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农女游医 > 第三十二章 大结局!说好的!

第三十二章 大结局!说好的!

    “这件事情不急,更重要的是另外一件事。”雪颜看着那三块玉石有些出神。“墨老大你避开了这些麻烦事,但是事情却并不会因此结束,你是天选之人。当你在这个世界扎根之后,天选之人自然也会更改。”

    这才是今天的正事,之前那一个月的说辞,当然也有其特殊原因所在。这件事情终于到了可以解决的时候,虽然他们为此还要送三十六个人过去,但是终于能够解决这件事情。

    虽然那仅仅是这边的事情解决而已,那边还有那边的事情要做。他唯一能够保证的就是,送过去的人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危险。毕竟是上天所选择的人,也就代表了本身极为强劲的运道,哪怕本身是一件坏事也会变好事的那种。

    “你不是说已经将百里荣天送过去了吗?”说起来百里荣天被妖魔所杀的传言还是不少,毕竟那种白发白眸的男人上哪里去找,如今倒是多少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说起来百里荣天在那边经营的也不错,仅仅是如此却还远远不够。我们还需要三十六个人,一个世界十二个人。这是上天让我们挑选的引子,那边本身为了这样的事情,天道也会降下相应的人。”

    这件事情的复杂程度,也许远远超乎元书涵的想象。三个世界的天道,共同选择了元书涵这么一个人,这也是为什么要将元书涵弄来,因为只有在这里三个天道才能达成一定共识。

    天道可以说是一种玄之又玄的事情,如果按照某些说法来说的话就是这个世界的意识。可是却会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这个世界中各种生物的某些愿望。

    而那三个世界当中,有些超乎于天道的生命。若说起来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真正的差错是这些人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反正这些人当中的某几位,已经成为天道的目标。天道选择将其毁灭,甚至不惜借助外来的力量。

    刚才告诉元书涵的事情也有一些保留,因为那已经不是可以跟元书涵说的。知道的太多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元书涵现在要更多的避开这种事情才对。

    “这毕竟是一个世界的事情,单凭一两个人怎么能够做到。”元书涵倒是想得更多一些,毕竟这个世界还是大家的。那些天道要毁灭的,只是某些超乎天地的存在,这个就让人多少有些想法。

    超乎天道的存在既然有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是你、你们要被毁灭,那肯定是有一定的原因的。

    这件事情雪颜他们已经做了很长时间,都还没有达到目标,那就证明这件事情本身有多么困难。毕竟这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事情,这是需要整个世界去一起努力的事情。

    就比如说朝廷是裴明宣、董清源一文一武撑起来的,可是若只有裴明宣和董清源能够撑起一个朝廷吗?元书涵能够用毒快速的解决一次政变,只是因为杀人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而且元书涵完全不用管什么叫做善后。

    “是啊,那毕竟是一个世界的事情,不过在送去三十六个人也就够了,只是这三十六个人都与你有关。正是因为你的存在,所以他们才会和这件事情扯上关联,我这里已经有了这一次的名单。”

    当然不会一次性送那么多人去,肯定是要慢慢的分批次送过去。之后这个世界的任务就完成了,剩下的就要靠那边的人。同样因为这本身是三个世界撞击而成,本身就融入了部分原来天道的力量。

    这些力量也会跟着这些人儿回去,这里将会真正成长起来一个新的天道,而这件事情同样是一事不劳二主。

    裴华流、非元玉、元画初、非元清、元画湛、元画疏、裴华韧、元画真、元画杳,九个人的名字跃然纸上。元书涵看到的时候忍不住皱了皱眉,百里荣天好歹是个成年人,可是这些都只是孩子啊!

