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朔明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豁出去

第一百四十二章 豁出去

    城头上,当高进和范秀安笑得边上的范勇心里发毛时,不远处的城门那里有了动静,居然开了条缝,然后驶出了一辆马车,往着外城而去。

    “范兄,想不到有人牌面比你还大,这等时辰里居然还能开城门出来。”

    高进看着那辆车上挂了灯笼的马车,朝范秀安说道,他的目力惊人,只是定睛看去,便看清楚那灯笼上的记号是个范字。

    范秀安没有应答,神木县就算防备再松懈,可是这大晚上的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在内城开城门进出的。眼下城墙上的把总是他让范勇花了心思结交的,像他们这般坐吊篮出入,是不会被记录在案,也不会有人嚼舌根传出去。

    见自家老爷一时不语,范勇自在边上接高进话道,“是啊,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竟有这等”

    “那马车上打的灯笼好像是范记,想来应该就是正主之一了,范兄,你是打算先去见见此人呢,还是直接去找刘佥事,以德服人!”

    听到高进的话,范秀安连忙从城墙上探出头去,然后看到那刚刚出去的马车赶得飞快,正是朝着范记商号的驻地而去,原本平静下来的脸色顿时变得狰狞,只是等他回头时又恢复如常,“高兄,咱们先去商号一趟。”

    随着范秀安做了决定,那位把总自让手下营兵带了吊篮过来,将高进他们重新放下城墙,那位把总还趁隙打量了高进几眼。

    “这把总姓鲁,是神木卫的百户出身。”

    见高进也多看了那位把总几眼,范秀安自介绍道,眼下大明朝是军兵并举,所谓军就是卫所,兵则是营兵,卫所和营兵的头衔名目不一,但是营兵的军官将领,却仍旧多是卫所里世袭的武家子弟,一般这营兵里的把总便多是从卫所里的百户转任,但实际控制的兵权却比百户大不少。

    高进知道营兵制下,多是抽调卫所的精锐转任里面的武官,那位鲁把总瞧着就比神木堡里的一群百户和镇抚强得多。

    “范兄,这神木卫里的营兵有多少?”

    自前朝以来,卫所孱弱,到如今只是拿来守城用,真正能打的则是营兵,正所谓“兵御敌而军坐守,兵重军轻,军借卫于兵,壮军乃复充兵”。见过那位鲁把总后和他手下那些兵丁后,高进只要知道这类的营兵数量,就能大概判断出神木卫的实力来。

    “这神木卫的营兵定额五千,但实际上只怕两千都不到。”

    这年头兵贵军贱,兵有安家、马价、衣装、器械等银,月粮也较丰厚,而军只有月粮,战时或出征时才有行粮。所以神木卫里这营兵的空饷才是大头,三千人的空饷足够上下军将们分肥吃饱。

    高进想不到偌大的神木县,真正可靠的兵力只两千营兵,而且以他在神木堡所见,只怕这两千营兵还各有山头,他手上若是有千把家丁,这神木卫就是倾巢而出也未必能拿他怎么样。

    从吊篮里跳出来,高进跟在范秀安主仆身后,范勇打了火把,照亮漆黑的街道,地上积了层厚雪,踩在上面又松又软,足有半脚深。

    火把的余光只能照出丈许远,但是高进能察觉到不远处黑暗里隐约的目光,城池内是有王法的地方,但仍旧要分出三六九等。像是这等外城里住的都是平头百姓和底层贫民,鱼龙混杂,只要不出大案命案,衙门是懒得管到这种地方来的。

    河口堡那种偏僻地方,下面村庄里都尚且有私设的赌档土娼,更遑论这人口众多的神木县,这外城里藏污纳垢的地方更是少不了,像是这等冬夜雪天还在街道上的必然不是什么良善。

    高进扶刀,目光看向方才他隐约察觉有人的地方,腰里长刀出鞘,冷声道,“都把招子放亮点,莫要自误!”

    高进的言语,让范秀安主仆不由停下脚步,向来精明的范勇面露羞愧,他刚刚赶来禀报时,应该再带几个人手过来,这外城到了夜里,除了更夫,便没有巡夜的衙门班差,这神木县里有的是游手好闲的无赖军户。

    这么座大城,每年的失踪人口也有不少,但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报官都没人管。

    “走吧!”

    高进还刀入鞘,朝范秀安主仆轻声道,当年魏叔还在的时候,没少和他说过那些江湖上的故事,大凡城池里都有些神鬼怪异之说,就好比这神木县里便有冬鬼食人的怪谈,其实多是人为,或为杀人劫财,或为掳掠人口买卖。

    也许是高进的震慑起到了作用,范秀安主仆都觉得接下来上路后,那远处的街道巷尾里少了些鬼魅身影。

    挑着灯笼的民居前,杨大眼看到前方雪地里蓦然出现的身影,很快便认出了来人。

    “二哥。”

    “大眼,兄弟们都休息好了吗?”

