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朔明 > 第七十八章 就你有义气(为“一了班长”加更)

第七十八章 就你有义气(为“一了班长”加更)

    “这位首领,咱们兄弟不堪上官苛虐,故而弃暗投明,还请好汉们收留!”

    倪大开门前,早已在里面喊将起来,所以大门一开,董步芳也没犹豫,直接让一队家丁持盾先冲了进去,结果直接就把那匆匆赶来要防止倪大他们投贼的百户府大管事儿子给当场刺杀。

    李二狗当先一qiāng扎进了传着身绸缎衣服,显得极为扎眼的大管事儿子胸膛上,等他把qiāng头拔出来时,那胸口开了个碗大血窟窿的大管事儿子就软趴趴地倒在地上,他带来的那些健壮仆人那里见过这样chì luǒ裸的血腥场景,原本那仅有的一些勇气也瞬间消散,等到李二狗那队家丁们喊杀挺矛刺来的时候,压根没人有抵抗的念头,有胆小的直接跪地求饶,更多的则是转头就跑,如林中受惊的鸟兽般四散而走。

    “好汉爷饶命,好汉爷饶命!”

    “滚开!”

    看到跪在地上挡路的百户府下人,马军直接一刀劈下后踹翻到一边,然后领着家丁们闯入府中到处杀人,而兀颜则是带着手下会骑马的家丁分头绕着百户府而走,但凡是想要从府里逃跑的,一个都别想活。

    只有董步芳带了一队家丁把守住大门,见了倪大四人,瞧着满脸血污的倪大,董步芳谈不上什么鄙夷,张贵这厮把河口堡祸害得不轻,看看眼前四个官军穿的鸳鸯战袄破破烂烂,没有片甲遮护,就知道倪大说的那句苛虐或有其事。

    倪大四人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方才那些贼人们挺矛刺杀的动作他们可全都瞧见了,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贼人的手段,倒更像是军中的架势,只不过四人也没太过奇怪,毕竟这每年不知道有多少军户耐不住上官盘剥,当了逃户和逃卒。

    “把你那口刀拿来我瞧瞧?”

    董步芳见倪大腰间挂着那口腰刀狭长,倒是显得眼熟得很,忽地又想到些事情,于是朝倪大说道。

    听到那贼人首领的话,倪大忙解了腰刀,双手奉上,既然选择投贼,那就没有回头路可走,便是眼前贼头子看上他这口祖传的好刀,也只能认了。

    接过腰刀,董步芳拔刀出鞘,看到靠近刀镡处的刀身上刻着“万历十年,登州戚氏”几个字,观看一番后,便晓得自己没有看错,于是丢还给倪大道,“你家祖上是戚家军?”

    “不敢瞒首领,俺爷爷是戚爷爷当年军中小卒。”

    “难怪了,听说河口堡里,浙兵不招待见,以前高爷在时,你们日子还好过些。”

    “首领认识高爷。”

    倪大拿回腰刀,见那蒙面的马贼首领感叹,不由大着胆子问道,河口堡里浙兵人家不少,过去高家是领头的,高家商队里招的也多是浙兵老卒,倪大父亲当年也是高冲部下,只是死得太早,高冲仍旧时常接济他家。

    只是后来他自己不争气,阿娘死后,游手好闲,又染上了赌博恶习,让高冲大怒,没收他进商队,最后浑浑噩噩成了现在这幅样子,只能在官军里像根烂木头一样。

    “听说过高爷大名。”

    董步芳回了一声,接着反问道,“你认识高爷!”

    倪大犹豫了下,最后还是将自己的事说了出来,“当日张贵那厮说高爷死于他手,俺本来想给高爷报仇,可是事到临头又退缩了,如今被逼得没了退路……”

    倪大说话间,神情里满是羞愧,说起来他倪家也是受了高爷大恩的,他当年不长进,高爷才断了来往,可后来他老娘过世,家里的银钱早就被他赌博败得精光,到最后还是高爷派人送了银子,让他老娘可以体面下载。

    这样的恩德,倪大自应该报答,可是当日张贵在百户府前活活打死了王石,却是把他给吓到了,如今被董步芳询问,倪大想起高冲这位叔伯对自家的好来时,只觉得自己是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你倒是实诚,就冲你这番话,俺便收了你,至于他们三个?”

