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朔明 > 第二十八章 几十两就是重金

第二十八章 几十两就是重金

    安置好商队以后,高进被木兰拉着去城中看热闹。

    归化城的外墙是清一色的青色砖墙,看着很齐整,但城里面却极乱。

    沿着客栈外的大街朝城市中心走去,高进能看出这城中最初的规划,应该是四条可以容纳四五辆马车并行的街道呈井字型,把整座城市分成九块。

    只是如今这些街道大都被搭建的房屋占了地方,除了通往那些交易集市的街道仍然宽敞,其他地方大都变得拥挤不堪,随处可见人和牲口的粪便。

    “咱们去银佛寺!”

    看着高兴的木兰,高进跟在后面,对于银佛寺,他并不陌生,他去过呼和浩特,自然晓得木兰口中的银佛寺又叫“大召寺”,只是他没法把后世记忆里华丽壮阔的寺庙和眼前的城市联系起来。

    “阿大说过,银佛寺前有集市,能买到很多东西。”

    木兰看出高进兴致不高,不过当她看到那座号称有着琉璃金银殿的银佛寺时,还是很高兴。

    高进抬眼看去,只见那座银佛寺比起记忆里那座大召寺要小许多,所谓的琉璃顶也只是黄色的瓦片在太阳底下散发光芒,不过寺庙前的街道确实比其他地方干净许多,而且到处都是店铺和摊贩。

    这规模倒是比神木堡的集市大许多,看着两旁的店铺和摊贩里,那些商贩叫卖的货物除了草原常见的皮货,皮具,还有不少显然都是来自大明的货物,他甚至看到有家店铺里还有卖纸墨笔砚的,进去瞧了瞧,虽然东西不多,而且都是最差的文房之物,可是问了问,价格却不低。

    “阿大说过,这归化城里,只有那些喜欢附庸风雅的鞑子才会买这些玩意。”

    高进刚问了几句,就被店铺的伙计不耐烦地赶了出来,木兰在一旁笑道,这归化城里,因为三娘子心慕王化的缘故,不少台吉贵族都识字读书,所以这书籍也好,文房四宝也罢,虽然需求量不大,但是能卖得上价。

    “不能说是附庸风雅,他们愿意读汉家书籍,总不是坏事。”

    出了书店,高进陪着木兰又逛了会儿,觉得这集市固然热闹,但贩卖的货物不够丰富,两人虽然带了些银钱,但买不出什么东西。

    “那庙里的菩萨是喇嘛教的菩萨,不能乱拜。”

    高进本以为木兰会去银佛寺里看看,却没想到木兰压根就没有进去的打算,最后两人回了客栈。

    ……

    “老弟,来,我带你去见贵人。”

    刚回客栈不久,孟恩来了,他依然身着铁甲,身后还跟着一队武士,不过高进瞧那位客栈掌柜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心中猜测起这客栈的后台来。

    “嘿,没想到这回是老大沾了二郎的光了。”

    瞧着高进父子和孟恩离开,高进那些叔伯们的心情有些复杂,不过总归还是高兴居多,毕竟高进越出色,以后商队的前景也越好,不少人都决定等这趟回去后,该让家里的子侄来商队里历练历练。

    跟着孟恩,在街上拐了几次,高进和父亲才到了一处府邸前,他听父亲说过,归化城建成以后,很多跟随三娘子的土默特部的贵族也定居在城中。

    府邸门口的大门开着,看到孟恩一行,守门的武士上前便带了他们进去,高进跟在后面,发现这宅邸也就是个大四合院,穿过前厅,到了正堂,那带路的武士方才停下。

    这时虽然是傍晚,但天色依然很亮,高进往里面看去,倒是瞧见名颇为富态的老翁,竖着发辫,穿着宝蓝色的蒙古长袍,厅堂里桌椅俱全,还有小厮和侍女在旁边候着。

    “进来吧!”

    高进进屋后,发现那名老翁的官话讲得很标准,这时候孟恩自上前为他们介绍起来,老翁的名字叫格日勒图,是当年俺答汗留给三娘子的直系部众里的老人,一向对三娘子忠心耿耿,如今则是被素囊台吉所依仗的元老。

    “我汉名钟光,你们喊我钟大人就是。”

    格日勒图看着面前的父子二人,胖乎乎的脸上一团和气,蟒金部里的变故他已经知道,所以他对救了阿古达木的高进很感兴趣。

    “见过钟大人。”

    高进觉得眼前的格日勒图,要不是那“怯仇儿”的发型,换上一身大明衣冠,倒像是神木堡里那些老爷们的做派。

    “你便是高进吧,果然一表人才。”格日勒图打量着高进,想到孟恩对这少年事迹的描述,觉得这少年确实英姿勃发,有几分英雄气。

    格日勒图招呼着高进父子坐下,高冲在旁边有些尴尬,儿子太过出色,盖过他这个老子,倒是叫他既高兴又失落。

    “来人,奉茶。”