    而且按照这张纸上的记载,差不多这三十六个人都是自己的儿女,算起来自己收养的儿女数量也够。

    “这也是要请你来的原因,刚才不是说百里炎琦希望你办个学堂,我倒是觉得不需办学堂来徒惹猜忌。只要收养更多的孩子就足够,一来除了这里之外还有通往其他世界的通道,这将会成为孩子们难得的机缘。”

    这是个千疮百孔的世界,也正是因为这些通道存在的原因。然而这些通道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关闭的,只能让元书涵收养更多的孩子来做这件事情,不过这些孩子也同样会拥有各自的机缘。

    “原本只是单纯的喜欢罢了,为何现在倒成了这般。毕竟只是些孩子,过去之后让我如何放心的下?”而且若只是如雪颜所说的这般,那么也根本不需要收养这么多的孩子。

    元书涵并不想做一个刨根问底的人,只是心中始终都放心不下。

    “如果只是抚养培养这些孩子的话没什么问题,毕竟这多少也算是一件好事,可是将孩子送去一个全然陌生的世界。并且若只是因为利用这些孩子的话,多少让人有些良心不安。雪颜,你能保证这些孩子的安全吗?”

    裴明宣单刀直入的说着这些话,这也是必须要说的东西啊!虽然比起这些事情,裴明宣更怕的还是元书涵心中愧疚。只要保证孩子们不会有什么问题,那么元书涵也就不会出现这些乱七八糟的情绪。

    “这件事情我可以保证,毕竟这些孩子都是天选之人,也许会经历一些苦难。那个孩子能够不经历任何苦难而成长,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只要不做一些为天地所不容的事情,就跟那些超乎天道的人一样,天道是不会轻易抛弃他们的。”

    毕竟是带着这边的天道归去的人,天道肯定要对他们有所交代。毕竟这么多年以来送过去的人无数,他们到现在为止,并没有出现死亡的情形。

    “从这片天地被开创之初到如今,已经是数不清多少年过去,我们四个也不知道送了多少人过去。但是从来都未曾出现过,归去之人意外死亡的情况,自然死亡的并不算在其中。”

    人总是有生老病死的,元书涵还不至于苛求,每个过去那边的人都会一直长生不老。

    “还有人到现在都未曾死亡吗?那是修道长生还是其他的东西。”听到不会意外死亡的时候,元书涵是十分开心的。如果孩子们的安全能够得到保证,多经历一些事情并不是一件坏事。

    毕竟是从未接触过的世界,元书涵多少也有些好奇。而且毕竟要将孩子给送过去,了解的多一些心里也就更放心一些。

    “修道在这个世界就有,就说那百里荣华的娘,原本就是一个修道之人。说起来我也有个修道的朋友,还给我说希望找个地方能够轻松一段时间,倒是可以去你那里做个老师。”

    如果有什么合适的苗子,当然那人也不会选择放过。这种事情相信元书涵同样不会拒绝,毕竟这怎么说都是有利的,虽然也许还要看孩子们喜欢不喜欢。

    至于他那个朋友,真是活该去吃吃那些小家伙的亏,一个个年纪不大但是本事不小。比起燕家风家这样的培养方式,元书涵的方式更容易出现一些比较强的孩子。

    而且本身就是满满的正能量,兄弟之爱父母之情一样不少,懂得感恩懂的衡量对错得失。本身被教养得十分聪慧懂事,最重要的还是那种超强的学习能力。

    这样培养出来的至少是个合格的人,而不是跟元书涵本身一样,平时看着很正常暴走起来那要好好掂量掂量。

    “想不到这个世界还有这样的么?就是不知道你那朋友是不是传说中的道骨仙风。那三个世界又是什么样的,你总的给我一个大概的说法。”元书涵其实要的东西真心不多,无非就是一个能让她安定下来的说法而已。

    至少心里头不会有这么挂念,这点东西对于一位母亲来说真的很少。

    “是个东方玄幻世界,只不过会一去不返而已。虽然最后可能也会回来,但是作为普通人的你不一定能活到那个时候。至于修仙你现在的身体最好也还是不要去想这个,若是你适合做这个我不会等到今天再跟你说这个。”

    如果元书涵能够长长久久的陪在身边,雪颜自然是求之不得。这么多年相伴在一起,那种叫做家人的情绪才是最动人的。依他的年纪早就将元书涵看作女儿一样的看待,虽然那个时候还是元书涵照顾他多一点。

