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朔明 > 第一百零六章 小惠

第一百零六章 小惠

    日头西斜,临近傍晚前,高进终于带着大队人马赶回了河口堡,打头的自然是河口堡的官军,只是比起离开前松松垮垮的样子,眼下这些河口堡官军被操练了近两个月,精神面貌大为不同。

    看着扛旗走来的堡寨官军,秦忠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张贵治下堡寨里官军什么德性他还不清楚,可眼前这伙官军身上衣衫整齐,行进时列队谈不上有多整齐,但是却已经能看出前后左右距离分明。

    守住堡寨门口的青壮们,没了鞑子来袭的威胁,此时也都是乐得看热闹,他们中不少人没来过堡寨,看到对面官军的样子,也都啧啧称奇起来,只道难怪高爷能打败鞑子,自家堡寨的官军瞧着倒是颇为威武。

    只是这等话尚未说完整,就被边上那些来过堡寨的同伴们嘲讽起来,“放什么狗屁,这些鸟人什么货色,俺还不清楚,真对上鞑子不尿裤子就烧高香了,高爷还能指着他们上阵杀敌!”

    “可俺瞧着他们挺齐整的……”

    “你懂个屁,鞑子那里都是马队,要上阵也是高爷领着手下伴当和鞑子厮杀,这些鸟人能顶个什么用!”

    纷纷扰扰的流言里,堡寨里面又起了热闹,有倪大开路,翟大父子并府里的车队下人很顺当地到了寨门口。

    翟家开的是油坊,整个河口堡的人家都要跟他家买油买盐还有酱料,谁不知道翟家卖东西向来掐秤,只不过翟家过去有百户府做靠山,大家吃了亏也只能忍着。

    百户府被血洗后,堡寨里不知道多少人盼着翟家倒霉,只是没想到高爷宽宏大量,倒是放过了翟徐几家,还让翟大主持放粮赈济的事情,不少人都暗暗觉得高爷太过仁厚。

    如今看着翟家父子凄惨的模样,堡寨口没人可怜他们,反倒是听了翟大父子负荆请罪的缘由后,更是纷纷大骂起来,“老贼该死!”“老狗该死!”的骂声不绝如缕,要不是有倪大引刀隔开,只怕还真有人上前殴打翟大父子。

    “我二哥马上就要回来,你们闹什么闹!”

    陈升看到青壮里和翟家有仇的想要趁机报复,亦是大声喝骂起来,“翟家父子有罪,也需得我二哥来处置,哪里轮得到你们来动私刑!”

    只是往那里一站,陈升不需拔刀,便吓得那些动了歪心思的青壮纷纷战战兢兢地闭口不言,只乖乖地站回去,等着前方的队伍过来。

    堡寨门口的骚动,也叫骑在马上的高进看到了,不过他没有急着赶去,有陈升在出不了乱子,只是离得近了,看清楚那跪在地上的翟家父子,还有他们身后的几辆大车,高进不由笑了起来。

    “马叔,这翟大倒是够机灵的,给我来这么出负荆请罪!”

    高进朝身旁的马军笑道,他先前一直不曾回河口堡,不过翟大他们方打了赈济粮食的主意,秦忠便派人往古北寨给他报了信。

    不教而诛谓之虐,高进离开河口堡时便说过这句话,秦忠倒是听了进去,所以当翟大他们用自家发霉粮食倒换时,他全做不知,就是翟大来试探,也是有意无意地引他入瓮。

    “那就得看高爷愿不愿意绕过他了!”

    马军自从家里遭逢惨变,话便不怎么多,也就高进问他,才会说上几句。

    “那马叔觉得我该不该饶他一命?”

    杀翟大对高进来说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而且翟大他们用发霉粮食倒换他留下的赈济粮,就是杀了翟家满门,这河口堡上下的老少百姓也只会拍手称快,而不会说他暴虐。

    只不过对高进来说,还是那句话,他需要能用的人才,这翟大虽然是个土豪劣绅,但却是个聪明人,自己能管住他,让他为己所用,就是留他性命又有何妨。

    “高爷自有主意。”马军笑了笑,不过接下来一番话倒是叫高进有些意外,“不过能不杀还是不杀的好,这翟大为人精细,善于计算,虽有些恶行,但也罪不至死。”

