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朔明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被堵了

第一百二十六章 被堵了

    “这刘大傻子,果然上了那徐通的恶当,活该老子得利。”

    千户所边上的大营里,神木堡的另一位副千户田安国拊掌大笑,在他前方正跪着名穿得破烂的官军弓手。

    “这是赏你的。”

    “走,咱们去救那刘大傻子去!”

    从怀里掏了点碎银,田安国随手扔在脚下,接着便招呼起心腹,点齐兵马要去城门口捞好处。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那报信的官军弓手趴在地上,口中一边道,一边好似狗一般地从田安国踩过的地方拿起那沾满尘土的发黑碎银,仔细擦了擦才塞进怀里,然后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等着副千户大人调集了营兵后,才在前面带路。

    军营里的动静,自然瞒不过就挨着不远的千户所,听到田安国调了一百营兵,徐通自是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那高家小儿可不是好拿捏的软柿子,那小子连自己这个实权千户顶头上司都不惧,还会怕这一老一少的没用副千户。

    “老爷,听说那高进在城门口捉了刘副千户,这事情要是闹大了,传出去可不有损您的”

    徐通身边,徐刚小心地说道,在他看来自家老爷既然和高进说和,要一块儿赚钱做生意,稍微敲打番就是,既然连那刘大傻子都压不住高进,就没必要把事情闹大了。

    “有损什么,老爷我的脸面早就没了,这世道,最不值钱的就是这脸面。”

    徐通冷声说道,然后他倚在千户所的望楼上,看着不远处街道上鱼贯而去的营兵队伍,眼里满是讥诮,“刘大傻子也就罢了,靠着父荫的蠢货不足为虑,可是田安国这个老东西,他那点小心思以为我不知道吗,这次正好借那高家小儿的手,好叫他知道,这神木堡没了我,谁都压不住我这位贤侄。”

    “老爷高见,小人佩服。”

    徐刚在一旁拍起了马屁,他原本以为自家老爷是要借刘循和田安国之手去敲打高进,没想到竟是反过来的,想想那高进确实是过江猛龙,这田安国一把老骨头,就靠他手下那些酒囊饭袋对上高进麾下那些伴当,只怕是自找苦吃。

    “行了,去让小的们都披挂拾掇齐了,说不准一会儿咱们还要去收拾残局呢!”

    徐通负手而去,虽然和高进只见了一面,可是徐通却看得出这小子虽然识趣知进退,可仍是个胆大包天的主,两个副千户吓不住他。

    随着高进一伙人全都入了城,这时候天色已自全暗了下来,刘循虽然被徐通和田安国瞧不起,唤他做刘大傻子,可其人不是真的傻到家,在高进介绍了范秀安这位绥德商帮的大掌柜后,他就晓得自己被人当了枪使。

    “高老弟,你我一见如故,今晚无论如何我也得给你摆酒,接风洗尘。”

    刘循是家中独子,自小便是纨绔,顺风顺水地长大,闯出什么祸事,也自有他老子给他摆平,所以做事情常常不经脑子,可是他在骆驼城长大,纨绔的那个圈子里他也只能算是个小阿弟,因此这趋吉避凶,打不过就化敌为友的本事还是有的。

    高进的名声在外,他原本以为是夸大之词,可是亲眼见识过了高进的胆魄和手下的骁勇后,他就是再蠢也知道这是自己惹不起的那种人,就好像以前骆驼城的杜家、姜家子,人家是猛虎,他顶多是条土狼。

    土狼和猛虎龇牙,是要被咬死的!

    刘循打小见识过骆驼城那几位顶尖纨绔的威风后,就懂了这个道理,高进虽然是他们这个圈子里乡下地方的黄毛小儿,可是他这么被收拾了一番后,却能察觉到高进和杜家、姜家子相似的地方,都是那种绝对的自信。

    想明白了以后,刘循便觉得自己应该交好这位高阎罗,而不是不自量力地继续为敌,更何况人家身边还有范秀安这等财神爷,正所谓龙不与蛇居,能叫这位财神爷同行,而且还以兄弟相称,只怕这高阎罗的背景也不简单。

    心里暗骂徐通这贼厮鸟上司阴险狠毒,刘循面上却是笑得如同庙里的弥勒佛一样,更是让手下家丁去神木堡里最大的酒楼包将下来,要给高进他们摆酒接风。

    “刘兄客气了,小弟我还赶着去千户所交差”

    高进没想到这刘循突然间变得如此热情,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刘循这般殷勤,倒是叫他不好拒绝。

    “如今天色已晚,千户大人怕是早回府休息了,老弟你去了也是白去,不如等明日再去所里拜见徐大人。”