    可惜的是元书涵没有那个条件了,这真是一个万分遗憾的事情。“这件事情还是要告诉孩子们,至少让他们有个目标吧。”不过到时候是个什么样的情况,至少都要给孩子们一个希望。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你可能有些痛苦。我要从你身上拿走一些东西,放心并不是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东西。但是这样你以后才能够安安稳稳的生活在这个世界,裴明宣你愿不愿意与元书涵永世想和,这并不是一辈子的事情。”

    如果缔结了这个契约之后不只是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之后的永生永世,裴明宣和元书涵都能够在一起。这会成为他们之间的羁绊,哪怕他们并不记得以后的事情是怎么样。

    雪妍要用的正是这个羁绊,将元书涵永永远远的留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裴明宣不愿意的话元书涵下辈子就会回到地球。

    “永世之好,求之不得。”这段姻缘对于裴明宣来说本就是十分难得,如果是元书涵的话,那么永生永世在一起,那真的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至少对于现在的裴明宣来说,是这样的。

    “安心,这个契约是永远不会出现怨侣的,这本身就是一种缘法。不过缔结契约之后涵儿会有些痛苦,一来因为会失去从那个世界带来的某些特质,二来则是彻底失去天选之人的身份。”

    天选之人其实说白了,就是将这个世界本属于曾经那个地方的天道带回去,这就相当于一个将天道剥夺的过程。作为人当然不会觉得好受,但是同时不这样元书涵迟早都要去那个世界走一遭。

    最重要的是元书涵的身体,本身并不是雪颜能够选择的。否则就算是这个身体再怎么绝色无双,对雪颜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元书涵的身体健康。更何况就算这个身体本身样貌平凡,配在元书涵身上也就成了不凡。

    同时也是截断元书涵的来路——地球,截断元书涵的去路——那三个世界。一个人要是讲过去未来通通斩断的话,那么本身不痛苦是不可能的。

    “该怎么做呢?涵儿你也要想好了,虽然能跟裴明宣缔结永世之好。可是这个契约也将你永远的困在了此地,你们两个永远都不可能逃脱这里,除非那天你们两个一起飞升仙界。”

    正因为裴家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可以说是正宗的不能再正宗的土著,所以才会选择裴明宣做元书涵的夫君。作为永世都只能困在这边世界上的雪颜,当然是希望元书涵能够一直陪着他。

    这也许是一个非常龌龊的决定,至少这是一个自私的决定。

    “你和裴明宣,我最重要的人都还在这里,困不困的还有什么意义。更何况我在这边还有这么多孩子的存在,我也想守着这些孩子长大啊!我也是要生孩子的人。”

    虽然元书涵一直都没有,自己肚子里头还揣着一个孩子这样的自觉,但是毕竟也是要生孩子的人了。该养胎的时候,元书涵也没有闹腾。不然那么讨厌喝中药的一个人,怎么可能那么自觉地自己开养胎药来吃。

    看着元书涵一脸幸福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那里也开始有些稍稍凸起。雪颜同样为现在的元书涵感到高兴,那个时候的元书涵虽然总让人感觉无懈可击,他们这些亲近的人看了多少还是会感觉到有些心疼的。

    “至于为什么让你今天来到这里,这就是我的原因。因为只有这一天能够缔结一个这样的契约,今天是一个十分特殊的日子,虽然仅仅是对于我们这样的修道之人来说。”

    裴明宣扶着元书涵站起来,雪颜居然的身躯渐渐缩小,最后依然还是化作那个一身白的男子。

    元书涵她们两个人所站的地方,泛出一阵阵银光,头顶上满满的一轮月。原来这个洞窟上面竟然是不封起来的,而今天也正是满月的时间。

    “之所以说月圆人圆也不是毫无理由的事情,我们的涵儿以后一直都有人照顾了呢!”最重要的还是这是一件两个人都十分乐意的事情,不然这个契约也是缔结不成的。

    这个契约天时地利人和都是缺一不可的,不然他干嘛非要挑这样的一个时间。

    明月渐渐的转移开来,漏出些许漆黑的夜色。元书涵和裴明宣两个人,却情不自禁的抚摸上对方身上的哪一个印记。正正的在眉中,一个小小的银色的圆点。

    元书涵却有些承担不住的倒在裴明宣怀中,契约结束之后,就要开始剥夺两个世界的力量。这对元书涵来说虽然是一件好事,但是毕竟要忍受十分的痛苦。

    旁边的裴明宣忍不住慌了神,只能将元书涵给牢牢的抱在怀中。随后雪颜再一次恢复成本体,给元书涵当成个垫子靠着。

    “小子现在不过是刚开始罢了,等下涵儿会更痛苦,你确定你真的忍得住?”也许这些痛苦就算是裴明宣本身来承受都不如何,可是看着心上人承受这样的痛苦,就是让人感觉不能忍!

