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异界烽火录 > 一三七 妥协、刺杀

一三七 妥协、刺杀

    ……

    十二月三十,朔阳城外,慰问营……

    “哈哈哈,知乐妹妹,你真是太逗了……”

    知乐正在帐内和众女讲着笑话,不时把夏妙音等众女逗的嬉笑连连,经过这些日子相处,慰问营的女子都十分喜欢和她关系亲密,唯独甄洛对她没任何好感,每次都对她爱理不理。

    “你们在讲什么呢?这么好笑?让不才也来听听可好?”

    就在这时,叶胤面带微笑来到了营帐之内,众女一见,立马起身对她行了一礼,毕竟叶胤是慰问营主事,虽然这个主事心思没放在慰问营上,但毕竟名义上还是自己的主管,必要的礼数还是要有的。

    “叶公子,你来了?”夏妙音等二十三个女子对叶胤印象极好,见他问及,连忙说道,“刚才知乐姑娘讲的笑话,把大家笑的合不拢嘴呢……”

    “哦?是么?”叶胤闻言静静地看向知乐,“知乐姑娘能歌善舞,还能知晓那么多乐事,真是令不才感到佩服啊……”

    “叶先生过奖了……”知乐起身欠身行了一礼说道,“知乐腿伤未愈,连日来承蒙各位姐妹照无以回报,只能将生平所闻几个笑话和大家一起分享,以解闷乏罢了……”

    “哈……”叶胤干笑一声,意味深长地看着知乐,随后说道,“看来知乐姑娘真是有心啊……”

    然后又对帐内其他女子说道:“诸位,不才有事想与知乐姑娘私下商量,不知可否回避一下……”

    夏妙音点点头,然后拍拍手掌对帐内众女说道:“姐妹们,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明晚军督大人要在朔阳城内为将士们设宴庆功,赶紧把各自舞乐排练下好去助兴,走吧……”

    等帐内众女离开后,只剩下了叶胤和知乐二人,两人四目交会片刻后,知乐率先问道:“叶先生,她们已经走远了,你有什么话但请直说吧……”

    叶胤微颌双眸,然后开口说道:“知乐姑娘,如今朔阳光复,你该作何打算呢?”

    知乐叹了口气说道:“是啊,朔阳是光复了,但我又该何去何从呢?只能继续呆在军督大人身边乞求庇护了……”

    叶胤闻言,从怀里摸出一张银票递到她跟前:“这是三万两银票,在大周各地钱庄皆可提取现银,够你下辈子衣食无忧了,拿了之后赶紧离开军营吧……”

    “叶先生,你……”知乐诧异的望着叶胤,略带吃惊地问道,“你这是何意啊?”

    叶胤淡淡地说道:“有了这笔钱你可以不依靠任何人也能过上富足的生活,条件就是离开军督大人,离的越远越好……”

    “噗嗤,呵呵呵……”

    忽然知乐忍不住笑了起来,直直笑的叶胤感到头皮一阵发麻。

    良久她止住笑声,对叶胤说道:“叶先生,我看你可能是误会了,凭这些银子就想让我离开军督大人?远远不够呢……”

    “那请你开个数目,不才一定想办法凑齐……”叶胤沉声说道。

    “叶先生啊……”知乐闻言嘴角轻轻一撇,对叶胤玩味地说道,“这银子固然是好东西,但这些日子和军督大人相处下来,我又改主意了,你说我入住军督府做军督大人的夫人可好?毕竟军督大人给人的安全感十分可靠呢……”

    “知乐姑娘,你不要太过分了!”叶胤闻言顿时有些动怒了,“你知不知道军督府内有军督大人的两位红颜知己么?什么时候轮到你了?”

    “知道啊……”知乐起身来到叶胤身边悄声说道,“放心我会跟姜小姐还有宋姑娘好好相处的,保证不跟她们争宠,如果叶先生你能帮帮小女子的话,我会感激不尽呢……”

    叶胤闻言,沉默片刻后又问道:“知乐姑娘,不才再问你一遍,你当真不愿意拿了银子离开军督大人么?”