    格日勒图高声道,然后朝高进温声问道,“可曾读过书?”那架势一点都不像是个蒙古台吉,倒像是个考较后辈的老先生。

    “读过一些,四书五经略有涉猎。”

    高进迟疑了下,如实答道,四书五经他全都读过,家里那套《朱子集注》,他记得是父亲花了不少银子去骆驼城买回来的,只不过记忆里虽然记得上面内容,可也就是泛泛而谈的水平。

    高冲在旁边看着格日勒图居然和儿子谈论起经义来,大觉有趣,他未曾见过这样的蒙古台吉,好在这位只是稍懂些经义,儿子倒是能应付过去。

    格日勒图府里的管家,是十多年前从大同府掳来的落第老童生,格日勒图也就是图个新鲜,才听他讲些四书五经的内容。

    “大人博学,在下佩服。”

    交谈一番后,察觉到格日勒图接下来怕是再没什么内容,高进恰到好处地停了下来。

    “孟恩,你先回去吧!”

    格日勒图挥退了孟恩,他本来只是卖阿古达木一个面子,见见他引见的人,没想到和这个少年还聊得来,他倒是不介意给他们一个机会。

    “我知道你们的来意,不过这归化城里向来不缺商队,和那些大商帮比起来,我为何要和你们做买卖?”

    好感归好感,生意归生意,负责为素囊打理大板升城的格日勒图向来分得很清楚。

    “钟大人,那些大商帮确实财力雄厚,能带的货物也多,可他们未必只和您一家做买卖,我们高家商队虽然不大,但也有些关系,贵部想要的东西,我们能弄来。”

    “那你们能弄来多少盐货铁器?我要的可不是什么小数目?”

    高进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父亲和格日勒图交谈,眼下这场谈判,他顶多是个旁观者。

    “盐货没问题,要多少有多少,铁器的话,一次千斤以内,我还有法子,再多就不行了。”

    听到高冲的回答,格日勒图沉默了下来,对方能保证盐货,倒是让他有些意外,可是一次只能运送千斤铁器,就有些偏少了。

    高进和父亲一样紧张,商队能不能做大,全都取决于眼前这位蒙古台吉,若是能达成合作,高家商队以后便不再是什么小商队,有了足够的银钱,便可以打通更多的关节,日后成为大商帮也不是不可能。

    “你们带了多少盐货过来?”

    格日勒图开了口,铁器的事情可以放一放,毕竟就算是那些大商帮,能贩卖的铁器也就几千斤,还得和别的部落争抢,不如先看看对方的盐货如何,是不是够实力和他们合作。

    “小进,咱们还有多少盐货?”

    “沿途卖了些,剩下的还有一千三百多斤。”

    听到父亲询问,高进立马答道,这一路过来,父亲把交易的事情交给他,他自然也记了本帐,对于商队里剩下的货物心中有数。

    “一千三百多斤!”

    格日勒图有些吃惊,他知道高家商队,总共也就三十人不到,这等数量的盐货,已然不算少,“我若是全要了,你们给什么价?”

    “钟大人若是全要,便比城里的价格低三成。”

    高进看到父亲迟疑了下,随后说出了让格日勒图也变了脸色的价格,不由佩服起父亲的魄力来,茂水掌那处盐洞的盐货见不得光,没法拿回关墙换钱,只能在蒙古人这里出货,可要是没有格日勒图这样的大主顾,那么多盐他们想要卖出去不是件容易事,至于卖给那些大商帮的货栈,更是取祸之道。

    “好,那便说定了,这批盐货,我全要了,这以后的价格也是如此么?”

    “自然也是一样,只不过钟大人需得为我们保密,不能向外人透露……”

    “好,我答应你。”

    对于高家商队手上的盐货来源,格日勒图并不关心,眼下汗位虽定,可自家主子并不甘心就此退让,对方也是一样,这归化城日后属谁终究是要打过一场才见分晓。

    格日勒图眼下能做的,就是悄悄为自家主子积蓄实力,而除了粮食以外,盐和铁就是最重要的物资,这高家商队能稳固地提供盐货,和他们合作也无妨。

    双方各有所图,这谈起合作来,自然雷厉风行,高进直接骑马回客栈,带人取了盐货运送过来。

    “那便这么定了,下次运货过来,至少五千斤盐,一千斤铁,越多越好,直接送到我府中来。”尝过那矿盐的咸味后,格日勒图当即便拍板道,这矿盐咸味很正,磨碎了以后不比那些青盐差太多,关键是价格便宜很多。

    一千三百多斤盐,按着高冲给出的价格,最后折银八十两,当格日勒图让下人用现银支付时,高进看到父亲脸上露出的狂喜神情,知道这便是和大势力做买卖的好处,直接折银,不必再以货易货,省了很多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