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风起月圆时 > 第30章 一个点

第30章 一个点

    嘉和公主身着宫装,不便露于人前。

    待下人收拾好,她便戴上施裙及颈的帷帽,蔽身掩颈而出。

    于一楼挑选成衣的妇人小姐们见着木梯上走下两位衣着寻常,气质却异于常人的女子,她们跟随着一位以帷帽遮蔽了全身的贵人,侍其左右,一副丫鬟作态,这副情景使得在场众人不由纷纷侧目而视。

    那位贵人全身被帷帽遮挡,看不清面容与服饰,仅能通过行走速度瞧出几分急切。在两位丫鬟的随侍下,贵人行至彩云间门外,那里早有一辆大而华丽的马车停驻。

    众人眼见这一行三人坐上马车绝尘而去,直到消失在道路尽头,方才收回了视线。

    有相熟的夫人小姐们当场小声议论起来。

    “那位是谁?瞧着派头不小。”

    “全身尽被遮掩,分明无意为人知,但能包下彩云间二层,身份定然不低。”

    “是呢!平日里我都是在二楼挑选成衣,还是头一回遇见有人包场,这才不得不来到一楼——”

    “可不如此?这一楼的成衣比起二楼差了许多,我挑了这许久也没挑到一件合心的……”

    ……

    一旁,一位不起眼的婆子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眼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

    很快,她掩下了神色,朝着一旁面容普通,眉眼温和的妇女笑笑:“胡娘子,那我便先回府了,主子们的衣物就拜托你了。”

    胡娘子连忙回以一笑:“您放心吧,我们必会全力赶制,定将于半月之内完成。”

    婆子含笑点头,随即离开了彩云间,走出了神墩路,向着不远处的一座府邸疾行而去。

    ……

    马不停蹄赶回皇宫的嘉和公主依然没能见到她心心念念的安平侯世子——据宫人所言,安平侯爷与世子面圣不到一刻钟,便离开了皇宫,此刻或许刚出宫门。

    嘉和公主闻言,原定先回寝宫更衣再寻去父皇处的计划立即改变,转身便要向着宫门处走去。

    映画连忙侧身挡住,并出声制止:“殿下!来不及了,您现在出宫,不仅见不到世子,还会暴露身份!”

    嘉和公主怒意腾的升起:“那你还不赶紧去准备马车?!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竟然还敢挡本公主的路,别以为你是母妃的人本公主便不敢动你!还不快让开!”

    映画身形颤了颤,手指紧紧绞在一起,却始终没有挪动分毫,仍强自镇定的说道:

    “请殿下听奴婢一言,宫外人多,现下安平侯爷也在一旁,您即便追了上去,也无法与世子多言。况且,那马车虽无皇宫标识,其规制却不是普通官家能用的,有心人很容易猜出您的身份——”

    前半句使得嘉和公主稍稍清醒了些,她贵为公主之尊,若是追着安平侯世子出宫,恐怕转瞬便会成为这后宫之中的笑柄,思及此,她到底没再坚持着要立即出宫,可眼下怒气依然未消。

    “猜出便猜出,本公主莫非见不得人?这帷帽,还有你们这衣服——”她

    嫌弃的分别将两位丫鬟上下打量一番:“要本公主说来,简直多此一举!”

    映画抿了抿唇,想起出宫前,她给公主准备了出宫所穿的常服,可公主万分嫌弃,无论如何都不肯换下宫装,她费尽口舌,也才只说服了公主戴上及至脚踝的帷帽。

    即便如此,她也始终提心吊胆,时刻谨防着公主殿下不耐戴这帷帽,而将它扯下。

    好在,许是想要见到世子的心情过于急切,这一路,公主殿下再未生出任何变故,安然回到了宫中。

    可见,公主殿下虽脾性令人难以伺候,可也是有着一个特殊的点,只要掌握了这个点,或许便能真正受她倚重,成为其心腹。

    而这个点,毫无疑问,便是安平侯世子,云泽。

    映画迅速在脑中过了几圈,恭敬低头道:

    “殿下息怒,实是您此次出宫的目的不便于外人知晓。那刘嬷嬷毕竟是安平侯夫人身边亲近之人,这一路行至彩云间,恐已被不少人认出,您的身份一旦暴露,怕是会引起一些误会,毕竟,这世上无知嚼舌者甚众……”

    她话说的委婉,却点醒了嘉和公主。

    这事若是被安平侯夫人得知,必然将致其不悦。以她公主之尊,自然不怵一位侯夫人,然却不能不顾世子,毕竟是世子的母亲——

    更何况,这事儿一旦传了出去,市井之中流传着当朝公主收买未来婆母心腹嬷嬷的消息,她堂堂公主的面子往哪儿搁?

    嘉和公主神色渐渐缓和,心中的气消散了大半,却依然摆着脸色,一时未发一言。

    映画眼尖的瞧见了她的细微变化,再接再厉道:“殿下,再过几日,便是安平侯府老夫人的寿辰,届时侯爷定会宴请宾客——”

    嘉和公主眼睛一亮:“老夫人的寿辰?是何日?”

    映画微笑着回答:“五日后。”

    嘉和公主急了:“仅剩下五日了?你怎不早些说?还不赶紧回宫准备寿礼!”

    说完,她一甩袖,转身向寝宫行去。

    映画紧紧跟随其后,并未多做解释。

    她虽一早得知安平侯府老夫人的寿辰,可彼时公主与安平侯世子还未被赐婚,明眼人都能看出安平侯府对嘉和公主避之不及,她若早早说了,侯府不给公主殿下下请帖,公主岂不难堪?

    这话却不好与公主殿下言说,映画索性闭上了嘴,一言不发。

    ……

    江府,碧荷院书房之中。

    明月立于窗前,定定看着窗外这颗郁郁葱葱的古槐,青翠的绿色似是能纾解视觉疲乏,令她久读后的劳累感一扫而空。

    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伴随着书香刻意扬高一分的唤声:“姑娘。”

    明月闭了闭眼,随即转身望去。

    书香已进了门,福了一礼,道:“夫人唤您至正院一趟。”

    明月颔首:“与我更衣罢。”

    ……

    行至正院,江大夫人正听着下方诸位管事的回禀,一见明月前来,挥手将众人遣散。

    直至厅中管事悉数退去,江大夫人方才自袖中取出一张帖子,递给明月,并道:

    “五日后,安平侯府老夫人过寿,明月,你随我一同前去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