    马军是见过世面的,拿发霉粮食倒换赈济粮这种事情,有什么稀奇的,更别说翟大还是被坑了一把才做了这等蠢事,至于翟大平时开油坊掐秤,放眼边墙各堡寨也是寻常事,真要细算起来,翟大掐秤占便宜比起其他地方来还没有掐得太狠。

    听完马军的话,高进自有了决断,这时候他们一行人也到了堡寨门口,“恭迎高爷得胜归来!”秦忠自是第一个拍马屁喊起来,随后其他人亦是反应过来,连忙跟着高喊起来。

    “这马屁精。”

    陈升看了眼笑得谄媚的秦忠抢在倪大马巢前面,去给高进这位二哥牵马,忍不住道,却是叫边上的倪大马巢亦是大有同感。

    “高爷,您可回来了,您是不知道啊……”

    “秦总旗,有事待会再说,这是怎么回事?”

    从马上下来,高进看着跪在地上的翟大父子,明知故问道。

    “高爷,这您就有所不知了,您当日离开后,留了不少粮食叫翟大这厮主持放粮,赈济咱们堡寨里的贫苦百姓,可谁知道这翟大……”

    听到高进问话,秦忠立马精神抖擞,绘声绘色说起翟大他们是如何有负高进所托,以为高进在塞外和鞑子厮杀时战死,然后起了二心,将自家发霉的粮食倒换到那些赈济粮里,还要把这口黑锅推到高进头上。

    “这厮倒是会编故事!”

    见秦忠说得口沫横飞,像模像样的,便是陈升也忍不住觉得这厮其实还当真是个人才,这耍嘴皮子的功夫着实不赖。

    一直都默默俯首认罪的翟大在秦忠说到这里时,才高声叫屈起来,“高爷,小人也是被徐三才那几个老猪狗给害了的,要不是他们蛊惑小人,小人万不敢做出这等事情来。”

    阖府性命面前,翟大毫不犹豫地就把另外三家给卖了,他声泪俱下,把当日徐三才几人找上门来的谈话内容全都讲了出来。

    秦忠和翟大这一唱一和的,叫四周的青壮们也都是开了眼,万万没想到堡寨里有头有脸的几家心肠这般黑,便是连高爷留下的救命粮食都要打主意,而且那姓徐的居然还想害高爷。

    翟大果断地把徐三才家里藏了军弩,打算拿出来暗害高进的消息给当众卖了,“高爷,小人真的是被他们给害了啊,这里是小人家里全部的粮食和家财,小人愿意献给高爷赎罪!”

    翟大一边哭诉,一边却是从翟福手里要过那盒银钱打开后,双手奉上,刹那间那盒里银光闪烁,耀花了周围青壮们的眼,谁都没想到翟大这厮这般舍得,这一盒银钱怎么也得有几百两。

    要不是四周有高进带回来的官军,倪大马巢他们的军丁,这一盒银钱露白,只怕就要引发骚乱,不过眼下四周青壮虽然看到那么多银钱个个呼吸急促,双眼发红,但是却没人敢鼓噪,只是都看向了从始至终都颇为安静的高进,等着这位高爷做决断。

    “翟大,我当日留下粮食于你,让你主持分发,便是看你老成持重,却没想到你居然……”

    高进故作姿态地摇起头来,却是叫翟大父子心里一紧,这时候那始终不曾说话的翟宝却是把心一横膝行到高进跟前,猛地磕起头来,直把把脑袋都磕出血来,“高爷,不关我阿大的事,都是我听了那几个老猪狗蛊惑,才逼着我阿大做下这等恶事,您要治罪,便砍了我的脑袋,饶了我阿大吧!”

    翟宝砰砰地磕着头,看得一旁众人也是心里直跳,实在是没磕几下,这翟宝便血流满面,瞧着吓人,哪怕大家再有怨气,可翟宝这等孝行也叫人动容。

    “翟大,你倒是生了个好儿子!”

    高进知道堡寨里上下都对翟大他们有怨气,他有心绕过翟大,但也得有个合情合理的由头才是,如今翟宝这一出愿意代父求死倒是让他可以顺势下坡,看着四周青壮们脸上露出的神情,高进缓缓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些粮食我便收下,用来赈济堡寨的乡亲们,至于这些银钱,你自拿回去,只是日后我要修整堡寨各村水渠道路并学堂,你翟家需得出钱出力,不得推脱,你可服气!”

