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四百六十一章 闲谈

第四百六十一章 闲谈

    汪夭梅可是清楚,儿子宗政昱喜欢汪婧芳不是秘密。

    夏嬷嬷掏出帕子,为汪夭梅擦干净脸,柔声道:“嬷嬷什么时候骗过你?你要赶紧好起来,马上操办婚事。”

    汪夭梅终于感觉到一点喜悦,这么多天,终于有点好消息。她是不能继续沉迷悲伤,珊儿的仇已经报了,还是昱儿的婚事重要。

    “好,好,我明日就让人上门提亲。”

    夏嬷嬷看小姐明显振作起来,心里一松笑道:“小姐,也不用太着急。还是等过了珊儿小姐三七再说,只是如果武威侯要办喜事,还是长幼有序得好。”

    汪夭梅微微挑眉:“这是自然,嬷嬷放心。”

    两人又低声商量了一些细则,夏嬷嬷这才回淮阳侯府。

    云初净醒来时,已经是半夜时分,守候在旁的木落和木香赶紧伺候她起来。

    眼看屋子里亮着烛火,窗外隐约有月色,云初净恍然道:“我怎么睡了这么久?你们也不叫我,还说陪祖母用膳,都睡过了。”

    木香去小厨房拿宵夜,木落笑着倒了杯菊花蜜饮,递过来道:“小姐前些日子都没有休息好,回到家里自然要好睡一些。老夫人不让我们叫你起床,就是让小姐多歇歇。”

    云初净小口小口喝完蜜水,打量了一下闺房,笑道:“也是,睁开眼睛时,我还以为在牢房,可这珍珠帐子晃得我眼花。”

    刚放下杯子,木香就捧着燕窝粥过来,“小姐,今儿赖嬷嬷亲自熬的,还多加了一勺雪花糖,你尝尝。”

    “真有点饿了,我尝尝。”

    香甜软糯的燕窝粥入口即化,云初净几口喝完,笑道:“还有吗?这一碗真不够。”

    “有,小厨房里包了三鲜馄饨,奴婢给你煮一碗?”

    云初净把碗递给木香,点头道:“好,记得多放些虾米和葱花。”

    “奴婢知道了。”

    等木香退下后,云初净撑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身体,问道:“木落,莫家究竟怎么回事?”

    “回小姐,杀害宗政采珊,栽赃小姐的就是莫家。皇上大怒,下令将莫家所有人全部下天牢,还抄了家。”

    云初净有点疑惑:“确定吗?我总觉得不是莫家。”

    “千真万确,董二和钱三都是莫老夫人的陪房指使,皇上好像还派人在密室,搜出了天毒萝和梦梨香。”

    木落据实以告,云初净还是觉得不对劲。

    “木落,我如果死了,最得利的不是莫胜兰和姚明秀,而是汪婧芳。”

    木落有点不明白:“小姐,为什么?”

    “姚明秀坏了名声,莫胜兰曾经退亲,就算我死了也轮不到她们。只有汪婧芳名声好,家世也好,又得宗政皇后喜欢,她最有可能。”

    云初净坚持谁得利,谁作为的分析,在木落看来不无道理,可有个问题说不通。

    “小姐,你别忘了,死的是宗政采珊,她可是汪家嫡亲的外孙女。汪夭梅可只有她一个女儿,汪老

    夫人总不会为了孙女就害死外孙女?”

    要是当时死的是宗政采薇或者其他人,木落觉得汪家有可疑,死的是宗政采珊,就有点说不通。

    云初净想起武则天杀女之谜,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希望自己猜错了。

    否则,人心太可怕了!

    木香端着馄饨回来,云初净沉默的吃完之后,吩咐木香自去休息,自己和木落去院子里消食散步。

    去感恩寺是七月初十,今儿已经是七月十八。这几日惊心动魄,恍如隔世。

    云初净抬头,看着乌云散开,月亮如银盘高高挂在夜空之中。繁星闪烁,夜风吹来阵阵幽香。

    云初净突然想起一事,着急道:“莫家全部入了天牢,那蒋姐姐怎么办?再有一个月就该是她大婚的日子!”

    “小姐,奴婢还来不及告诉你,蒋小姐和莫家已经退亲了。只是听说定亲一场,蒋小姐要为莫成空守一年。”

    听木落说完,云初净长舒一口气,庆幸道:“还好,还好。蒋姐姐还没嫁过去,否则,那就糟心了。”

    “也是,只是蒋小姐又要耽搁一年。”

    木落也为蒋书梦叹息,这女儿家退了亲,不是个个都能如小姐一样,能嫁得更好。

    云初净想起,曾经打算和莫成空议亲的白霜霜,笑道:“这莫成空真是个倒霉催的,谁和他议亲都不得好。不过蒋姐姐在白马寺抽过签,那老和尚说得还真准。”

    “哦?怎么说的?”

    云初净回忆了一下,笑道:“那老和尚说蒋姐姐:一箭射空,当空不空,待等春来,彩在其中。这可不是莫成空了?”

    木落那时还没有来云初净身边,不知道这事,笑问道:“还真灵,小姐当时怕也抽了签,如何说的啊?”

    云初净想起自己的第一签,没有回答,转而道:“当时那老和尚还说蒋姐姐,宜迟则吉,如今看来,果真要迟了。”

    木落看小姐没有回答,也不追问,另说起其他事。

    “小姐,莫胜兰昨晚就病死了,姚明秀也被送去家庙。还有小王爷,听说他昨晚被平王妃下了迷药,午后才醒过来。”

    云初净叹口气,对莫胜兰和姚明秀,她无所谓。可对桓表哥,从在十里坡没有看见他,云初净就知道他是被家人绊住了。

    “那桓表哥,已经知道我平安的消息?”

    “应该知道。”

    云初净随手折下一朵蔷薇,把玩道:“知道就好。我平安无事,桓表哥也不用内疚,我没有怪过他,他来了我也不会跟他走。”

    木落不发表意见,不过对端木桓不怎么看得起。

    要是今日小姐面临的是死局,皇上真想要小姐死,那小姐可就死定了。世子爷赶到时,都已经晚了。

    “世子爷进宫了,听说世子爷在通州才知道小姐入沼狱的消息,一路进京两天两夜没合眼呢。”

    木落自然要为宗政晟刷好感,云初净想到宗政晟飞奔而来时,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等他回来,黄花菜都凉了。嗯,要是我真死了,他只赶得上收尸。”

    木落翻了个白眼,小姐还真是口无遮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