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朔明 > 第五十章 生子当如

第五十章 生子当如

    “苏台吉,李管事说了,小高的仇人那里有铁器万斤,是实打实的一笔大财,要不是小高劝我们,路上咱们早就劫了这笔铁器,至于你这里……,说句不好听的,您说的那笔生意,难不成咱们和你口中那位老贼就做不得吗?”

    董步芳缓缓开了口,直接叫苏德变了脸色,“要不是小高出了条计策,能让商帮马队少些折损……”

    “董教头息怒,我也是这几日被老贼逼得急昏了头,才误会贤侄了。”

    苏德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枭雄,区区面子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当即便朝高进长身一拜,赔礼道,“是叔叔的不是,让贤侄你受委屈了。”

    “叔叔哪里话!”一番虚与委蛇后,高进才说出了董步芳口中的计策。

    “叔叔,我且问你,这等大买卖,换做你是卖家,与乌力罕老贼交易时,可会直接带着东西前去交易?”

    “自然不会,总归要先见面,验过银钱后方才能交易。”

    苏德答话道,蒙古少银,万斤铁器就是三千多两的大买卖,一般部落压根就拿不出这么多的现银,明国人来做生意,肯定是要防备他们一手的,更何况这么大买卖,带的护卫绝不会少。

    “这便对了,你说若是他们见面的时候,商帮马队劫了东西,他们会不会当场火并。”

    听到高进的反问,苏德眉头皱了起来,他显然想到了其中关节,这等事涉违禁的买卖,双方本就互相戒备,一点小事便能引发冲突,更遑论高进所说了。

    “贤侄果然好计策,只是不知道到时候你我双方如何动手?”

    “自然是小侄这边先动手,叔叔可带人马埋伏在一边,觉得时机妥当再出手也不迟。”

    高进晓得苏德此人多疑,当然他本就没有让苏德先动手的意思。

    “董教头,到时不如你先帮我杀了老贼,我再全力助你们……”

    “苏台吉,这等话就不要说了,李管事说了,此行但听小高吩咐。”

    见苏德果然如同高进预料那般想说动自己,董步芳直接拒绝道,心里暗自佩服高进。

    “既然如此,贤侄,你觉得叔叔刚才提议如何,等杀了老贼,叔叔必定为你抓到仇人。”

    “叔叔,小侄报仇心切,仇人之事便不劳叔叔费心,届时咱们各取所需就好。”

    高进倒是想不到苏德连面皮都不要,也要试探自己,索性把话挑明了说。

    “好,那便各取所需。”

    “还有一桩事要麻烦叔叔。”

    “说吧?”

    “这交易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小侄却是没法子知晓,还得拜托叔叔了。”

    高进朝苏德说道,茂水掌这边地域不小,他若是张贵,绝对不会来阿计部的大营做交易。

    “这事好办,老贼那里有我的人,应该瞒不了我,只是我要如何告知贤侄你们?”

    苏德应了下来,高进为他带来的消息很及时,双方也确实能合作,他也没有再拿捏。

    “咱们就在西北面二十里外一处河谷地驻扎,叔叔若有消息,便派人快马相告。”

    “好,那便如此。”

    诸事商定,高进和董步芳自是离开,剩下苏德和哈巴丹特尔在账内,哈巴丹特尔想说话,可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说吧,看你那样,也是藏不住话的人。”

    “主子,这高进可信吗?”

    “可信不可信都不重要了,老贼咄咄逼人,用汉人的话来说,就是刀已经架在了我的脖子上,由不得我选择了。”火光里,苏德的面色阴晴不定,“便是没有他,老贼的这笔买卖我也要搅黄了他。”

    “你明日就派人去他说的地方看看,他们到底多少人马?”

    苏德的声音冰冷,合作归合作,可如果高进只是虚张声势,那到时候可就怪不得他这个叔叔心狠手辣了。

    出了阿计部大营,董步芳沉默着,过了好一会儿后才在马上道,“高爷,这聪明人都像你一样能想到那么多吗?”

    “董老哥,鞑子向来没有信义可言,和他们打交道,只能虚虚实实,真话假话都要讲,我如果猜的不错,我这位好叔叔明日肯定会派人去咱们那边打探一番。”

    高进始终记得父亲说过,在塞外,唯一的道理规矩便是谁的拳头更硬谁说了算,和苏德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若是让对方察觉己方并非是兵强马壮的那一方,只怕双方各取所需后,就是对方下手的时候。