    “没有有什么办法,能够减轻涵儿的痛苦。”既然做了选择那么大部分都是没有回头路的,裴明宣觉得自己现在能做的事情,就是想办法分担元书涵的痛苦。

    “本来这种痛苦是只能涵儿自己承担的,但是现在涵儿怀着你的孩子,这个孩子将你们两个关联起来。将你额头上的那个银月印抵上涵儿的,你就能够稍微分担一些涵儿的痛苦。”

    有这样的方法雪颜肯定是不吝啬告诉一下裴明宣的,可是这样的事情裴明宣能做到吗?

    如果做不到当然也不会成功缔结契约,对于裴明宣如今对元书涵的感情,雪颜多少也是有几分相信的。如果在可以分担爱人的痛苦的情况下,依旧选择我行我素的话,那么这样的人还值得交往吗?更遑论是真爱这种东西。

    果然只见裴明宣二话不说,将自己的额头贴了上去。

    “好了可以放开了,这效果是可以不断持续的。”不然等下如果疼的是再厉害,两个人要怎么继续这么黏在一起。当然是完成之后就有持续效果,有些事情一旦开始就不可能终止。

    再说了这两个人本来就腻歪的可以,现在还这样刺激她这个大龄男青年,这不是成心让人心里难受么。而且元书涵还有种闺女的既视感,看着让雪颜感到这种更不爽的感觉。

    不过也确实放心将女儿交付给裴明宣这样的人,至少女儿能够感觉到很幸福。

    这一边司空子弘也带着其他人来到,看着那只巨大的白虎让人有些合不拢嘴。

    “我记得,我记得你!你是经常在岛上徘徊的小猫,每次都看见你偷偷的看着娘亲。”虽然体型真的是差了无数倍,但是裴华裳还是一眼认出这是那只小猫。

    当然看见这只小猫的时候,华裳还是有点小脸红。自然是想起自己的某些行为,比如曾经会跟这只小猫说心事,比如给这只小猫送吃的啊什么的。

    谁知道转眼间这只小猫变得这么大,裴华裳对于自己的某些行为还真是有些羞涩。

    “雪颜你偷偷看着我,就是不跟我说话是吧!”听到闺女惊讶的表达,元书涵真是有种郁闷的感觉。原来雪颜曾经也是在关注着自己,只不过没有真正的出现在自己身边。

    这真是一种让人觉得糟糕的感受,就元书涵自己来说的话,其实还是希望雪颜陪在自己身边的。

    “说起来这小丫头,还真像你小时候。反正都是一样的让人怜爱,而且也是一样的善良。”既然已经被这个小丫头爆出来了,那么雪颜自然也是不吝啬的大方承受。

    “风家还想要回去哪个世界吗?那个原本风家所在的地方。”其实风家的家训当中还是一直都提到这样的事情,只不过后人越来越不当真也就是。毕竟在这个世界呆了这么长时间,这些后人根本不知道那是个怎么样的世界。

    会有这样那样的想法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毕竟对他们来说已经习惯了这个世界的生存方式。之所以会注意到这个世界,同样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因为这个地方本身就存在很强的空间波动,不然也不会出现虫洞这种东西。

    毕竟二十一世纪谁都知道有这么个名词,但是谁知道虫洞后面所代表着的是什么?

