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朔明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知道什么是好的

第一百四十八章 知道什么是好的

    见刘知远想得出神,高进也不去打扰,从刘知远这指挥佥事那里弄火炮,也是他临时起意。谁让刘知远那本黑账被他找了出来,他不做点什么,刘知远反倒会疑神疑鬼,倒不如像现在这样,索性把这当成一笔交易。

    对于火器的渴求,高进是摆在第一位的,他并不是唯武器论者,只是河口堡和古北寨的城防若是能有火炮上墙,会让他放心许多,他在素囊部那边的交易,都是需要他亲自带队去的,更何况等冬天过了,骆驼城那边消息传开,古北寨那里怕是会惹来大群的马贼和其他势力的觊觎。

    这都需要他使用强硬的武力去回应,没有比鸟铳加火炮能更快形成战斗力的方式了。

    范秀安虽然说他能搞来火炮,但是高进不能把所有的指望都放在一个人身上,自己能造铳造炮那自然是最好,可是时间紧迫,火炮也好鸟铳也罢,哪怕比弓箭好训练,但也不是拿到手就能使得好的。

    比起范秀安那里,眼前刘知远反倒是获取火炮最快的渠道,高进想到这里,却是开始回想戚爷爷的兵书里关于火炮的内容,实在是大明朝的火炮五花八门,花样太多。

    “你想要火炮,倒不是不行,不过这价格吗?”

    刘知远缓缓开了口,他刚才已经想了个清楚明白,记黑账这种事情,不是他把账本给销毁就能算了的,正所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高进只要把消息透露出去,他的性命只怕难保。

    除非能杀了这姓高的,不过这样的念头,刘知远也就想想罢了,关于这个高进的流言不少,但是高阎罗的名头传得最广,他可不想以身犯险。所以最妥当的方式莫过于他也有高进的把柄,所以卖些火炮出去倒也无妨,毕竟一个地方百户私自持有火炮也是大罪。

    想通了的刘远,贪婪的本性又占了上风,神木卫里囤积的各种火炮不少,正好先前总兵府那场“大战”让他可以合情合理地从账本上销掉一批,然后堆在库房里,等到下回朝廷下拨火器的铸造银时,可以直接冲抵。现在既然高进开口,便从里面拿出些来卖,当然这价格是绝不能按着朝廷的铸造价给,起码翻个一番才行。

    “刘大人,这价格好商量,只是需不能拿那些破烂货来敷衍。”

    对于价格,高进没放在心上,他需要的是虎蹲炮和佛郎机炮那样的轻型火炮,至于大将军炮、大神铳、神火飞鸦、毒火炮那些大家伙,他压根就不需要,更何况边地堡寨城头上摆几门虎蹲炮也说得过去,但你要是拉出门几千斤重的神威大将军,那就是惊悚了。

    “要好货也成,价格还得翻倍。”

    神木卫里囤积的那些火炮数量不少,当然这里面真正好用的就得好好挑拣才行,刘知远自然是不会放过这种敛财的机会。

    高进不想和刘知远撕破脸,所以哪怕刘知远贪得无厌,但他还是没有还价,只是道,“翻倍没有问题,只是刘大人若是再加价,下官便只能转而求其他以安大人之心了。”

    “你放心,这个价你也不亏,火炮这东西,造的不好的容易炸膛,咱们卫里的火炮,四五门里头也就一门好使。”

    想到压库房里的那些火炮又能换成白花花的银子,刘知远心情好了许多,尤其是从这姓高的手上能狠刮一笔,就更让他高兴了。

    口头上达成协议后,高进自然没和刘知远继续谈下去,外面范秀安可还等着平账,而他也打算趁这个机会,一并把火炮的事情给办妥,刘知远这种人的节操实在是不可信。

    当高进打开雅间大门后,范秀安看到的便是心情大好复又吃喝起来的刘知远,虽说不知道高进和刘知远谈了些什么,但范秀安也不打算继续拖延,直接朝刘知远道,“刘大人,这账本我看过了,您看要不咱们连夜就把这事情给办了如何?”