    看着倪大脸上那羞愧难当的神情,董步芳缓缓开了口,他觉得这倪大心狠手辣够果断,其实也是个被埋没的人才,故而起了几分爱才之心,如今家丁们虽然训练森严,可真要论出挑的人才,还真没有几个。

    “这位首领,他们三个都拖家带小,只求首领给他们一条活路。”

    见董步芳忽地提到三个同僚,倪大连忙再次跪倒在地,他是个烂赌鬼,但是愿赌服输,是个讲信义的,是他说动这三名同伴献门投贼,自然要保他们性命。

    而这时另外三名官军也都纷纷磕头求饶起来,眼前这贼头子固然欣赏倪大这厮,可却未必会饶他们性命,“英雄饶命,小人也愿意……”

    “看你的面上,那便放过他们。”

    董步芳见倪大下跪求情,心里满意极了,说起来这倪大出身,也算得上是高爷的自己人,这小子固然在老高爷死的时候,没有出来报恩,可是那时候张贵势大,他真要跳出来也就是个死,眼下瞧他羞愧的神情不似作假,倒是个可以信任的。

    想到这里,董步芳觉得等没必要再瞒着倪大,让人把另外三名官军带下后,他拉下了蒙面的面巾。

    看到面前贼人首领露了真面目,倪大晓得,这是被当成自己人了,只是尚未等他开口表忠心,眼前这贼头子下一句话就叫他惊喜莫名,“我是为高爷办事的!”

    “高爷没死!”

    倪大几乎是喊出了声,而他脸上的惊喜也是真情实意,这让又试探一回的董步芳彻底放下心,简略地将高进的事情大体说了遍,最后道,“如今高爷正在关墙外等候,等咱们这边完事,用不了多久,高爷便是这河口堡的百户,到时候自然有咱们的用武之地。你今后可要好好为高爷做事!”

    “这……这……”

    倪大没想到自小所敬仰的高伯还是死了,只是却有个好儿子,如今做得这般的大事,便连那不可一世的张贵都扳倒了,再想想自己,这些年蹉跎岁月,真是无颜愧对死去的老父,于是他连忙狠声道,“董头放心,倪大日后自当为高爷效死命,如有违背,便是猪狗不如!”

    “行了,你且起来,今晚过后,你和你那三名同伴留在堡寨,只说血洗百户府的是黑沙马贼和蒙古鞑子,你那三名同伴若是可靠,也不妨将消息透露些给他们,但是不能出岔子。”

    董步芳喊起跪下发誓的倪大吩咐道,血洗百户府只是小事,让高爷完全从此事中摘出去才是头等重要,这倪大看着够机灵,想来应能办好这差事。

    “董爷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

    倪大拍胸脯打了包票,他那三个同伴,都是拖家带口的,说起张贵这个百户,最近可是把堡寨里的人家祸害惨了,私下里哪个不是咬牙切齿的,如今张贵死了,百户府也没了,有高进这等奢遮人物能投靠,傻子都不会去给张家做忠臣孝子。

    这时河口堡里,听着百户府穿了的哀嚎声和喊杀声,堡寨里的人家大都暗自痛快,只有少数几家和百户府攀亲带故地吓得战战兢兢,生怕那些贼人会找上门来。

    大半个时辰过去,董步芳到了百户府的内宅时,这百户府上下都被马军领着家丁们杀了个鸡犬不留,到处都能看见死人,董步芳是老军卒,在高丽时尸山血海也见过,自然没什么不适,只是暗道这马军好大杀性,家丁们多用长矛,这些被刀砍死的分明是马军亲自动的手。

    不多时,董步芳便看到了马军,还有一大箱碎银,里面各种成色的银钱都有,显然是缴纳秋粮赋税后这段时间搜刮来的。

    “这老狗倒有些手段,说得张家婆娘拿出银子来重赏。”见到董步芳,马军指着地上一具老者尸首说道,原来那张氏起初死活都不愿拿出真金白银来重赏府中下人,直到董步芳他们这伙贼人杀上门来,才被大管事说动,慌慌张张地拿了银钱出来,却没想到倪大直接献门投贼,他们想要来个“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也没有机会。