    按着朝廷规制,这千户所既是办公的衙门,亦是住处,只不过徐通在城里另起了大宅,不会住在千户所,就和那些县爷们一样,虽说府衙一体,可哪个不是在外有私宅,养几个外室,就是收钱拿好处也方便。

    “既然如此,那小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见刘循确实是盛情难却,高进想了想便答应下来,他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位刘副千户前后反差如此大,可他仔细观察过,这位刘副千户的神情不似作假,不像是能藏得住恨意的那种阴沉之辈。

    “那便对了,我跟你说啊,那楼里新请的厨子是大同来的”

    刘循正热情地说着话,对面街角处猛地拐出的营兵队伍,叫他吃了一惊,高进和范秀安看着对面明显是全副武装匆匆赶到的营兵里,披挂甲胄的干瘦老头,都不由笑了起来。

    “高老弟,看起来刘副千户这顿酒可不好喝来着!”

    对面的田安国,范秀安是认识的,他刚从商帮那里接手神木东路的生意,神木堡这里也只和徐通照过面,但是这神木堡里大大小小的人物,他心中都有数,就好比眼前这一位,在神木堡副千户的位子上干了三十多年都没挪过屁股,也算是神木堡里有名有姓的地头蛇了。

    队伍里,田安国看着和一个高大青年并肩走在一块儿兴高采烈的刘循,原本志得意满的脸色瞬间垮了下来,不是说这刘大傻子在城门口被挟持了么,怎么这转眼的功夫就没事了。

    “是姓田的老不死。”

    对于田安国,虽说两人过去是联手对抗徐通这位顶头上司,但刘循从没占过什么大便宜,能从徐通那里抢来的好处,反倒是叫田安国占了多,刘循自然早就心怀不满。

    眼下看到田安国这幅来者不善的气势,再想想先前自己的处境,刘循就是用脚指头想都能想得出这老东西不怀好意,是想那他做筏换好处。

    “田大人,这大晚上的,您带着这么多兵马是要做甚?”

    刘循率先开了口,这老东西调的营兵比他都多,绝对所图不小。

    “刘大人,我可是听说你被贼人挟持,才带着兵马赶来搭救的。”

    田安国眯着眼,他年过六十,身子枯瘦,和方面阔耳体形肥壮的刘循看上去截然不同,这时候眼眯成一条缝儿还真像是头花白毛的老狐狸。

    “你哪儿听来的狗屁,我何时被人挟持了!”

    刘循是个好面子的,当然他既然和高进化敌为友,那方才被那大眼贼单骑活捉的事情便没有发生过,眼下田安国这么说就是在落他的面子,自然叫他恼羞成怒。

    “刘大人,我知道你被贼人挟持,还要被逼着强颜欢笑,”

    “放你娘的狗臭屁,姓田的,你是要做什么?”

    看到田安国让手下营兵带了弓箭,这时候还对准他们,刘循变了脸色,他们如今正好被堵在城门口通往千户所的街道上,对面带的强弓可不少,想到这老东西心狠手毒,刘循也不禁有些怕了。

    高进倒是想不到这田安国似乎还真有动武的胆子,不由看向范秀安,他倒不是怕动手,而是实在想不通田安国这么干有什么好处,他是来报功的,难道这厮还真打算抢了那些鞑子人头冒领功劳不成。

    “这位田副千户,虽然是地头蛇,可他出身不算好,所以在骆驼城也好,神木县也罢,没多少朋友!”

    范秀安缓缓作答道,多个朋友多条路,少个朋友少打听,田安国比起刘循来,在人脉关系上还要差几分,更加是不会知道高进背后那些隐隐的复杂关系。

    无知者无畏,所以徐通在河口堡没敢让家丁们动手!反倒是田安国有胆子带营兵来堵高进,更是做好了随时动武的准备。

    “高老弟,这老东西心坏得很,他真敢让手下下死手的。”

    刘循看着似乎毫不在意对面近百营兵的高进,压低了声音提醒道。

    “刘兄,你怕什么,他那边人多,咱们这边就少了吗?他那里有弓手,咱们这里就没了吗?”

    狭路相逢勇者胜,对面姓田的老东西敢动手,难道他高进就不敢亮刀子了吗!

    随着高进言语,刘循只听得身后脚步隆隆,回头一望,只见先前高进麾下那些黑衣家丁,一队人持了大盾,便从两侧上前,护卫住了他们。而且这还不算完,高进身边那些伴当,更是人人取弓,那先前捉了他的大眼贼和一个魁梧少年带头,全都翻身上了路边的瓦房,居高临下对准了对面田安国那个老东西。

    看着田安国脸上好像开了染料铺子般一会儿一个颜色,刘循只觉得胸中快意,这老东西在千户所里向来仗着资历老,吹嘘自己在高丽和倭寇见过仗、在播州平过乱,向来猖狂得很,如今遇到边上这位高阎罗,倒是要看看他能有多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