    “小人服气,小人服气。”

    翟大听到高进的话,忙不迭叫喊起来,然后一把抱住了犹自磕头的儿子,“憨儿哟,莫要磕头了,高爷宽宏大量,绕过咱们了。”

    “阿大,真的吗!”

    翟宝磕头磕得都有些迷糊了,这时他满脸的鲜血沾了沙土,看上去说不出的虚弱。

    “阿升,带他们下去包扎下。”

    陈升带着几个同伴自抬了翟宝到了边上给他清洗额头伤口,他们过去都很瞧不上翟宝这样的二世祖,只是今日翟宝的表现却是叫他们刮目相关,不管这厮平时怎么混账,这份孝心倒是叫他们佩服。

    处置了翟家父子,高进才看向四周一众青壮,然后高声道,“大家可都听到了,徐家等人用发霉粮食倒换我给乡亲们的赈济粮,不但不思悔改,而且还想要害我高进,你们说该怎么办?”

    高进说话时声音森冷,谁都听得出他动了杀心,可是从那些官军再到四周青壮,却都觉得理所当然,甚至于不少人义愤填膺,只觉得就该杀了徐家那几家。

    “杀了他们!”

    官军里,老何几个老兵油子振臂喊了起来,他们晓得高爷这趟回来后,便是这河口堡的正经百户,徐家他们不开眼,自己往刀口上撞,这个时候他们不跳出来表忠心,还等到什么时候。

    老何他们这一嗓子,顿时叫秦忠他们纷纷回过神来,忙不迭地高声跟着喊起来,“杀了他们!”“杀了姓徐的!”

    高进眼下还不是河口堡的百户,要杀人立威,就要师出有名,才不会失了人心,现在随着老何秦忠他们一带头,很快四周便响起了一片喊打喊杀的声音。

    “阿升,你和倪大他们去徐家那几家,入夜前就把事情给办了,记得只诛首恶,不要牵连太多。”

    高进朝陈升吩咐道,这正是群情汹涌的时候,他只要一声令下,这些被煽动起来的青壮就能把徐家那三户人家给撕得粉碎,可是那并非他所需,于是他只让陈升和几个伙伴带着倪大他们进堡寨行事,自己则是带着官军仍旧在堡寨口坐镇,省得那些青壮失控。

    “是,二哥。”

    陈升杀气腾腾地带着倪大马巢他们离开了,四周的青壮虽然觉得不能同去颇为可惜,可是高爷尚且留在这里,哪个又敢擅自离开好去浑水摸鱼。

    高进让手底下官军把从河谷地地带回来的大车一一摆开,尤其是那车关爷留给他的鞑子脑袋被摆在了最前面,拉去上面的油布后,几十颗被草木灰腌过的鞑子脑袋就那样冲击着四周青壮的视线,震慑得众人心胆俱颤,全都是老老实实地待在原地。

    高进自让人搬了张马扎,然后喊过了翟大,叫他当众发粮,今日狼烟之事,倒是把河口堡上下的人都聚齐了,要施恩于百姓,此时最合适不过。

    “秦总旗,堡寨里谁家最困难,你最清楚,便和翟大一起将粮食发下去,这个冬天,我不许咱们河口堡再有人冻饿而死!”

    高进说话时声音并不算响亮,但也能叫四周的人听得清楚,很快口口相传下,从堡寨门口到堡寨里,从那些青壮再到老弱妇孺,都晓得了高进这句话,响起了一阵阵“谢高爷!”“高爷仁义!”的呼声。

    秦忠记性不错,他先是喊过堡寨里最穷苦的人家来领粮,然后再是堡寨下面的村子,翟大站在让自家的大车前,开了一袋又一袋的粮食,只是从他这里领了粮食的人看他时仍旧没有半点好脸色,都是朝坐在马扎上的高进行礼道谢。

    原本因为挤下了太多人而显得秩序混乱的河口堡,随着高进放粮的举动,竟是变得平静下来,那些从村里逃来的百姓也都放下了原本的担心,虽说鞑子没来,可谁不担心这个冬天难熬,如今高爷发了话,又当众发粮,实在是叫他们心里有了盼头,当众领粮的人里,不乏有那家里特别穷苦的,拿到粮食后直接跪下给高进磕起头来。

    实在是这年头百姓的日子太苦,难得遇到高进这样把他们当人看,而不是视作草芥的大人物,谁不是心怀感激!甚至愿为高家家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