    上下四方曰宇,古往今来曰宙。也就是说宇宙是由空间和时间这两个点组成的,所以这两种力量也是最难以掌控的力量。毕竟是关乎于时间和空间的力量,要是那么好掌握的话,这个世界岂不是人人都无敌。

    那样的结果只可能是,造成一个和这个世界一样的地方,一个千疮百孔到处都是漏洞的世界。你说在这样的世界当中,能好好过日子么。除非有他们四个一样,到处查缺补漏的家伙,同时还有一些人能够完善这个世界。

    “我没有这样的想法,不过家族中还有一些老古董的存在。”风昊喜欢的人都在这个世界上,他离开不带着这些人,那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如果身边没有自己熟悉或者说爱慕的人的话,生命的意义同样打了折扣。

    “机缘在涵儿身上,送些孩子给涵儿抚养吧。虽然不保证能够全部去到那个世界,但是几率至少比你们曾经哪些行为要大一些。”那些无意义的行为,雪颜甚至都有几分懒得看。

    当然这也是给雪颜提供帮助啊!毕竟现在之后的名额都还没有定下来,也就是说会选择那几个还不定。唯一确定的就是都是元书涵的孩子,如果元书涵的孩子稍微多一点的话,选择是不是也会多一点。

    “你别告诉我,只要是这个世界通往其他世界的机缘,基本上都落在我家孩子身上。”这到底是什么万年巨坑,她好好的孩子就被这些家伙给祸害了的样子。

    而且就算是去哪三个世界没有生命危险,雪颜能保证不管去那个世界都没有生命危险吗?

    “虽然暂时来看是这样的,因为你本身同样不属于这里,我的逆天而为造成了这样的结果。但是这至少不是一个坏的结果,毕竟孩子总是要去外面闯荡的。而且机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这本身并不是一件确定的事情。”

    雪颜那是真的不怕元书涵,他们之间本身就是如此的亲密。更何况他又不是故意将孩子们往火坑里头推……

    “涵儿要相信你的孩子们,就算在其他的世界,同样能够书写出传奇的篇章。更何况那边到这里虽然是定点传送,倒是这里到那边的世界可是不定点的。世界上那么多的人,就算多了几个孩子也没有人会注意到。”

    小孩的衣服也没什么太多的花样,顶多就是当成富贵人家走丢的小孩,人口管理什么的也不是很全面。

    “好了,注定的事情还说那么多做什么?你都疼成这样了,还是好好休息休息比较好。元书涵的身体对于裴明宣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事情都是可以朝后放一放的。

    尤其是虽然这样的经历可能有些特殊,但是孩子们的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只有自己亲身分享了元书涵身上的疼痛,裴明宣才知道这种痛到底有多痛!裴明宣能做的只是将元书涵抱得更紧,这样的疼痛能多承受一些就好了,元书涵就能少承受一点!

    “为什么娘亲会这么疼?”裴华裳看着多少有那么些害怕,从来没见过父母那个样子。董清源立刻将孩子抱在怀中,对于大人的话还有着些许不解。

    “这是留在这个世界的代价,不过也快好了。”雪颜看着划伤的眼神也十分温和,这个小丫头也是十分可人疼的。至少雪颜本身是十分喜欢的,可惜被董清源这么个家伙给占了。

    “那么会有一些兄弟姐妹,去到其他的世界吗?”裴华裳并不是找不准重点的人,也能很轻松的听到这其中有的羡慕。

    董清源瞬间黑了脸,也学着裴明宣的样子,将裴华裳给紧紧的箍在怀中。孩子现在年纪这么小,还真是个让人觉得十分麻烦的年纪。尤其是裴华裳这孩子,虽然有时候给人很成熟的感觉,但是却始终都是让人抓不住的。

    “华裳不可以去哦,而且你舍得下你的董叔叔?”雪颜调侃着,毕竟这两个人是姻缘天定,雪颜当然也是看得出端倪的。就算不能掌控天道,但是这么点小事还是随便就能知道的。

    裴华裳听了之后失望地摇了摇头,小胳膊不自觉的攀上董清源的脖子。司空子弘有些尴尬的咳了两声,提醒下可怜的小华裳。毕竟说起来这个孩子自从那件事情之后,就不是很喜欢跟别人接触的感觉。

    当然这个不喜欢是有条件限制的,对于自己亲近的兄弟姐妹啊什么的,华裳一直都是懂事乖巧的好孩子。如果对于外人的话那可就大大的不同,毕竟元书涵可不会养一些受气包出来。

    作为一个母亲,元书涵对孩子的气质方面的影响,多少是有一些的。有着那么个强势无比的娘,闺女师哥受气包都不会有人觉得奇怪的吗?