    要彻底解决隐患,不是把账本给改了那么简单,要么刘知远直接把那批入库贴了封条的存粮给发了,要么就是换一批没问题的粮食进去,但是这都需要刘知远配合。

    对于刘知远的节操,范秀安同样信不过,未免夜长梦多,还是趁着刘知远在他们控制下,把事情办妥了再说。

    “范大掌柜放心,本官既然收了你的钱,自然不会为难你。”

    刘知远主动站了起来,既然账本都到了范秀安手上,他也没必要继续拖延下去,早点办完这些破事,他也好回府休息。

    出了集香楼,刘知远自上了范秀安的马车,然后由着高进一行护送他往神木卫的军仓所在去了,到了那门口时,刘知远果然老老实实没有耍任何花招,一行人顺顺当当地到了那存放粮食的库房前。

    这时候得了消息的仓大使自赶了过来,刘知远管着卫中钱粮,但这库房具体管事的乃是仓大使,范记商号先前送来的那批陈粮有问题,刘知远瞒得了其他人,却是瞒不过这位仓大使。

    “大人,您怎么来了,怎地也不提前知会一声,好叫小人前去迎接。”

    仓大使姓黄名安,同样长得肥头大耳,细看和那刘知远还有几分像,他算得上是刘知远在神木卫里的心腹,因此尽管只是一个个区区不入流的仓大使,这捞取的好处却比那些镇抚都不差多少。

    “把这些封条都撕了吧!”

    当着范秀安的面,刘知远让那黄安指挥守仓的兵丁把入库存放的封条全给撕了,接着又给了出入军仓的腰牌,由得范秀安派人去外城调运粮食来替换里面被掺入沙土的陈粮。

    “高兄,还请你在这里陪着刘大人,我自回去使人运粮过来。”

    这时候已过子时,范秀安想着要在天亮前解决这事情,决定亲自回趟货栈然后押送粮食过来调换,他实在是被坑惨了,眼下谁都信不过。

    “范兄自去,我正好陪刘大人四处看看。”

    高进点头道,然后拉过王斗在他耳边吩咐几句,自让他陪着范秀安回外城。

    “刘大人,这人就交给你处置了。”

    范秀安走前,倒是把范贤安扔给了刘知远,他说过不杀范贤安,这样也算守信了。

    “刘大人,您可要救我啊!”

    看到范秀安离开,把自己交给刘知远,范贤安立马跪在地上,只是他刚开了口,刘知远却是猛地拔刀,一刀搠进范贤安的胸膛骂道,“真是晦气,遇到你这没用的废物,本官的运道真是差透了。”

    “拉下去喂狗!”

    想到今晚的遭遇,刘知远把气都出到了范贤安头上,要不是这个蠢货,连遮掩都做不好,叫范秀安那么快就杀了个回马枪,还带了高进这大虫,他岂会那般狼狈,还落了把柄在别人手里。

    被溅了一身血的黄安是认得范贤安的,他记得今晚可不是这位范记商号的掌柜宴请刘知远这位上官,怎么这转眼间说杀就杀,尽管心中充满疑虑,可他还是连忙抹去脸上血迹道,“是,大人,小的这就去办。”

    刘知远看着是个长得和气生财的胖大汉子,但是黄安却很清楚这位上官隐藏在那副笑眯眯的模样下的性情有多凶残,这仓库重地自然是养了狗的,刘知远说拉下去喂狗,那便是真的喂狗。

    唤来两个兵丁把范贤安的尸首拖下去后,黄安自到了刘知远跟前道,“大人,这外面夜凉,不如去小人那儿坐坐,小人命厨子准备些酒菜。”

    “不必麻烦,本官吃饱了过来的,你去把火器房的库门开了,本官要过去查看一下。”

    虽然身边只高进和他身边那大眼随从一人,但刘知远依然不敢冒险去赌,手下有人能把他从高进手上救出来,要知道离开集香楼时,这高阎罗可是使了快刀,叫他知道厉害的。

    黄安心中越发奇怪,但仍旧是听话的在前带路,领着高进他们到了火器房,看到四周摆了存满水的大缸,又有一队士兵把守,高进心中多了些期待,这神木卫里对火器的看管可比神木堡那里强多了。

    黄安打开库门,高进跟在刘知远身后进了火器房,随着点亮的壁灯,高进看清楚了四周摆放的各式火器,这里面大多数火器都装在战车上,例如神火飞鸦、大神铳之类,这火器房里四周摆放了石灰用来吸收潮气,所以显得颇为干燥。

    对于那些花里胡哨的火器,什么千机箭、神火飞鸦、火流星之类,高进压根就懒得听刘知远介绍,这些玩意都是装填耗时颇久,而且射程近准头都差的东西,属于边军历来喜欢的所谓“快铳。”用在战车上,和敌军接触的时候,就是一次性的火力乱射,场面足够唬人,但是实战远远不如虎蹲炮和佛郎机炮实用。

    只不过走了一圈,高进看到的虎蹲炮和佛郎机炮却没有多少数量,加起来也就五十门不到,其中虎蹲炮只有十门。

    “高百户,这虎蹲炮也好,佛郎机炮也好,东西是不错,可是却需要好炮手来使,才能打得准。”

    见高进只盯着虎蹲炮和佛朗机炮,刘知远不由大皱眉头,这虎蹲炮和佛郎机炮数量不算多,这能卖出多少去,于是不由在旁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