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夫人,少帅又吃醋了! > 第1138章 我哥又不是外人

第1138章 我哥又不是外人

    第1138章 我哥又不是外人

    欧阳少卿果然精神瞬间就焕发了起来,兴致高的不行,拉着儿子下棋喝酒,吃夜宵,总之,每一句话都离不开询问那姑娘。

    而冯家那姑娘好不容易而半夜睡着了,可是这耳朵烧,眼皮子跳的,硬是把她给折腾醒来了好几趟。

    翌日一早,冯大小姐盯着一双熊猫眼盯着镜子看了许久,决定不出门了。

    反正欧阳壹南说了嘛,她若是不想出去跟欧阳家那些姨太太一起,那就不用出门了。

    欧阳壹菲竟然一直没有出现,云苑那边也一直没派人来请冯雁鸣过去,冯雁鸣也就安心了。

    简单吃了早餐后,困得不行,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竟然给睡着了。

    一宿未睡好,这一觉却睡得很好,无梦而眠的感觉真好。

    与此同时,远在南洋的冯家和章家的气氛有些紧张。

    冯沉舟收到来自国内的消息,冯雁鸣和章子墨都进入了南城,且,章子墨进入了欧阳少卿的儿子欧阳壹南创办的航校。

    冯雁鸣被欧阳壹南带去了欧阳府,眼下大小姐在欧阳府的情况不清楚,各方线人都在想方设法继续打探小姐在欧阳府的情况。

    冯沉舟拧着眉心在客厅来来回走动,“一群废物,这人都被掳到南城几天了才发现,废物……”

    “你行了,别走来走去,骂人了。放心,我相信丫头和子墨都不会有事的。”张筱雨笃定道。

    郭莞尔复议,“我也觉得他俩不会有事的,如今国内形势什么样儿,欧阳少卿比我们清楚,他如今也是爱国将领之一,哪里还有心思为难俩孩子了是不?”

    冯沉舟瞪了眼郭莞尔和张筱雨,晃着手指,“妇人之见。”

    郭莞尔撇嘴,闭嘴了,什么人了,一辈子都是个怪脾气。

    张筱雨拧眉,“冷静,这个时候一定要冷静,这事儿,我觉得不是他们说的那么简单,一定有蹊跷。

    雁鸣,古怪精灵脑子灵活,不会那么轻易被欧阳壹南掳走?子墨,一开始从杜飞手里逃出来就没了消息,怎么会忽然和雁鸣同时被欧阳壹南带走?

    这里面一定有别的原因,欧阳壹南那孩子我见过,是个好孩子,他不会乱来。”

    “呵~”

    冯沉舟冷笑一声怒道,“就他欧阳少卿也能生出个好儿子?”

    所有人“……”

    张筱雨也是被气的直接笑了,而后,冯太太给了其他人眼色示意他们先下去,便沏了一盅茶递上,“坐着喝口茶消消气,真不要发那么大火,对身体不好,一把岁数了还以为你是当年那个冯帅嘛?”

    冯沉舟拧着眉心瞪着娇妻,“怎么,连你也嫌弃老子老了?”

    冯沉舟当年退出并不是能力问题,而是在那一场战争中必须有人妥协退让才行,都是为了大局着想,那场战争中退出军界的大佬多了去了,唯独冯沉舟的退出让世人觉着可惜了。

    可是只有张筱雨明白他不甘心。

    他当年的妥协退出,一是为了国家安定统一着想,一个是为了她和雁鸣。

    张筱雨眼睛一红扭头就走,可她换没走出一步人就被那老人一把拉进怀里了。

    冯沉舟将女人抱在腿上,“好了好了不发火了,一切都听老婆的,好不好?”

    张筱雨扭头不理他。

    “好了,我错了,这不是担心女儿嘛!嗯?”男人开始在女人身上胡作非为,“小雨,你说咱俩置什么气了是不是?咱们应该商量着如何对付欧阳少卿那老不死的祸害才对是不是?”冯沉舟心里就是一万个不想跟欧阳少卿打交道,可那老不死的这辈子就是不返放过他,时不时就要作妖让他闹心。

    张筱雨瞪了眼那人,打了下他不安分的手,“别乱来,被人看见了像什么样子了?”

    冯沉舟汗,“我和自己老婆亲亲我我被人看见又如何?又不是偷人。”

    张筱雨狠狠捏了把男人的耳朵,“放我下来坐好,让章邵桐和郭莞尔来,咱们一起合计合计,我倒是有个最好最直接的法子就能知道雁鸣在欧阳家的情况。”

    冯沉舟直男癌发作,“不许找欧阳少卿那祸害。”

    张筱雨白了某人一眼,“你若是真担心女儿也不在意跟欧阳少卿联络,什么人了你?小肚鸡肠的真是够了。”

    一把年纪了咋还那么孩子气,动不动就醋坛子打翻在地的节奏。

    冯沉舟眼睛一瞪,“你知道什么了?咱们现在最不能和欧阳少卿那种人往来,不懂别胡说,这跟我担不担心我女儿有什么关系了?

    我得女儿,我当然担心了,你这话若是传到雁鸣耳朵里,那是挑拨我们父女关系你知道不?反正一个原则,你,不许跟欧阳少卿联络,老子知道你偷偷联络他,打断你的腿。”

    “噗嗤~真是受不了你了。我跟李倩芸秘密联络下也不可以嘛?”张筱雨被冯沉舟给气的哭笑不得。

    两家四个人秘密商量了一番,冯沉舟还是接受了张筱雨秘密联系李倩芸的办法,这是最直接最有效知道女儿情况的办法,至于章子墨,现在还没有最好的办法得知那小子的具体情况。

    欧阳壹南的航校管理严格的很,一般人跟打入不进去。

    呼呼大睡的冯大小姐觉得脸上有个什么毛茸茸东西在动她,大小姐抬手,那东西就不见了,来回几次,大小姐终于发怒了,“什么东西打扰人家好眠……”

    冯大小姐怒喝一声后便猛地睁开了眼睛,放大在她眼前的是一张特精致美丽的脸庞。

    “壹、壹菲小姐?您,您怎么在这里?”冯雁鸣彻底清醒了。

    欧阳壹菲手里拿着一把狗尾巴草在冯雁鸣的脸上玩儿。

    “睡醒了没有冯妹妹?”欧阳壹菲笑眯眯看着冯雁鸣道。

    冯雁鸣这才想起来她在一楼的客厅沙发上睡着,此时,才发现身上盖着个厚厚的毯子。

    “嗯!这一觉睡得好好啊!”冯雁鸣语落,问不远处的小娟子,“小娟子,没人来过吧?”

    小娟笑着说,“大少爷来过了,您的毯子是大少爷盖上的。”

    “啊!你,你怎么不叫醒我?”冯雁鸣懊恼道。

    欧阳壹菲笑得暧昧,“行了冯妹妹,我大哥又不是外人。赶紧起来捯饬捯饬,我爹回来了,要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