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活了五千年的男人 > 第153章 南柯一梦

第153章 南柯一梦

    陈生盯着青铜古棺,仿佛要将它看穿一般。

    黑夜的空气,变得更冷了一分。

    气温仿佛在瞬间骤降。

    四周的空气…愈来愈冷寒。

    嗡~!一声若有若无的轻颤声!

    下一秒,陈生的右手根本无法控制…仿佛被控制了一般…瞬间被吸到了青铜古棺的棺盖上!

    一阵极度骤寒汹涌而至!

    陈生的右手掌被紧紧吸附在青铜古棺盖上,他的手臂在轻颤…这一刻,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四周空气中的温度愈来愈冷,竟然有一缕雪花飘落。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雪花在空中飘落而下~!空气骤冷如寒,竟让空气中的水分都瞬间冻结成了雪花。

    一片片雪花飘落而下,滴在陈生的头发上,滴在他的脸颊上……雪花在他的肌肤上并未融化,而是不断蔓延…在他的脸上…形成了一道薄冰。

    方圆五米内,一片片冰花在半空中飘落…形成了及其诡异的一幕!

    陈生的脸上,已然结成了一片薄冰…他的瞳孔,失去了神色,整个人仿佛被冰冻一般。

    黑夜院落中,屋檐上的那只小黑猫倏然从酣睡中惊醒…碧绿色的猫瞳震惊骇然的瞪着这一幕!

    宅院角落,那头东北虎傻黄已经被吓得瑟瑟颤抖,虎躯蜷缩在地,彻底被眼前的恐怖一幕给震慑住了。

    整个空气都仿佛被分离成为了两片天地,围绕陈生身周五米内,雪花不断飘落…犹如进入了北极严寒!

    陈生双眼紧闭,呆滞如冰雕般立于原地…他的脑海中,无尽腥血在汹涌而上…浓稠的血海…如山堆积的尸骨……鬼魂呼啸,修罗震颤…!

    骤然间,他的眼睛猛地睁开!

    瞳孔…一片猩红如血!一道道狰狞的血丝充斥了他的双眼,宛若恶魔出世!他,已入魔!

    “喵~!”老宅屋檐上,那只小黑猫突然轻叫了一声…!

    下一秒,小黑猫身躯猛地弹跳而起!急速朝着陈生的方向跃来!

    “嗖嗖嗖!”空气中,无尽的雪花仿佛化为了利刃!朝着小黑猫刺袭而去!

    小黑的猫躯在空气中左右避闪,却也无法避开雪花的攻击…猫躯上被划破了几道血痕…但它没有停留,沿着轨迹弧度猛地窜上了陈生的肩头!

    它扬起锋利的猫爪,对着陈生的脖颈处…狠狠抓挠而去!

    “噗。”猫爪势如破竹,瞬间划破了陈生的脖颈肌肤!

    陈生的脖子上,三道猩红的抓痕浮现,上面瞬间泛出一丝猩红的血渍!

    他的身躯猛地一颤,瞳孔中…那狰狞的血红浅淡了一分…神志有些恢复。

    “铮。”他右手间青铜短剑倏然浮现,对着自己的手腕…狠狠一剑搁下。

    “噗。”猩红灼热的血液,顺着他的手腕渐渐溢出!

    剧痛弥漫,让他的神志瞬间从地狱中清醒过来!

    陈生面色虚弱无力的站在原地,四周的雪花

    …渐渐消融……空气的骤寒退却…

    一切,都恢复了原样。仿佛未曾出现过一般。

    他的额头,早已被冷汗渗透。

    “小黑,谢了。”陈生扭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小黑猫,轻声道。

    “喵。”小黑猫支吾了一声,似乎是在回应。

    方才那一瞬间,陈生仿佛坠入魔道,无**回。若非这只黑猫冲上来,一爪划破他的肌肤……如此才将他从魔道中拉回来。

    陈生目光无比复杂深邃,他掏出一根卷烟,缓缓点燃。

    抽着烟,他的目光紧紧盯着那口冰冷如寒的青铜古棺……

    “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陈生的目光深邃,带着他此生从未有过的凝重……

    那年,秦皇宫,百万雄师弓箭手…万箭齐射而来,他都未曾如此警惕凝重过。而面前这口青铜的古棺,却让他如此心生警惕骇然!这口古棺的可怕,让他心悸!!一口能将人引入魔道的千年古棺……太过诡异,太过匪夷所思!天知道这口棺材里面到底装什么东西?!

    仰头望着头顶漆黑无月的夜空,陈生淡淡叹了口气……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他隐隐觉得,今夜…自己或许无法入眠了……

    掐灭烟蒂,转身走进了老宅院内…不管结局如何,觉…还是要睡的。

    ……

    这一个夜晚,无尽绵延深邃。

    陈生…陷入了一个梦境…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梦境:

    那年,他见帝卸甲,归还神剑…那年巳时,他只身一人,踏出九龙台阶。

    而他前方,万弓开弦…人墙如海!箭芒浩荡!

    “杀…!”一声军令震颤苍穹!

    那一瞬…!万弓开弦!万箭齐飞!!!

    漫天密布…黑云箭芒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他的身躯…被万箭穿透!

    他甚至能清晰感受到冰冷锋利的寒箭穿透心脏…穿透胸腔…穿透肉躯的剧裂撕痛…!

    ……

    倏然间……陈生猛地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角,已被泪痕沾湿。

    两千年的梦……南柯一梦。

    瀚海阑干百丈冰,万世轮回,终是泪眼望。

    有些记忆,忘了也罢。

    看了一眼墙壁上的古老钟表,此时…已是凌晨四点。

    陈生缓缓从帐床上起身,穿上衣服…打开了老宅的木门。

    院落外,一片清冷漆黑。腊月冬季,凌晨四点的天色,还如黑夜一般。

    那头傻黄老虎匍匐在地上睡觉…睡的很死。

    小黑猫不知道跑哪儿去休息了,不见踪迹。

    陈生缓缓踏出了宅院,一招一式,佛门…易筋经再现演武!

    ……

    与此同时,街对面…奢侈繁华的滨江壹号院豪宅。

    一间无比温馨华贵的闺房内…这间豪宅的女主人——秦薇亦,她也同样的…做了一个噩梦…

    当她被噩梦惊醒时,整个娇躯…都被冷汗所打湿。

    她的长发沾着香汗,粘在一起…整个人显得无比失措。她依稀可以记得梦境中那个场景:那是一片巨大到此生前所未有的宫殿……比首都的紫禁城还要大数十倍!那个男人…站在城头…双手负背,嘴角…扬起一抹难以抹灭的笑容…然后下一秒,万箭穿心!

    秦薇亦整个人有些失魂落魄……她竟然又做恶梦了……这已经是最近一个月内,第三次噩梦了……而且每一次的梦境都是如此稀奇古怪……她甚至都想不通…为何?自己梦境中会出现那些逼真的画面场景?梦境中那宏伟的宫殿……就算她清醒着的时候,都无法构想出如此磅礴的场景画面…为何自己的梦中,却会出现??

    她一个加利福尼亚顶尖名校毕业的物理学博士生,却被这一个匪夷所思的梦境……给困住了。

    秦薇亦急匆匆的洗漱完毕,甚至都没有吃保姆阿姨给做的早餐,就急忙下了楼……

    她一路穿过老街,来到了老宅院门口。

    宅院内,陈生正面色深邃,在院落中演练着那套古老而诡异霸道的拳法。

    “陈生……我,又做梦了…梦见那个与你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秦薇亦的声音很复杂,迟疑许久,最终还是开口了。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三番五次梦见陈生…这是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