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朔明 > 第二十五章 奇迹

第二十五章 奇迹

    汗帐中央,苏合看着孤注一掷的娜仁托娅,有心想要阻止,但搁在脖子上的冰冷刀锋让他不敢妄动。

    侧卧的阿古达木依然昏迷,发紫的脸色随着胸口解开的衣物稍微好了些,这让娜仁托娅绷紧的神经终于放松几分,对高进的法子多了些信心。

    找到芦苇杆的侍卫和被请来的巫师几乎同时到了汗帐,看到进来的巫师,苏合想开口,握刀的乌尔泰脸上狞笑起来,让他只能打消刚升起的念头。

    “阿苏勒大人。”

    汗帐里的贵族们看到巫师,不少人都低头表示敬意,娜仁托娅同样起身相迎,但脸上神情冷漠。

    高进观察着被众人称呼为阿苏勒大人的巫师,那是个面相阴沉的老人,穿着一身白袍,腰带里系了五颜六色的布条,头上戴着鸟雀羽毛编织的头冠,身后还跟着两名穿黑袍的随从。

    “过去这些巫师权力不小,不过如今那些台吉们大都信了喇嘛教。”高冲走到高进身边,看着那进来后便朝阿古达木走来的阿苏勒,皱着眉头道。

    蒙古人本来崇信萨满教,部落里的巫师地位尊崇,有时候甚至能影响到部落首领的更迭。不过自从俺答汗改信,格鲁派又以俺答汗之孙云丹嘉措为四世活佛后,蒙古各部改信格鲁派的越来越多,那些萨满教的巫师地位大不如前。

    “爹,那位王爷是不是也改信了喇嘛教?”高进倒是知道黄教红教的区别,不过他方才看汗帐里并没有讲经的喇嘛。

    “土默特部出了位活佛,你说下面这些部落的台吉们能不改信吗?”高冲冷笑道,当年乌斯藏的喇嘛们派人去土默特部迎接俺答汗之孙云丹嘉措,在草原上闹出过不小的动静。

    忠诚于阿古达木的侍卫将找来的芦苇杆奉到了娜仁托娅面前,接过那几根芦苇杆,娜仁托娅看向高进,“高先生,你看可以吗?”

    “能插进喉咙就行,眼下还是得让人立即为王爷吸出堵住喉咙的秽物。”高进朗声答道,此时阿古达木这位蟒金部之主,身边除了娜仁托娅,便只有两位女奴,五步外则是数名侍卫环绕。

    阿苏勒本想上前,但被那些侍卫挡住,眼下听到高进言语,直接大喝道,“王爷分明是中了邪祟,娜仁托娅,你听一个明国人在这胡言乱语,是要谋害汗王吗?”

    阿苏勒在蟒金部当了四十年的巫师,从最初老师身边的弟子熬到如今的地位,亲眼看到巫师的权力由盛转衰,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只是阿古达木在位日久,虽是个庸主,可蟒金部上下又有几个厉害人物,更何况蒙古诸部改信黄教乃是大势所趋,他只能蛰伏。

    “阿苏勒大人,你休要蛊惑人心,方才高先生已经说得明白,父王是被呕吐的秽物堵住气管,方有……”

    娜仁托娅本不想和阿苏勒分辨,只是汗帐里噤若寒蝉的贵族随着阿苏勒的到来,虽不敢大声说话,但是窃窃私语声传来,不少人都信了阿苏勒的话。

    “娜仁小姐,眼下多拖延一会,王爷便多一分危险,这吸取秽物不能再等。”高进打断了娜仁托娅,他记得那位卫生院的医生说过,呕吐物窒息这种状况,抢救时绝不能拖延,可能就耽误几分钟,人就救不回来。

    “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明国人。”阿苏勒大怒起来,他和苏合向有来往,也知道苏合野心,来到汗帐后,看到乌尔泰把刀架在苏合脖子上,他就清楚,只有阿古达木死了,他们才有机会夺权。

