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农门寡嫂的主母历程 > 第四百零一章 原是惊吓

第四百零一章 原是惊吓

    皇帝敢给,马如月敢接单。

    他们这沷神操作,彻底的让白得成欲哭无泪。

    他原本说是来阻止她的,结果成了来给她通风报信的。

    “我怕你给我捅出篓子。”不管怎么样,现在京城人都将马如月和白家拴在了一条绳上。

    她要闹如个什么什么事,白家也是跑不了的。

    “放心吧,哥,不就是安保吗,我们会做。”真正是笑话,在现代武器发达的高规格的安保措施她们都亲历过,这个又算什么,马如月让江智荣培训的安保人员经验都是按着自己上辈子的经验来的。

    只是打打杀杀用毒用药而已。

    不对,用毒用药管她屁事,她的安保人员只是负责皇宫外院,内院还是皇帝的人。

    “你还真是一个犟的,认准了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白得成郁闷不已:“算了,你好好干吧,但愿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哥,您还说得真准,如月性子就是很拧。”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她要干的事就没有干不出来“不管是男人还是干事业,如月都是这个性子。”

    这是拐着弯的主意让自己别再打她的主意?

    白得成脸色不好看了。

    “哥,您别往心里计。”好吧,马如月这口无遮拦的性子又得罪人了:“如月属于不撞南墙不回头,不对,是属于明知山有虎偏上虎山行的人,所以,您劝不住我。只要皇上派人来找我,我就将这个单子接了。”

    “你好自为之!”他说再多都等于放屁。

    不过,白得成也知道让马如月找借口拒绝纯粹是不可能的事。

    皇上是什么性子?

    要是没拿定主意是不会宣自己回京的。

    也就是说,他早早的就打定了这个主意了,只不过让自己回京再确认一下马如月是不是真的有本事。

    毕竟,调查的东西也可能有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人是白得成送进京的,那自然是要找白得成来担保的。

    白得成被架上了火堆。

    端了一口茶,喝了一口,留下一句话:有事去白府找老爹。

    “有哥真好,什么事都有人宠着。”马如月笑意盈盈:“谢谢哥哥。代我向老太爷问好!”

    白得成被她的笑又晃了一下眼神。

    “对了,我来说城之前找过江大夫,说了我回京要来吃你做的菜。”白得成摸着圆圆滚滚的肚子满意的说道:“回宜安州府的时候我会告诉他你的手艺还在,没有半分生疏。”

    “多谢哥哥,不过,估计您回宜安州府再告诉他还没有如月写封信来得快。”现在的他们书信往来方便至极,再没有像以前一封信要走十天半个月甚至三五个月的情况出现。

    现在的信件都是交给江氏镖局,歇马不歇人的方式,一站接一站,到宜安州府也就是三五天。

    白得成还有几天才回宜安县,自然是她的信快了。

    白得成哭笑不得的看了一眼马如月,这个女人啊,太聪明。

    他说这话无非是故意想让江智远吃味。

    结果马如月告诉他不用你去说,她自己交待。

    马如月确实是要给江智远写信。

    毕竟皇家大院的看护不比正常人。

    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她要问问江智远要做些什么防范措施。

    对了,还可以让马如青和石渐欣也来商议商议。

    毕竟,她干的都是大事,诛九族的话也有他们的份。

    早一点给他们打一个预防针。

    想到这儿,她就唤了人去石府和马府找这两个兄弟说有事相议,而自己则进了书房给江智远写信。

    “姐,什么事?”马如青当值刚回府,屁股还没有挨着凳子就听说马如月找,立即心急火燎的赶来了。

    他这个姐姐不是寻常人,只有自己遇事找她的,她从未求助过自己。

    都让姐姐求助自己了,那得多大的事啊!

    不对,这样说来似乎自己比姐姐本事大一些。

    确切的说,姐姐都要求人的事一定是大事。

    “嫂子。”石渐欣也来了:“嫂子,渐欣能帮上您什么?”

    “姐,到底什么事?”马如青心里愣了一下,这事儿不寻常,若不然姐不会连石渐欣都找来了。

    “你们俩别急。”看两个年轻的帅哥为自己担心马如月还是挺满足的,她总是护在他们的面前,当听说自己需要寻求庇护的时候二话没说就来了:“应该算是好事,来,进屋里坐吧,先喝口茶歇歇咱们再谈事。”

    马如青和石渐欣相视一眼,姐嫂子这是又折腾出了什么赚钱的事。

    对她在京城搅动一场又一场的风波早已经见怪不惊了。

    她给人的只有惊喜。

    可是,当听完马如月的话后,两人直接是惊吓了。

    “姐,此事当真?”马如青一直是知道姐姐干这个安保租赁生意好是因为有马家在那儿替她吆喝的原因。谁也没想到,白家居然给吆喝出一单大生意,大得让他们全都喘不过气。

    “既然白都督都是来委婉的提醒了,十有八九是真,此事有利有弊。”作为生意人,石渐欣立即就开始了分析:“如果真接手了皇宫的事,嫂子这个安保租赁行将红遍全国大地”

    “但是,姐姐这个安保租赁若是在皇宫里出了事,那可是掉脑袋的事。”马如青急急提醒,他不忍心心吓马如月只是去看了一眼石渐欣,眼神包含着一个意思:你懂的,那是灭九族的罪,咱们谁也跑不了谁。

    “既然是推不掉的事,那就接下来。”石渐欣是做生意的人,总会看利弊最大化的一些:“什么事都是有风险的,只要防范于未然,努力将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做一个调整和控制,相信也不是什么大事,毕竟,今上身边的人不是安保人员。”

    管的都是大方向不是针对各个贵人,这种情况出风险的机率还是要小一些。

    经过石渐欣这般一分析,马如青也点了点头。

    他们现在是来解决问题,而不是给姐姐制造恐惧。

    “那我们就开始吧。”马如月让人摆上了笔墨纸砚,各人提笔将可能会发生的情况和解决方法一一写上,最后再来做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