    “倒是便宜了咱们。”看着那箱银子,董步芳笑了起来,接着皱起眉头,他忽然想到这百户府浮财不少,“你就没留他活口,逼问张贵那厮的藏银所在。”

    “这老狗对张贵倒是忠心,我杀进来时,他自提了刀和我拼命,收不住手。”

    听马军这般说,董步芳也不好怪他,只能道,“那便让大家伙四处搜寻,找到张家藏银的地方。”

    随着董步芳一声令下,家丁们在百户府里四处翻箱倒地,搜刮地皮,他自己则是和马军在内宅的书房和卧室里寻找。

    “找到了。”

    拿着刀柄在书房地上一块砖一块砖敲着的董步芳脸上忽然露出喜色,说话间自拔了刀,刀尖chā jìn砖石缝隙,撬了开来。

    马军循声看来,只见董步芳搬开那铺地的青砖,露出了三尺见方的浅坑,里面放着口小箱子,董步芳砸开上面的锁钥,翻开来后一阵金光耀目,这里面装的全是金锭,董步芳提出来掂了掂分量,估计得有三十四斤重,折合银钱的话,怎么也有个一千七八百两。

    骤然看到那么多黄金,董步芳也不由心神摇荡,只是他忽然觉得身后芒刺在背,不由猛地回头看去,只见马军按着刀柄正冷眼看着他。

    “这些都是高爷的!”

    马军冷冰冰地说道,他这段时日虽然和董步芳有些交情,可此时董步芳若对这些黄金起贪念,那就休怪他下手无情了。

    “姓马的,你也忒小瞧俺老董了,这点黄金算什么,俺跟着高爷才是大富贵,这些黄金你自看着。”

    董步芳看着马军好似防贼的目光,不由大怒道,把那箱金子合上后,怒气冲冲地出了书房。

    见董步芳负气而走,马军脸色微动,犹豫了下,才朝董步芳喊道,“等到了高爷那,我给你赔罪!”

    “老子不稀罕。”

    董步芳听到马军的话,头也不回地大声骂道,自去了百户府前招呼家丁们,把整个百户府搬空,反正留下来也是便宜堡寨里那些人家,倒不如全都带走,好让高爷做个人情。

    大半夜时间,家丁们只是在搬运物件还有百户府里的存粮,直到黎明前,才装了足足十多辆大车,大摇大摆地从堡寨正门里出发离开。

    这时有早起的人家开门望风,看到马贼们赶着大车离开,方才有胆子出门,几家大胆的更是直奔百户府,隔了老远,便闻到浓重的血腥味,催人欲吐。

    只不过眼下这个当口敢到百户府的,也不是什么良善人家,胆小之徒,都是想着来捡便宜的。几人互相看了眼,都心照不宣的干笑起来,往百户府洞开的大门里进去了。

    只是叫几人失望的,百户府里简直就像是被蝗虫过境的农田一般,什么东西都没剩下,能看到的只是遍地死尸。

    “这些杀千刀的马贼,抢得还真是干净。”

    “什么都没留下啊!”

    就在几人痛骂哀嚎的时候,那前厅大院里堆着的尸首堆里,猛地伸出一条手臂,吓得那几人一屁股坐在地上,连话都说不利索。

    倪大从尸堆里爬出来,浑身是血,好似恶鬼一般,朝地上那几个来捡便宜的人道,“那些马贼都走了?”

    “你……你……是人……是鬼?”

    “废话,老子当然是人。”

    有个胆大的哆嗦着指着倪大问道,其他几人也都纷纷看着倪大,看到他身上穿着的鸳鸯战袄,提着的心都放下来。

    “都出来,别躲了,马贼们都跑了。”

    倪大没理会那几人,反倒是扒拉着尸堆,把另外三名同伴给拉了出来,看得另外几人一愣一愣的。

    “倪大,是你,你昨晚没死?”

    几人中,有人终于认出了倪大,再没那么害怕,于是开口问道,他身旁几人,也都满脸好奇,想知道昨晚百户府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全家死了,老子都不会死。”倪大骂了起来,然后才转过身朝那几人道,“昨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