    只是想不到,却被一个明国人搅合了,阿苏勒虽然不清楚那什么芦苇杆吸出秽物就能救人是什么道理,但他看得出这个年轻的明国人极为自信,让他心中隐隐不安。

    “你们两个,快为父王吸出秽物。”

    娜仁托娅将手中芦苇杆交给两个女奴,厉声朝她们喝道,“若是父王死了,你们也要陪葬。”

    两个女奴被吓得厉害,接过芦苇杆,便朝阿古达木的口中插了进去,接着俯身轮流吸取秽物来。

    “给我拦住她们,娜仁托娅,王爷若是……”

    看到娜仁托娅真的让女奴吸取秽物,阿苏勒大急,当即怒吼起来,便让身边随从上前阻止。

    “还等着做什么,还不杀了这两个敢冒犯父王的狂徒。”见到阿苏勒的随从真敢动手,娜仁托娅眼里满是杀意,汗帐里贵族众多,要是不能一举压住阿苏勒这老东西,只怕要生变。

    娜仁托娅的厉喝声中,原本还忌惮阿苏勒这位巫师大人的侍卫们不敢再迟疑,举刀杀向面前的黑衣随从。

    阿苏勒睁大眼睛,看着两个随从被侍卫砍倒在地,割了脑袋,苍老的脸庞上满是惊愕,他想不到娜仁托娅真敢让侍卫动手杀人,而他原本尖利的声音戛然而止,不敢再多讲半句,因为那杀人的侍卫到了他面前,刀上还淌着血。

    看到这一幕,苏合满脸颓丧,他怎么想得到娜仁托娅竟然这般果断,如今他只能希望那明国人的法子根本不管用,只要阿古达木死了,局面就还能挽回。

    两个女奴强忍着恶心,从芦苇管里吸出秽物吐在地上,娜仁托娅看到父亲面色渐渐好转,顿时大喜起来,让四周的侍卫散开,好让众人都能看到。

    很快地上满是带着酒气的腥臭秽物,挨着近的台吉们甚至能看清楚里面没有咀嚼的肉块,这时候阿古达木的脸色渐渐恢复如常,手指也无意识地动了起来。

    当气管里的秽物被吸干净,呼吸到新鲜空气,阿古达木醒了过来,他从地上起身时,汗帐里的一众贵族和武士们都是睁圆了眼睛,谁都没想到阿古达木真能活过来。

    “长生天在上!”“怎生可能?”

    靠在最前面的贵族们跳了起来,刚才他们可是亲眼看着王爷没了气息,说是一脚踏进了鬼门关也不过分。眼见阿古达木活过来,他们纷纷跪倒在地,赞美起长生天来,要知道方才他们杵在那里动都不动,没有阻止阿苏勒,万一王爷计较起来,那就是大罪。

    娜仁托娅的脸色从惊喜变成了平静,这时候的她全然没有了先前的决绝和孤注一掷,她冷冷地看向苏合和阿苏勒,就像是看着两个死人,“阿爸,来,喝口水!”从侍卫手中接过装水的银碗,娜仁托娅小心翼翼地给阿古达木喂起水来。

    “活了,竟然真的活了。”

    阿苏勒的额头上全是冷汗,他是部落里的巫师,过去不知道见过多少贵族喝酒喝到呛死,本以为阿古达木必死无疑,结果却全叫那个明国的小子给搅合了,他这个时候心里满是后悔,萨满的荣光算什么,在活命面前全是狗屁。

    自己若是不跳出来,哪怕没什么权力,可照样还是部落里的大巫师,有酒喝有肉吃,还有妇人可以玩!想到阿古达木清醒后必定掀起的屠杀和大清洗,这位不久前还威风凛凛的大巫师双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上,朝还没有清醒过来的阿古达木求饶起来,“王爷,我是被人蛊惑才……”