    “你们的弯弯绕太多……”董步芳摇了摇头,他这样的粗人,还是听命行事,上阵杀人适合他。

    ……

    翌日清晨,起来列队的家丁们排成队伍,换上了新的兵器和盔甲,兵器只是加了qiāng头的木制长qiāng,盔甲则是些旧棉甲,还是关七半买半送给高进的。

    这些日子,木兰在路上也没闲着,她在古北寨买了铁片,重新给这些棉甲内里缀上,眼下那些家丁套上棉甲,外罩黑衣,带上六瓣头盔,看上去倒也显得威风凛凛。

    等家丁们换装完,高进嘱咐董步芳和马军继续操练,自己则是和伙伴们出营,去茂水掌往大明方向的一带侦查地形,戚爷爷的兵书里说过,作战之前务必要勘察地形,做到了然于心,如此临战之时方可不乱。

    在商队时,高进曾画过地图,只是当日商队被袭击,他那套被父亲极为看重的地图也遗失殆尽,如今旧地重游,再次作画,高进心情极为复杂。

    沈光跟在高进身边,默不作声地看着这位二哥画图,他父亲是高家商队的老人,所以家里也在堡寨内,打小和陈升一起跟着高进玩大的。

    看到高进不过寥寥几笔就将附近地形画得逼真至极,沈光满脸的惊奇和佩服。

    能者当真是无所不能!沈光心里升起了这样的念头,当日比武夺帅,高进力败众人,已经叫他们敬重无比,可这一路行来,大大小小诸事,高进都能处理得极为妥当,后来收服河口堡青壮和李家商队的伙计做家丁,短短时日便训练到可堪一战的程度,更是叫众人心悦诚服。

    “二哥,若是那姓苏的失约,咱们该怎么办?”等高进画完地图,沈光才开口问道。

    父亲高冲每逢大事必与叔伯们商量的规矩,被高进继承了下来,他自阿计部大营归来后,便和身边的伙伴们交代了个清楚。

    “他不会失约,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高进回答的很自信,苏德被乌力罕逼得极狠,从昨日谈话时苏德的神情反应就能看得出,哪怕没有他,苏德只怕也要和乌力罕动手,分个你死我活了。

    一连两日,高进都在茂水掌附近勘察地形,而其他伙伴也是三人一组游荡,希望能碰上张贵的队伍,好掌握对方行踪。至于苏德那边,自然派了人来打探虚实,只是谷口那里有人把守,来的人便只能远远观望,而得了高进吩咐的董步芳和马军在操练时,把队伍拉得很开,又让家丁们故意扬起烟尘,到最后四十多人的队伍显得像是有百多人。

    “你说那谷地里起码有百多人在操练?”

    入夜后,听着探子回禀的苏德略微失神了一下,对于高进口中的绥德商帮,他始终是将信将疑,于是他又问了一遍道,“你确定那边有这么多人马?”

    “没错,台吉,我亲眼看到谷地里都是戴头盔的士兵操练,还有好些马队在外面游荡。”

    探子大声回答道,他确实亲眼见了好几批马队从外面回来,却不知道这些马队都是化整为零地从谷地出去,走远后再集结回来,重复了数次。

    “看起来,这高进还真是攀上大树了。”

    苏德喃喃自语里起来,对于明国商队,他是有些了解的,晓得那些大商帮也有蓄养私兵,无论是装备还是训练,都比大明官军要强,谷地里那些戴头盔的黑甲兵便是明证。

    明国的官军身体孱弱,底下的士兵是不愿意披甲戴头盔打仗的,因为跑起来太慢,只有那些将官身边的家丁才会穿戴盔甲。

    “那主子,咱们还要不要?”

    “不必了,明日派人去告诉高进,他的仇人约了老贼后日在大营外正南十里的河畔见面。”

    苏德沉声说道,老贼手上有两个百户,自己这边只有一个,而高进那边起码是一个百户以上的精锐队伍,值得他去拉拢。

    ……

    茂水掌阿计部大营,三十里外一处营地内,张雄看着满脸谨慎的父亲道,“爹,何必这么小心,那些鞑子难道还敢黑吃黑不成?”

    “你懂什么,这万事开头难,这是笔长久买卖,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张贵眯着眼说道,他这次出塞,足足带了万斤铁器,这其中五千斤还是千户大人准备的,万一有个闪失,他全家脑袋都不够赔的。

    “可是咱们就带三十多人过去,是不是?”

    想到父亲打算让大半人马看守营地,后日只带三十多骑去和那阿计部的鞑子首领见面,张雄就有些慌。

    “咱们三十多骑过去,都是好手,万一鞑子处有诈,自然能脱身,到时候赶回营地,有车阵为依仗,那些鞑子能奈何得了我们。”

    张贵带儿子出来,也是要见见世面,此时见到儿子脸上惧意,尽管心中不喜,也只能给他讲解一番,却是叫他没来由地想起高进,只觉得自己这儿子若有高家小子一半能耐,他就心满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