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婚期

第四百六十六章 婚期

    宗政晟屈指一算,十月二十二距今不过三个多月,成亲的东西早就准备好了,完全来得及。

    “皇姑父还有更近的吗?”

    如此厚颜无耻的宗政晟,开元帝恨得牙痒痒,咬牙切齿道:“有,朕看五月的日子就不错。”

    宗政晟不愧能屈能伸,为了媳妇不要脸不要皮,伏首行了个大礼,高声道:“感谢皇上赐期十月二十二,微臣谢主隆恩!”

    开元帝看着喜气洋洋,欢喜自得的宗政晟,也慢慢露出一个笑脸。

    还有什么能比有情人终成眷属更美好的呢?

    当年他没有这个福分,今日能够成全宗政晟,也算成全自己曾经的梦。何况,云初净还很有可能是凤儿。

    只是开元帝愉悦归愉悦,这三日还是狠狠的将宗政晟物尽其用。等宗政晟能出宫之时,整个人就像被霜打过的小白菜,奄啦吧唧。

    宗政晟回来好好歇息了一天一夜,这才回过气来,去福寿堂请安,顺便告诉她们婚期。

    今日福寿堂的人还挺整齐,宗政晟悄悄打量一番。

    宗政老夫人最近烦心事挺多,嫡亲的孙女死了,喜欢的侄孙女又被送去家庙,大儿子的亲家又被抄家,没有什么顺心事。

    她消瘦了些,以往富态的脸上肉垮下去不少,额头和嘴角深深的皱纹更显刻薄。哪怕今日穿了身枣红色的字福纹裙,也有点日落西山,暮气沉沉的感觉。

    而越国公夫人在伏矢的帮助下悄悄安葬了亲人,又让人打点好流放西北的莫家人。本来准备窝在瑶琚院悄悄守孝,今日却被宗政老夫人派人请过来,还有点莫名其妙。

    宗政二夫人痛失爱女,以往艳丽的容颜憔悴不少,不过今日却罕见的上了脂粉,衣着还算得体的坐在下首。

    袁静雯又有了身孕,所以今日也有个小杌能坐在下首。

    宗政晟看大家都在,草草请安后就准备把成亲的婚期公布。结果他还没有来得及张口,意外突生。

    宗政老夫人笑着开口道:“最近家里烦事多,不过今日倒有一桩喜事,和大家说说。”

    越国公夫人一听喜事,心里就有点不舒服,微微侧首看汪夭梅难得露出笑脸,心里有几分猜测。

    果不其然,宗政老夫人接着道:“昱儿也老大不小了,现在亲事已经商议妥当。也不是外人,就是老二媳妇娘家的汪婧芳小姐。”

    宗政二夫人满脸笑容,也笑着接过话头:“芳儿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和昱儿青梅竹马,家世和品貌也是上上之选。今儿和大家说,就是准备早点订亲,等昱儿的婚事办了,也好办世子爷的婚事。”

    越国公夫人想到云初净,就想到最近这一连串的麻烦,心里又是一阵翻腾。

    强笑道:“长幼有序,是这个理,那就先办昱儿的婚事,晟儿的不急。”

    宗政二夫人很满意越国公夫人的态度,她虽然和莫盼依比丈夫爵位她比不过。可她母亲健在,淮阳侯府还如日中天,比起莫盼依已经失了娘家,已经是

    天壤之别。

    何况现在她的儿媳妇,论出身稳压过莫盼依没过门的媳妇云初净。

    就是庶子宗政吴,也娶的是武安侯府嫡女。云家清贵又如何,终究比不上世袭罔替的侯府底蕴。

    宗政二夫人感觉终于压了莫盼依一头,不无得意道:“只是这样一来,六礼走完,再加上母亲准备多留芳儿两年,可能前后要三年。晟儿不要着急,很快就到你了。”

    宗政老夫人心里也在盘算,婚事拖得越久,越容易有变故。要是再等上两三年,那宗政晟也许自己就想娶二房。

    袁静雯在旁边垂头听着,总觉得不对劲。

    汪婧芳已经及笄,就算六礼过完,也可以明年发嫁,怎么就要三年?再有两个多月云初净就及笄,按理说就该准备请期,再等三年像什么话。

    不过作为越国公府孙媳妇,又是庶子媳妇,袁静雯秉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世子爷可不是善茬,不可能任由汪夭梅摆布。

    果然,宗政晟开口反对,非常直接粗暴道:“二婶,这我恐怕等不及。”

    宗政二夫人听宗政晟毫不掩饰,忍不住掩嘴而笑,斜睨越国公夫人一眼,打趣道:“晟儿这么急着娶媳妇?”

    越国公夫人心中不悦,母亲和大哥嫂嫂们,虽然说是皇上赐死,晟儿不用守孝。可她心里还是希望宗政晟能守个一年半载,也算不忘外祖家。

    可现在听宗政晟落落大方说想娶媳妇,又是她并不中意的云初净,她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

    “晟儿,长幼有序,还是等宗政昱的婚事办完之后,再来谈你的婚事。”

    宗政晟对越国公夫人难看的脸色,视若无睹,对她所说,更是置若罔闻。右手端起方几上的茶盅,浅浅抿了一口,然后重重放下。

    “母亲,自古忠孝难两全。皇上已经下旨,着我十月二十二完婚,要是按二婶和母亲所说,再等上三年,难道是要我抗旨?”

    宗政老夫人和越国公夫人,还有宗政二夫人都惊呆了。

    还是宗政二夫人反应最快,质疑道:“这不是哄我们的吧?怎么先前一点风声都没有?云家知道吗?”

    宗政晟挑眉一笑:“这是皇上旨意,云家只用遵从就好。我就在这里,二婶可以派人去问问皇上,看我是否假传圣旨?”

    宗政二夫人气结,一时无言以对,还是宗政老夫人人老成精,很快找到突破口:“晟儿,皇上怎么会赐这个日子?十月间云初净才刚刚及笄吧?又不是小门小户,怎么会这么赶?”

    “祖母,不赶。钦天监定了三个日子,就这个日子最好。皇上说我们早就赐婚,该准备的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十月里也不算急。”

    宗政晟好整以暇说完,也不管面面相觑的其他人,转而对越国公夫人道:“母亲,还有什么没有准备的吗?”

    “那倒没有。”

    越国公夫人下意识回答后,又皱眉道:“晟儿,这婚期你怎么也不先和我们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