一说,老奴就想起当年皇太女曾经莫名其妙昏迷,然后又如无其事醒来的事来。”

    开元帝神色大变:“你的意思,当年皇姐也是中了此招?”

    “皇太女要是不昏迷,他根本掌控不了泰安殿,后来皇夫也不会身受重伤。再加上皇太女又中了毒箭,才会选择自焚。”

    常公公是罕有几个,当时存活下来的人,对当年的事自然知之甚详。

    开元帝一掌拍下龙椅上的扶手,颤声道:“查,给朕查!皇姐身边高手如云,天毒萝只能用在吃食上,皇姐对吃食很注重,怎么可能被下了天毒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