    “今天要交代的事情,也交代完了,你们差不多也该离开了。涵儿也是,华裳也是,可以随时会来这里看我。”这才是雪颜所希冀的事情,他在这个世界已经孤寂了太长太长的时间。

    “你呢,什么时候来带走孩子。”元书涵想知道自己跟孩子们,还有多长时间可以相处。

    “三个月之后吧,接下来你的事情还会有很多的!”雪颜在这个时候自然是很体贴元书涵的,对于他来说三个月的时间已经够长了。如果不是想让百里荣天明白,人世间父子之间的情谊,当初可是三天都不希望给百里荣天。

    如果元书涵不希望孩子们收到什么委屈的话,那么最好的选择还是在这三个月给孩子们一些历练比较好。加上这段时间元书涵会一直陷入半昏迷的状态之中,虽然表现出来的是嗜睡。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也需要有人来帮元书涵分担压力,这些孩子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既然白虎大人在这里,那么就请白虎大人为我和华裳,定下一个婚期吧。”董清源温和的朝着雪颜说道,反正雪颜好像什么事情都知道的样子,雪颜说的话元书涵也不会反驳什么。

    “一个月之后,两个月之内。”董清源是巴不得现在就跟裴华裳成亲的,但是这段时间其实都很适合成亲,具体情况当然还要具体讨论。

    “这会不会太快了点。”元书涵有些不可置信的说着,哪怕相信雪颜说的话,还有比白虎说的日子更良辰吉日的时间吗?问题是这个时间是不是太紧张了一点,她那么好的闺女真不想这么快嫁人。

    “这是最好的时间,否则可要等上几十年,涵儿你是选择哪个呢?具体的良辰吉日我就不为你们操心,那种事情还是回去自己翻黄历。”关键还是看这段时间之内,他们什么时候更合适一些。

    而且这些话,雪颜可不是在吓唬元书涵,裴华裳命格生就如此,元书涵也会做出一个好的选择。

    如果元书涵选择等上几十年的话,想也知道必然会横生出许多波澜。更何况裴华裳跟董清源还有约在先,那么这件事情就更加的板上钉钉。

    “你都说了是最好的时间,虽然舍不得也就只有让裳儿嫁了。”裴明宣将元书涵打横抱起,他喜欢这样的姿势。元书涵整个人都在他身上,将一切都托付给他的感觉。

    半月之后

    裴明宣温柔的抱着元书涵回到自己的裴王府,几个孩子都在门口等着。这段时间他们这些人都不在,管孩子的自然就是百里炎琦这个大人。经过上次的教训之后,好歹是没让这些孩子再出什么事情。

    至少表面上看来是如此,内里的事情咳咳毕竟元书涵她们也不在。

    裴华裳将手指放在唇上,做出一副静音的姿势。孩子们看着依旧在睡着的元书涵,也没有开声来惊扰自己的母亲。但是却都不动声色的将董清源跟裴华裳稍微隔绝开来。

    现在裴华裳跟董清源的婚事都传扬开了,这真是一件十分糟糕的事情。之后董清源跟裴明宣好好的翻了翻黄历,将日子定在下下个月的十号!现在刚好是二十五天之后,这算是两个人定下最好的日子。

    毕竟董清源的意思是大办特办,总归别人给不起的董清源要给,别人给得起的董清源更加要给。这并不是裴明宣提出来的要求,而是董清源自己做出的选择!

    毕竟是真心喜欢裴华裳的,并不想让人说什么政治联姻之类的东西。一个完美的婚礼,能让两个人都不理任何遗憾,那么董清源对这件事情又何乐而不为。

    当然这也是导致今天这一幕的原因,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这个元书涵是要告诉孩子们的。更不希望孩子们因为这些事情受到伤害,所以孩子们都明白这对裴华裳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

    更何况最近宫里头来的教养嬷嬷,虽然姐妹几个联手给她们收拾的哭爹喊娘,但是多少也从人家那里知道了一些东西。要是让外面的那些家伙知道,原来这所谓的郡主郡王是这么样的,那么这些人得多憋屈。

    至于告御状这种事情,有比直接让裴华陌跟皇帝说来得有用?

