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五百八十四章 开场

第五百八十四章 开场

    宗政皇后心中暗自得意,脸上却是怒容满面。

    一拂她那大红洒金宫装云袖,震怒道:“走!随本宫去看看!桑兰,要是你有半句虚言,本宫也保不住你!”

    汪淑妃在前,宗政皇后在后,后面浩浩荡荡的人一起往梨花台而去。

    刚走到雨花宫门口,后面赶来的付嬷嬷和木香正好撞上。

    “奴婢见过皇后娘娘。”

    “付嬷嬷,你来得正好,刚才桑兰说青鸾在梨花台,还有小王爷也同在,本宫不信,正准备去看看。”

    宗政皇后关切的模样,让气喘吁吁的木香忍不住想反唇相讥。

    刚抬头,付嬷嬷猛的一拉她衣袖制止,高声道:“娘娘,先不说众所周知,小王爷目前在王府守孝。就算小王爷真进宫在梨花台和公主偶遇,他和公主也是堂兄妹,值得皇后娘娘如此兴师动众?”

    “你!”

    宗政皇后一时语塞,正是因为端木桓和云初净的关系,才千方百计引他进宫增加捉奸真实性。可却忘了,如今他和云初净,可以是堂兄妹。

    汪淑妃柔柔一笑,温婉可人的脸上,厉色一闪而过。

    上前半步笑道:“付嬷嬷此言差矣,就算是亲堂兄妹也需避嫌,何况青鸾公主只是皇后娘娘义女?还是当众为她们洗脱污名得好,以免以讹传讹贻笑大方,也伤了皇室体面。”

    付嬷嬷这才认真看了汪淑妃一眼,闭口不言。

    宗政皇后一听此言,正中下怀,马上道:“正因为本宫疼惜青鸾,才不能让刁奴污蔑青鸾。付嬷嬷不如与本宫一起,也好到时候在皇上面前做个见证。”

    付嬷嬷淡淡一笑,端庄福礼道:“奴婢谨遵皇后娘娘吩咐,一定会一五一十原原本本告诉皇上。”

    宗政皇后横了不卑不亢的付嬷嬷一眼,心中暗骂“老刁奴”,转身仪态万千往梨花台而去。

    一众人等跨进梨花台,只见空旷的场地上空无一人,二层楼的戏台上也空空荡荡,只有那间供女眷换装更衣的厢房,门窗紧闭悄无声息。

    宗政皇后柳眉微蹙,按照计划这时,里面不该正是动静大的时候?

    她微微一咳,看向桑兰。

    桑兰也心中诧异,她明明吩咐了点香,为什么却没有动静?难道小王爷如此不堪一击?这么快就完事?

    看见皇后娘娘使眼色,她低头快步就向厢房而去,准备上前打开门窗看过究竟。

    可刚走两步,却被付嬷嬷一把拉住。

    付嬷嬷虽然年纪大了,但腿脚却利索,很快挡在前面拦住桑兰。木香见机也跑过去,站在付嬷嬷身侧。

    “付嬷嬷,你拦着这是做什么?难道青鸾果真在里面?”

    宗政皇后看付嬷嬷阻拦,原本有点不安的心,这才安定下来,沉着脸质问道。

    付嬷嬷已经仔细观察过,这梨花台静悄悄的,公主和小王爷有皇上护着,不像是会中招。皇上一定已经在路上,她只需要拖到皇上来就好。

    看着宗政皇后身后,黑压压的一群人,付嬷嬷福礼道:“娘娘,这么多人在此,万一公主只是困了在里面小憩,那岂不是打扰?还是奴婢先进去看看为好。”

    汪淑妃捂嘴一笑,略微提高声量道:“付嬷嬷可真是个忠心的奴婢,皇后娘娘的吩咐也敢违抗。”

    “奴婢谢淑妃娘娘赞,改日一定禀告皇上,淑妃娘娘对公主殿下的诸般照拂。”

    付嬷嬷眼光深邃的看向汪淑妃,淡淡语出警告。

    眼看付嬷嬷百般阻拦,宗政皇后急切起来。她现在迫切的要在开元帝来之前,把捉奸当众展示。如此一来,哪怕宗政晟再喜欢云初净,都容忍不了云初净被这么多男人看光。

    “付嬷嬷,你别以为你伺候过长公主,就可以倚老卖老!让开!桑兰去,打开门给本宫看看,青鸾究竟在不在里面!”

    付嬷嬷双手一伸,厉声道:“谁敢!”

    宗政皇后连番被顶撞,恼羞成怒,气急道:“反了,反了!来人,还不把这老刁奴拿下!”

    几个身强力壮的内侍刚扑出去,还没有近付嬷嬷的身,就已经被人撂倒。

    闵贵妃带着侍女出手拦住内侍,也站到了付嬷嬷身边,略气喘道:“皇后娘娘,既然事关公主殿下清誉,还是派人请皇上和世子爷来了,再进去也不迟。”

    宗政皇后粉面含霜,盯着闵贵妃,冷冷道:“想不到妹妹不理俗事这么多年,今日竟然敢阻拦本宫!来人,给本宫通通拿下,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坤宁宫的内侍和宫人,正准备一拥而上,人群后面传来一个威严冷清的声音。

    “朕的皇后好大的威风!”

    如狼似虎的御林军开道,宗政晟和飞星快步走上前,后面跟着面沉如水,一脸冰寒的开元帝。

    宗政皇后如被雷劈,僵硬一福:“臣妾见过皇上。”

    付嬷嬷和其余人都跪下道:“见过皇上!”

    “起来吧。”

    宗政皇后没预料开元帝来得这样快,他不该还在乾清宫吗?站直身体后,心里开始忐忑不安,浑身忍不住轻颤。

    开元帝慢慢踱至中间,看了眼依然悄无声息的厢房,转而不悦道:“朕听说,皇后带这么多人来找青鸾和桓儿?”

    宗政皇后战战兢兢回道:“是臣妾听奴婢们说,端木桓和青鸾在梨花台,臣妾不信,过来查看,以证她们清白。”

    “那先前是谁看见了?站出来。”

    开元帝这声音并不大,可在鸦雀无声的梨花台,清晰可闻。

    桑兰一个踉跄扑出来,跪在开元帝面前,颤抖着声音道:“回皇上,是奴婢。”

    开元帝淡淡看着竭力保持镇定的桑兰,轻声道:“果真看仔细了?是朕的青鸾和端木桓?”

    “回皇上,奴婢亲眼所见。”

    事到如今,容不得桑兰退缩或者反口,她虽然没有亲眼所见,现在也只能咬定不放。

    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的宗政晟,看事到如今桑兰还信誓旦旦的胡说,一脚踹去,将桑兰踹倒在地,喷出一口鲜血。

    开元帝嫌恶的看她一眼,冷冷道:“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