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桃花王爷红杏妃 > 129 大结局
    “清扬,你的胡子是不是该去刮掉了?”

    穆振业满脸欣喜的打趣着穆清扬,方璐璐也在一边流下了高兴的泪儿,大殿门口韩湘子看着相拥在一起的穆清扬与段小喜,眼睛中似是也有什么东西在闪铄。小喜来的时候他便看见了,他还以为是看花了眼,原来是真的。小喜她真的活着回来了!

    太好了,太好了,小喜回来了,清扬又可以活过来了!

    果亲王府寒园内。

    “娘子,这两个月你去了哪里?整个大西都翻遍了就是没有你的一丝消息。”

    段小喜偎在穆清扬的胸前,伸出手轻轻抚着他的俊容,这张脸儿她有多久没有见到了,在她的心底又何止两个月那么短呀!

    “你还记得穆流云吗?他带走了我,我那个爹原来一直还活着,他病逝前唯一的心愿便是想见一见我!”

    穆清扬一听立刻在心泛起了浓浓酸味。为了去见她的那个没有一丝血缘的爹,居然忍心让他受了两个月的相思折磨。

    “不要这样嘛,其实我也不想去,都是那个穆流云一路把我绑了去!我也没有办法嘛!到爹走了他才肯送我回来。”

    段小喜顿了顿,回过身轻轻的在穆清扬的脸上亲了两下,又继续下去了。

    “你知道我那个爹跟大炎的母后是什么关系吗?他们是情侣关系,其实也不算是情侣,是我这个爹一直暗恋着大炎的那个母后,所以就一直追去了大炎找她,可是等他去后才发现伊人已入宫门,于是他便在暗中守护了她一年,直到我的出生才让得他回到了大西。”

    穆清扬不可置信的看着段小喜,他没有想到段小喜是他的那个爹偷出来的。

    “不是你想的那样了,是有刺客进宫去行刺大炎的皇上与皇后,没有成功却把我给抱走了,半路上被我大西的爹给救了。之后他又接到了他师门的传唤,要去守护你爹,所以我便同我那个娘相依为命了八年,往后我就变成了你的小喜娘。”

    呃!穆清扬淡淡的呃了一声,他才不管那些个陈年烂谷子呢,只要他的小娘子在他身边永远都不要离开就好了。

    “唉哟!好疼!扬……我怕是,我怕是……要生了!”

    突然之间的剧疼让得段小喜清楚的明白,从昨天开始不时的淡淡的疼意是真的,她的孩子着急了,他们急着要出来了!

    生了?才七个月?天哪!穆清扬越想越怕,抱起段小喜一边往屋里跑去,一边大声嘶吼着稳婆。

    还好昨天在小喜的提示下提早将宫中专伺各位娘娘生产和稳婆给请进了府,不然今天岂不是会……穆清扬不敢想下去了,还好他的娘子早有预感。

    穆清扬在房门外焦急的走来走去,听着里面小喜那凄惨的喊叫声,心如刀绞的同时狠狠的骂着自己的无能为力,更是下着决心,以后再也不会让小喜受这苦了。

    半个时辰过去了,房内先后传出了两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声响,这让得在门外走来走去的穆清扬顿时松了一口气。

    房门打开了,清莲出来了,屈身向穆清扬报喜。

    “恭喜少爷,少奶奶生了一对儿子,母子均安。”

    穆清扬哪里还等的急听什么恭喜呀,房门一打开他便一头扎了进去。

    “娘子,你还好吧?”

    段小喜脸带笑容的轻嗯了一声,随即示意穆清扬把孩子抱给她看看。

    看着两个粉嫩粉嫩的儿子,段小喜的脸上不自禁的泛出了母性的光辉。

    “清扬,你看,他们的小手好有力气,紧紧抓着我的手不放!”

    穆清扬看着段小喜一手抓着一只小手玩得不亦乐乎,不由也伸过手去玩了起来。脸上洋溢着浓浓的爱意。

    “娘子,辛苦你了!我要打赏府中的所有人员。”

    段小喜看了穆清扬一眼没有说话,心里却在轻声念了一句,切,是最辛苦的是我咧,怎么没听你说要打赏我一下咧!看在儿子这么可爱的份上,就不跟你计较了。

    “王爷,门房上送来了一封请您亲阅的信件。”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管家的声音,穆清扬站起身走了出去。片刻手里拿着一封信又返回了房中。

    “可恶!穆振业,穆兴邦,你们两个混蛋,我一定会把你们抓回来的,就算抓不回你们也要抓你们的儿子回来替你们顶罪!”

