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云凤归 > 第六百三十章 商量

第六百三十章 商量

     

    梅芙率先来到后殿,云初净身边只带有木落一人。她突然上前一步,看着云初净的眼睛,认真问道:“你真的是云初净吗?”

    云初净笑而不答,耸耸肩俏皮道:“我是不是云初净,有什么重要的吗?重要的是我要做的事。”

    “不,这很重要!”

    梅芙似乎想说点什么,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说出口,云初净有点好奇的看过来,她这才掩饰道:“公主殿下可知道,我们都只忠于皇太女一脉。”

    云初净只能在心中感叹,还是皇太女魅力大,她死了十多年,还有这么多死忠。

    “对啊!我就是知道梅院长你们忠于皇太女,所以才会希望你们加入进来,不遗余力完成她的遗愿。”

    梅芙定定盯着云初净,因为距离很近,梅芙可以清晰地看见云初净脸上,细腻光滑吹弹可破的肌肤泛着淡淡健康的粉色。

    还有她晶亮黝黑的瞳孔,饱满丰润的红唇,弧度优美的下颌,那神采和样貌太过熟悉,简直和当年的皇太女一模一样!

    “好,公主殿下,不知道公主殿下准备如何做?我和其他姐妹一定鼎力支持。”

    得到梅芙的认同,云初净就有信心将新政推展开来。她将自己第一步准备扩招的计划,详细向梅芙说明,梅芙认真听后,又把现在芷兰书院夫子的情况向云初净讲述。

    两人简单交流一下后,梅芙和云初净走出去,向其他梅夫子把计划说明。

    关于扩招,大家意见各不相同,不过有梅芙院长的大力支持,其他夫子还是愿意接受。这其中关于学生、夫子、课程的详细安排,大家讨论得热火朝天,从早上一直到晚上还意犹未尽,中午也只简单吃了些糕点。

    宗政晟在宫里,一直没有等到云初净回来。等批阅完分下来的奏折,就赶紧来芷兰书院接云初净。

    还没有走近紫院,远远就听见大声的争执。

    “地班也必须要严格礼仪课,否则和其他有什么差别?”

    “天班可以加设管理一科,如何驾驭下人,也是一门学问。”

    “我觉得食堂要分开,否则很容易引起争端。”

    “玄、黄两个班要求太低,至少也该是五品官员才行!”

    ……

    如此乱哄哄的芷兰书院,还有平日仪态端庄的夫子们,突然成了一只只吵闹的鸭子,这让宗政晟十分吃惊。

    随后一个熟悉,而有点沙哑的声音响起:“好了!大家把各自的意见写下来,再附上解决办法,供我参考,今天到此为止!”

    宗政晟快步走进去,就看见云初净瘫坐在椅子上,木晓正奉水给她喝。

    来不及和梅院长她们寒暄,宗政晟就上前心疼道:“什么事情不能慢慢来,声音都哑了,午膳用了些什么?”

    看云初净有点躲闪理亏的样子,就知道中午肯定没吃好。宗政晟又瞟见旁边桌子上摆放的糕点,更是心疼不已。

    “公主,再忙也要好好用膳,木晓、木落!你们两个是如何伺候公主的?”

    看宗政晟发火,云初净怕他降罪木晓她们,忙解释道:“是我让她们不要麻烦的,你别怪她们。”

    宗政晟黑着脸,又扫了眼刚才争得面红耳赤,现在看得目瞪口呆的其他夫子,冷哼道:“她们不会照顾你,你也不会照顾自己?快和我出去用膳,有什么事商量召她们进宫就是,何必巴巴跑一趟!”

    梅芙今日也觉得热血沸腾了一把,仿佛又回到当初建立芷兰女学最初的时候。

    现在听宗政晟话里话外,指责她们没有照顾好公主,也觉得理亏,忙道:“武威侯,是我们疏忽了。公主殿下放心,等我们大概整理好,就送进宫来由公主殿下定夺。”

    云初净微笑着,沙哑的声音回答道:“那就麻烦各位夫子,我就先走一步。”

    “恭送公主殿下!”

    宗政晟接过木落手上的大氅,细细替云初净拢好,又把兜帽戴上,这才搂着她往外面而去。

    走出芷兰书院,来到公主仪仗车驾前,宗政晟还没有放开云初净的腰。

    宗政晟看了看庞大的公主仪仗车队,皱眉道:“你们先行回宫,我带公主去外面用膳随后就回。”

    担任护卫御林军头领的林俊上前道:“侯爷,卑职奉皇上之命,保护公主,车驾可以先行回宫,请让属下随侍在侧。”

    宗政晟本想拒绝,不过看林俊的样子,不同意他就不会离开,只好道:“你选二十人,跟在后面就是。”

    “卑职领命!”

    宗政晟直接将云初净抱上马,然后自己坐在后面,用自己的大氅又把云初净裹了一遍。直到她一丝一毫都没有露出来,这才驾马往金福楼而去。

    两人已经很久没有出来,在外面一起用膳,这种感觉还蛮新鲜,仿佛约会一样。

    宗政晟要了个临街的雅室,又安排暗卫全方位守卫,这才开始谴责云初净只顾工作,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你说你要接管芷兰书院,我和父皇都没有意见。可你这样废寝忘食,我还是和父皇说说,以后让你就呆在后院。”

    云初净忙狗腿的替宗政晟斟了杯茶,柔声道:“夫君,我错了,以后一定注意。”

    这声“夫君”娇滴滴,颤巍巍,旁边站着的木晓和木落,都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忙悄悄往墙角站了站,努力当自己不存在。

    宗政晟心里相当受用,对于云初净的撒娇,他是越来越没有抵抗力,往往兵败如山倒,忙不迭竖白旗。

    不过,他还是努力板着脸道:“你别想蒙混过关,没人盯着你,你就撒野不好好用膳,下次我不会同意你一个人出来。”

    云初净真怕宗政晟不同意自己去书院,她以后还准备长驻书院,等学生放假才回府的念头,更是提都不敢提。

    看宗政晟的脸色还是很难看,云初净只能豁出去,把脸皮放兜里,使出杀手锏。

    她吐气如兰,缓缓凑近宗政晟耳朵,眼角余光瞟见木落和木晓都在研究墙上的书画,迅速在宗政晟薄薄的耳垂上吸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