    “拿了银子后又能怎么样?”知乐瞪媚眼,轻笑着对叶胤说道,“身为女人终归要被男人守护才能活下去,军督大人这么温柔体贴年轻气盛,还居如此高位,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你以为我会舍得放弃么?我这么多年忍受的折磨不就为了等这一天到来么?你可以说我肤浅不知廉耻,没错,我没你这么高尚的理想,我只想好好的活下去,这么好的机会不把握,你当我傻子么?”

    “既然如此……”叶胤默默地听完知乐的话后,紧闭的双眸轻轻一睁,浮现一股汹涌的杀机,“就休要怪我无情……”

    话毕,叶胤猛地从袖子中抽出一柄b-i'sh0u向知乐身上用尽全力刺去。

    “哼~”

    但万万没想到,b-i'sh0u在即将要刺到知乐身上时,却被她抓住了手腕,硬生生给止住了。

    “你……”

    叶胤脸上顿时浮现一丝痛苦的神色,脸上满是不思议的神情。

    “啧啧啧,叶先生,你这身体真是比我想的还要虚弱不堪啊……”

    但见知乐面带微笑嘲笑一声,将叶胤手腕就势慢慢一转,手中的b-i'sh0u承受不住力道,掉落在了棉被之上。

    “叶先生,你该知道,我既然被呼兰人派来暗中刺杀军督大人,怎么可能没有一技傍身呢?不过,我真没想到你的力气恐怕连甄洛那小丫头都比不上吧……”

    知乐面露凶相,松开叶胤的手后猛地单手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按倒在床铺之上,叶胤只觉得呼吸困难,双手不停地挥打着知乐的手臂,想要挣脱出来。

    但是无论叶胤怎么挣扎,就如知乐所言一般,力量实在是弱小的可怜无助,怎么都挣脱不开。

    这时候他才开始悔恨当初为了摆脱弑师阴影,不停使用彼岸花麻痹自己,又心如死灰般导致自己身体状况愈发日下,虽然后来得到刘策的血液去除了体内的花毒和药瘾,重新燃起对生命的渴望,但是长期服药缺乏锻炼导致现在成为全军之中最为虚弱的存在,自己才是真正需要被保护的对象。

    想到这里,叶胤停止了挣扎,清澈的眼眸里开始渐渐泛红,满是不甘地瞪着知乐。

    “哟哟哟~哭啦?好委屈哦~”

    知乐一见叶胤眼眶泛泪,顿时稍稍松了松紧掐脖子的手,一脸“关切”的说道:“叶先生啊,你这么做也太过鲁莽了,我再和你说一遍,我真的不会伤害军督大人分毫,求你不要在阻碍我了行不行?真要再咄咄相逼的话,索性来个鱼死网破!”话毕,松开了掐叶胤脖子的手。

    “咳咳咳~”

    解脱出来的叶胤忍不住咳嗽几声,急促的呼吸了几口空气才慢慢平复了自己紧张的情绪。

    摸着自己脖子,忍受着那火辣辣的疼痛感,叶胤一句话都说不上来,手中的佛珠捏的是更紧了,显然是万分的不甘心。

    “话说叶先生,你的皮肤还真是吹弹可破,让我好生羡慕……”知乐看着自己指甲上那淡淡地血迹,赞许的说了一声。

    叶胤擦干眼角泪滴,恢复到坦然自若的神态,将裘衣后的兜帽挂在自己头上,然后捂着自己的脖颈,起身侧头看了眼知乐一言不发的离开了慰问营。

    “哼,也不过如此,想跟我斗,你还差的远呢……”

    望着见叶胤离去,知乐一脸不屑地嘀咕了一句。

    “说什么呢?知乐姑娘?你和叶公子谈完啦?我看他好像闷闷不乐的离去了,你们吵架啦?”就在这时,夏妙音进帐中好奇地问道。

    知乐立马装出一副委屈的表情对夏妙音说道:“哎呀,妙音姐,我只是和叶先生开个玩笑,但他好像不感兴趣才败兴而归,都是我的不是……”

    “这样啊……”夏妙音闻言,也没多想,“算了,叶公子是个很好的人,你也不要在意,我来找你正好想和你请教下关于那新编的舞蹈问题……”

    “走吧妙音姐,快带我去看看,明晚的庆功宴可不能扫了将士们的兴致,趁现在时间尚早,一切还来得及……”知乐热情的拉起夏妙音,向帐外走去。

    ……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