    面如死灰的苏合看到阿苏勒下跪后无耻地求饶,再看着苏醒过来的阿古达木,心里挣扎了许久,也跪在了地上,他没有求饶,阿古达木是庸主不假,可如果有人威胁到他的地位时,再庸主也是会杀人的。

    “王爷,我请您看在我也曾为您鞍前马后效劳的份上,留我齐源氏一点骨血……”苏合一边哀求,一边砰砰地往地上磕头。

    大帐里剩下的人全都跪在了地上,其中不少人仍旧好奇地看向高进,他们想不到这个明国人的法子真能救活王爷,那一根小小的芦苇杆居然有如此神奇的作用。

    蒙古人善饮,尤其是贵族,几乎个个都酗酒,因为喝酒呛到窒息而死的也有不少,高进的这个法子,等于是给这些酗酒的贵族们送了条命。

    完全清醒过来的阿古达木,在娜仁托娅的搀扶下重新坐回汗位,然后听这个爱女将方才发生的事情一一讲给他听。

    尽管一直昏迷,可汗帐里发生的事情,阿古达木也不是一无所知,只是不如女儿说得仔细,他恢复正常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看向苏合和阿苏勒的眼神也变得格外凶狠。

    “高先生,您的救命之恩,本王记下了,现在还请两位回去,本王有些事情要处置,改日再设宴款待二位。”

    阿古达木看向高进,面色才好了些,要不是这个年轻人,他说不定就死了,自己的子女妻妾奴仆都要被苏合他们夺走凌辱,这份恩情可不小。

    “多谢王爷,王爷能无恙醒来,是王爷洪福齐天,有神明庇护,在下不敢居功。”

    高进躬身一礼,并没有居功自傲,而他话里那句“王爷洪福齐天,有神明庇护。”让阿古达木听着极为舒服。

    最后阿古达木派了一队侍卫护送高进父子回营地,出了汗帐以后,高进才长舒一口气,刚才在汗帐里他显得镇定自若,可心里还是捏着把汗,要是阿古达木万一救不回来,他和父亲难逃一死,就连商队也要遭殃。

    “知道后怕了。”看到高进额上的冷汗,高冲笑道,在汗帐里他是随时都准备厮杀,只不过高进和娜仁托娅的表现都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那个阿古达木生了个好女儿,不过他的儿子更不差。

    “怎么能不怕。”高进看着还有心情打趣自己的父亲,沉声道,“爹,刚才要是我的法子不管用,您打算怎么做。”

    “还能怎么办,自然是帮着那位王爷爱女,宰了汗帐里的那些台吉杀出去。”

    高冲低声答道,娜仁托娅若是个男儿身,他都敢赌一把,帮着镇压蟒金部的内乱,可她是个女子,便只能帮一把,然后趁乱带着商队逃走。

    没多久,高进他们便回到了商队营地,那队护送他们的侍卫并没有离开,而是守在营地前,高进知道这是阿古达木吩咐他们留下来保护商队,想来今夜蟒金部一定会是个流血之夜,谁都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

    进了营地,高冲让守夜的魏连海喊醒商队众人,老兄弟们个个披挂整齐,高进也让伙计们拿了长矛戒备,蒙古人内斗最狠,杀出性子来,谁管你是什么王爷的救命恩人。

    商队里的货物不少,财帛动人心,高进和父亲一样,都不放心蒙古人,万一有将领杀红了眼,不认门口那队侍卫,他们能靠的只有手里的刀枪。

    “二郎,这里便交给你。”高冲把守夜防御的重任交给高进,他则是和几个擅长冲阵的老兄弟去了营地内休憩,储备体力,万一营地守不住,他们要给商队冲杀出条血路。

    “爹,你放心,说不准睡一觉,什么事都没有。”高进笑答道,然后看向远处隐隐有兵马调动的汗帐,握紧了手里的长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