    段小喜怔怔的看着怒气冲天的穆清扬,不明白这大喜的日子又发什么脾气。

    从他的手上拿过那封信儿,看后段小喜的一双眼睛再也合不上了。

    丫的,穆振业与穆兴邦这两个家伙真能玩,他们的父皇刚死了还没埋,他们居然就把皇冠一扔,江山一踢自己跑没影儿了!不孝,不忠,不义,不仁,还真是没有一点儿君临天下的范儿。

    难道说我段小喜还有当皇后母仪天下的命格?段小喜无声的笑眯了眼,看得穆清扬又好笑又好气!

    三天后,穆清扬披上龙袍登基做了皇上,当天他亲自送新故的老皇上入皇陵安寝。说起来这老皇上的死因有一大半是因为处处失利连气加急给病倒了,再加上自己的两个儿子全都没有同穆清扬相争的野心,所以这一病便再也爬不起来了。

    穆清扬登基当了皇上,段小喜母子三人全都搬进了皇宫,原先的皇上寝宫被穆清扬改为了龙凤宫,变成了皇上与皇后两人的寝宫。虽说满朝文武有些微辞,然则穆清扬寒脸一绷,冷眸一瞪,立时全都弯腰称大好。

    翌日韩湘子进宫面见穆清扬,恰好穆清扬正在龙凤宫中陪娇妻稚儿,于是便宣韩湘子直接去了龙凤宫。

    韩湘子进宫只有两件事,一是先前逃脱在外的穆清风回来了,二是将方晓柔的真实情况告知于他,毕竟那是他的表妹,多少有着一丝血缘,再说了小喜现今无恙,对于她也该做出处置了。

    “哼!一律关着,直到他们老死狱中。”

    “阿扬,清风他其实一直很可怜,他也只是被人利用了……”

    段小喜听着韩湘子与穆清扬的对话,她多少听明白了,那三番两次追杀自己的人都是方晓柔所派,震惊之余不由气涌于胸,还有那个穆清风居然敢假扮清扬?是可忍孰不可忍。

    “好了,这两个人交给我来处理!我要让他们生不如死的看着我们两人幸福的生活。”

    嘎?韩湘子以为段小喜会站在他这一边劝一下穆清扬,却没有想到她居然同清扬一个禀性。夫妻本是同林鸟,这话真太对了!

    “好吧!方晓柔与清风就交给皇后处置!”

    段小喜一听喜上眉梢,丫的敢算计老娘,我非让你们好好的惩罚你们不可。

    “湘子,传皇上圣旨,擢穆清风为宫中禁卫,专伺龙凤宫安全!方晓柔贬为庶民,永世不得进入皇都半步,哦,还有她的那个老爹也随她一并处理!”

    穆清扬怔然了,韩湘子笑了!这才是母仪天下的典范,如果连个人的那么一点儿恩怨都放不开,又谈何能善待普国之百姓。

    “大西得此贤皇后,实乃大西百姓之幸,举国臣民之幸事!湘子代他们谢过皇上对德皇后贤德!”

    “清扬你有意见吗?”

    “是不是我只要有意见,你就要抱着孩子去找龙星琅?”

    “没错,他可是孩子的半个爹,亲爹不要了,所幸还有个干爹在大炎。”

    “湘子,按皇后说的办吧!我可不想为了两个曾经背判我的人失去了自己的妻儿。”

    段小喜抿唇轻笑,偷偷的冲着韩湘子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清风虽然有错,然则他毕竟是清扬的同胞亲弟弟,就算他想要手下留情也得有个台阶下,还有那个方晓柔,舒心雅成天哭哭啼啼央清扬代为寻找一番,小喜明白清扬定是早就知晓了方晓柔在湘子的手上,只所以不作处理,一是气她对自己三番两次的伤害,二是顾忌自己的心情吧!

    如此,湘子也只好把这个天大的贤德之功推到我的身上来了。说实话,那个方晓柔她实在也恨不起来,虽说多次身历险境,然则总会化险为夷。星琅说的对,于人为善与己谋福。我这也是在为自己的一双孩儿谋福。

    唉,至于自己还能不能在这最后的机会回归?这问题很浅显了,如今自己在这儿有了孩子的牵绊,哪里还能走的了哦,所以对于龙家老巫婆那好意的一番安排,段小喜也只在梦中回她一句,我正在坐月子,不宜移动。

    还好,这一次在梦中不但有了回归的准信,最高兴的就是得到了父母的允可,他们借助着龙家老巫婆的能量,可以浅浅的看到睡在自己身边的清扬相公,和摇篮中的一双孩儿。

    他们的允可让得段小喜再无疑滤的留了下来。因为他们说过,只要想她了就会去找龙家的老巫婆借梦境一聚。呃,现在似是不能再称她为老巫婆了,毕竟此次她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那该叫她什么呢?有了,神婆!不知她会不会喜欢这个新名字!

    段小喜心满意足的看了看身边的俊美相公,娇嫩稚儿,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人生若此夫复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