    早点成亲果然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就冲着裴华裳现在只要这帮孩子而不要他,董清源就下定了这个决心。尤其日后能让华裳少跟这群孩子来往就少跟这群孩子来往一些,不然估计会不知道他这个夫君是什么!

    外面怎么乱裴明宣不管,他这府里头大多数都是军人,这些军人什么样的乱子压制不下来。更何况还有元画朝这个女孩子在,百里炎琦没少打这丫头的主意。

    不过想着把这孩子培养成御史,这个是不是也太扯了那么一点。

    单是从此可证,元画夕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裴明宣将元书涵安置下来,却被元书涵给抓住衣襟。“陪我,外面的事情让画夕跟华陌解决。”元画夕跟裴华陌这段时间来,一直都关着这里的事情。

    所以元书涵还是很放心的,他们俩在不在都是一样。这也是一个锻炼孩子们的方法,管理能力始终都是一个不容忽视的能力。为什么她明明杀伤力那么强,都还要去创建一个势力。

    无非就是个人能力再强,但是对于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情况来说,还是众志成城能做到的事情多一些。不管孩子们是在这里也好,还是要去其他世界也罢,都要锻炼自己的管理能力。

    内宅之事最是琐碎不过,用来锻炼管理能力十分可行。大局观什么的,这个还真的慢慢来。

    “画夕,以最快速度将这九个兄弟姐妹召集过来。”裴华流、非元玉、元画初、非元清、元画湛、元画疏、裴华韧、元画真、元画杳,这是之前元书涵就吩咐下去的事情。

    “发生了什么事。”元画夕怎么也想不出来,这几个人之间的共同点是什么,为什么娘亲会选择将这几个人找过来。这件事情当然不是以裴华裳的意志为主,那就只能是元书涵吩咐下来的事情。

    “这事还是等娘亲醒来再说,我知道的也就一些而已。”虽然多少知道这是要送到其他世界的人,可是这年纪还真是有点小了。而且有些平时还是不突出的,当然也是因为他们本身人很多的原因,要是换到其他地方去,哪个能不突出。

    “召集人这个倒是不难,因着最近封王的事情,兄弟姐妹们都要过来。更何况最近还加上了你成亲的事情,那么不来的人就更少了。大家都是兄弟姐妹,总不能在你成亲的时候缺席。”

    元画夕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反正总觉得为裴华裳心疼。虽然成亲的日子一拖拖到了二十五天之后,可是就算拖上个二十五六天,裴华裳也依旧是这么小的孩子啊!并不会因此而长大一些,就算这是要成亲的人了。

    按理说这应该算是童养媳,甚至京城里头有点声望的人家都不会干这事。就因为多嘴说了两句这样的事情,有几个教养嬷嬷直接就被元画夕给收拾了。

    毕竟还有个百里荣华在外面挡着,这些风雨一般来说也是烧不到元画夕的。

    像是这段时间绯乐、百里荣华成为裴王府常客这种事情,百里炎琦哪里有脸跟人家说。百里荣华说的更绝,父皇不是也喜欢画夕那小丫头,直接拐来做你儿媳妇多好!

    这种言语真是让百里炎琦感到惭愧,这小子碰上元画夕之后,那真的是彻彻底底的长歪了。

    “我成亲的事母亲是同意了的,这是最好的时候。”几十年那么长的时间,还真是充满了太多的未知。更何况是自己承诺过的事情,裴华裳也觉得可以早日了结的好。

    至于雪颜的事情,还是让娘亲自己来跟这些兄弟姐妹解释吧,她在这里还是少揽这个活计的好。

    “你觉得五岁时一个人成亲最好的年纪。”元画夕说着不由得横了裴华裳一眼,这小妮子还真有脸说这样的话,听着都让人觉得羞!

    “你还是好好准备晚上的晚宴,娘亲说今天可要大家一起好好乐乐!”裴华裳说完就笑着跑开,将事情丢给元画夕。她自然是找自己的董叔叔,然后好好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