    “都休息好了,就等二哥你回来,等着大干一场!”

    杨大眼一边答话,一边带着高进三人入了民居,就像他说的那样,屋子里众人都做好了准备,每个人都全副武装,脸上没有倦色。

    “二哥。”

    陈升领着众人起来,看向高进时的目光隐隐有些激动,虽然陈升性格沉稳,先前还担心会不会被范秀安坑上一把,可事到临头,真到该动手的时候,他亦是有些莫名的兴奋。

    “咱们现在出发,到时候大伙都听我号令行事!”

    高进看向屋里的伙伴还有家丁们,范记商号那里,或许用不着动刀兵,就能把那范贤安给拿下,反倒是接下来要对付那刘知远,就不好说了。

    “是,二哥。”“是,高爷!”

    众人都是齐声答道,然后鱼贯出了民居,范秀安看着高进麾下这等令行禁止的队伍,心里亦是羡慕不已,他手下的马队固然能说精锐,但绝不会有这等纪律。

    范勇照旧打着火把走在前头,这一回他心里底气足得很,身后是近五十人全副武装的队伍,一大队人踩着积雪,朝着不远处的范记商号驻地而去。

    范记商号在神木县的货场极大,但仍旧用土墙围了一圈,实在是这外城的治安极差,范记商号的货物吞吐量又大,总有不怕死的,穷疯了的敢来行窃,若是不建围墙,这附近民居里那些十来岁的半大小子都敢来偷粮。

    范记商号的大门前挂了两盏灯笼,一路走来,范秀安看着高进带领的队伍没有半点嘈杂声,哪怕他不懂兵法,也晓得高进手下的人马当真是精锐无匹。

    “范兄,接下来你要如何行事?”

    火光下,高进看向范秀安问道,这大门前无人守夜,是直接闯进去,还是要围住货场其他出入口,都得看范秀安的意思。

    “高兄,咱们径直进去就是,那范贤安不过是个蠢蠹,哪有什么死忠心腹。”

    “那也好。”

    对话间,高进朝陈升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自上前拔刀插入门缝挑开了门闩,一群人鱼贯闯入,这时候他们的动静虽然不大,但还是叫货场里养着的几条狗子狂吠起来。

    伴随着狗叫声,货场里头的商号房屋里也亮起了灯,更是有商号的打手和伙计匆忙赶过来,不过那缩在大门边上门房里偷懒打盹的两个伙计这时候已经被高进手下的家丁给制住。

    “玩忽职守,等今晚事了,明日让他们滚回家去!”

    范秀安朝范勇说道,这时候对面打着火把奔来的商号打手和伙计们已经到了,其中一名打手手里还牵了三条狂吠不已的恶犬,吵闹得很。

    杨大眼猛地抬公放箭,将一条叫的最凶最响的恶狗直接钉死在地,吓得另外两条恶犬猛地夹住了尾巴,不敢再叫唤。

    十来支火把,把货场上照得亮堂不已,待看清楚高进身后那些个个披甲的家丁队伍,刚冲过来的打手和伙计们都害怕起来,对面人数是他们数倍,而且手里拿着的长矛都是真家伙,要不是他们认出了范秀安这位大掌柜,只怕早就已经逃跑了。

    “大掌柜好!”

    打手里有人认出了范秀安,毕竟范秀安不久前还在神木县待过一阵日子,这商号上下都认得他这位大掌柜。

    “范贤安在哪里,让他滚出来见我。”

    “范勇,你去,把范贤安给我带出来,还有让货栈里所有的人都给我来这边。”

    范秀安的面色冰冷,范家四代苦心经营,才有今日的地位,可范贤安随便做一件蠢事,便可能断送这大好局面,如何不叫他愤怒。

    “二狗,王定,你们跟着一块儿去,记得听这位范管事的吩咐。”

    高进亦是把手下两队家丁派给了范勇,也是防止范贤安狗急跳墙,同时也方便范勇控制货栈里的局势。

    这时候,范记商号的库房里,范贤安看着取出的一坨坨银锭,心里肉疼无比,只是那刘知远的威胁迫在眉睫,他也只能先从商号的帐上挪用银两。

    “掌柜的,这样可不行啊,万一查出来,小人以后还怎么”

    范贤安边上,负责商号账本的二掌柜愁眉苦脸地说道,范贤安要挪用公银,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事后暴露,范贤安有没有事他不知道,可他这个外姓二掌柜肯定要倒大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