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四百九十九章 青鸾

第四百九十九章 青鸾

    云初净果然一愣,转而低眉顺眼道:“回皇上,能似皇太女,是小七的缘分。”

    就冲她平日的冰雪聪明,今日这一愣,也足以让开元帝更肯定。只是这丫头如果要装傻充愣,还真难以揭穿。

    “云初净,你和阿晟是天作之合的缘分,也是冥冥中注定的安排。朕很是欣慰。”

    在开元帝强大的帝王气压之下,云初净终觉得受不住,为了缓和一下紧张的情绪,她无意识抬首抚了抚耳边鬓发。

    开元帝微微一笑,皇姐当年专门解说过几种,人在说谎下的真实反应,其中之一正是这无意识的抚鬓发。

    “来人,将当年皇太女大婚的黄金花冠拿来,赏给云初净成婚时用。”

    开元帝此言一出,最惊讶的是宗政皇后,先前开元帝打算赏赐的,只是一对紫金如意,可不是这黄金花冠。

    这黄金花冠是皇太女的遗物,平日开元帝爱逾珍宝,都放在开元帝住的养心殿,方便日夜把玩。

    现在,怎么会突然赏赐给了云初净?

    云初净倒不清楚这黄金花冠的份量,只高兴谢恩道:“小七多谢皇上厚赐,一定会不负皇恩,戴着花冠出嫁。”

    “好,好。”

    开元帝如今更是期待,当年皇姐头戴花冠,艳冠群芳,他只能在旁黯然神伤。

    而今,云初净能头戴花冠,嫁给自己一手栽培的宗政晟,再没有遗憾了。曾经所有的遗憾,都能圆满了。

    宗政皇后虽然不明所以,不过还是按照开元帝先前的吩咐,借机离开道:“云初净,本宫忽然想起,还有匹月影纱很衬你肤色,你且坐一下,本宫找出来给你。”

    云初净忐忑不安的送走了宗政皇后,这才规矩的斜坐绣凳子上。

    “朕听说,你小时候是由人收养,并没有养在云家?”

    “回皇上,是。臣女出生之时,有高僧说我命格和祖母相冲。要想平安长大,须得外姓人抚育六年。臣女六岁时,父亲亲自来接臣女回家。”

    云初净回答得滴水不漏,开元帝又道:“那你的养母,你还记得吗?”

    “回皇上,当年父亲来接臣女时,正值臣女寄居的黄石沟惨遭变故,被马贼袭击。全村之人,除臣女被养母藏在水缸里逃过一劫,其余的人都惨遭不测。经此惨变,受了刺激,臣女小时候的事情,所记得不多。就是养父母的样子,如今也不甚清晰。”

    云初净说了一堆,就是想说记不清楚有些事了,以防开元帝追问。

    开元帝颌首一笑,装作有兴趣道:“听说你父亲赶到时,你养母还有气息,和你道别后才撒手离世?”

    “回皇上,是的。养母从小疼臣女逾亲生骨肉,快离世时,就一心担心臣女孤苦无依。等知道父亲来接臣女,这才含笑而逝。”

    “那你养母,就没有说点其他什么?”

    看着开元帝意有所指的眼神,云初净垂下眼,小声回道:“回皇上,当年臣女还年幼,养母吩咐了很多,臣女都忘得差不

    多了。”

    开元帝不禁哑然失笑,这小丫头真是个滑头,说话滑不溜丢,一点把柄都不漏。

    听起来一句肯定的实话都没有,却无法指责她知情不说,欺君有罪。而且她还留了足够的余地,方便以后反口。

    “那你要是想起什么,随时可以告诉朕。相信这么多年,朕是什么人,你也应该有所知。”

    开元帝希望云初净能合盘拖出,可云初净心存顾虑,却始终不愿坦白。

    云初净看开元帝似乎知道了什么,才会意有所指,心里踌躇一番才道:“世上的事,既然已经过去了,臣女也不打算再执着。臣女相信,养母要是还在世,也只希望臣女平安一生罢了。”

    “嗯,每个母亲都如是。既然如此,那你要好好保重自己,方才不负生恩、养恩。”

    开元帝深深看着云初净,将“生恩”二字说得特别重,更肯定她一定是知道什么。

    她能一瞒这么多年,木晓和木棉日夜贴身都不知道,真不负她聪慧之名,果然不愧是皇姐的女儿。

    “是,臣女能得良缘,已经是冥冥之中有人庇佑。臣女一定会好好保重自己,不会让关心臣女的人失望。”

    云初净估摸着开元帝也没有确切证据,干脆含含糊糊死不承认。

    开元帝定定看了低垂眉眼的云初净一会,直到宗政皇后回来了,方才当众宣旨:“云氏初净,惠佳柔淑,聪颖端庄,深得皇后喜爱,特收云初净为义女,封为青鸾公主!”

    这下不光云初净惊呆了,就是刚坐下的宗政皇后也惊呆了,云初净迟了好几息,才跪下来领旨谢恩。

    “云初净谢皇上、皇后娘娘恩赐。”

    常公公反应最快,忙在旁边笑着提点道:“青鸾公主错了,现在该改口,称父皇、母后了。”

    云初净虽然有点懵,但已经反应过来知道礼仪上错了。一咬牙,重新磕头谢恩:“父皇、母后在上,女儿云初净向二位请安。愿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母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开元帝笑得甚为和蔼,那笑容看在宗政皇后眼里甚至有点怪异。

    他还亲自起身扶起云初净,嘱咐道:“从此之后,你就是朕的青鸾公主。有这身份在,你嫁到越国公府,当不惧任何人。”

    宗政皇后也从震惊中醒过来,勉强维持笑意道:“想不到,本宫此生还能享受儿女绕膝之乐。”

    云初净心中感激,虽然不知道开元帝为什么,要封自己做这个名义上的公主。可有了这个名头,一直忧心的婆媳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女儿多谢父皇、母后,以后自当谨言慎行。不求为父皇、母后添光,也必不为父皇、母后抹黑。方不负父皇、母后厚爱。”

    由于只是开元帝临时起意,所以一应礼部和皇室玉牒都没有准备。更不要说公主出嫁的公主府,还有封地和该有的人员配置。

    云初净马上又进言道:“女儿深感皇恩,只是有一事求父皇、母后恩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