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朔明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细致无错

第一百五十二章 细致无错

    营地里,随着高进号令,大家很快收了帐篷,熄了煤炉,全幅披挂随时可以出发。

    把东西都装上车后,李二狗他们正好回来了,几人额头上冒着热气,虽说营地离那城门口不算太远,只不过几里地,但是这踩着积雪一路跑过来也消耗体力得很。

    “来,喝口热水,都先缓缓再说。”

    高进让家丁取了刚熄不久的煤炉,用余温热了热皮囊里倒出的凉开水,等李二狗他们喝过水缓过气后才问起情况来。

    “高爷,刚才城里有大队人马出了城,大约有五十来号人,里面骑马的只有五六个,剩下的都是乘坐马拉的滑橇。”

    边地马匹价格不贵,一般十多两就能买一匹,但是养马的耗费就比较大,高进倒是没想到那刘知远还挺舍得下本钱的,那滑撬就是雪橇,古云,“陆行乘车,水行乘船,泥行乘橇,山行乘檋。”这滑撬自古就有,放在辽东那边又叫木马或踏板。

    大明朝自开朝以后,边塞气候也是越渐寒冷,这雪橇便成了正经的军需物资,可以用来运输粮草辎重,自然也能用来拉人。只不过大明朝的官兵自土木堡之变后,便贱如猪狗,哪有资格乘坐滑撬,眼下这伙出城的人马,骑士乘马,步兵坐撬,显然不会是官兵。

    “可打听他们来历?”

    “打听了,咱们给城门口的军士塞了银钱,听他们说,那伙人为首的乃是神木县里的卫三爷,也是远近有名的豪侠,手下兄弟好几百,那外城里的赌档娼馆都得给他上贡。”

    李二狗说话时脸色有些古怪,实在是那几个军士口中,这明显就是土豪恶霸的卫三爷反倒是成了人人羡慕的大侠。

    高进对于麾下的家丁,除了训练之外,晚上也会抽空和他们讲些故事,潜移默化地改变他们的三观,叫他们知道什么是黑白对错。

    “包娼庇赌的恶霸,也敢称豪侠。”

    伙伴里,有人怒声道,在古北寨的时候,高进杀了不少私设赌档娼馆的无赖泼皮,他们都清楚这群人做起恶来能有多坏,那什么狗屁卫三爷必定是个大恶人。

    “二狗,那伙人瞧着成色如何,可有携带火器?”

    陈升在边上问道,他这一问叫众人都安静下来,高进亦是面露欢喜,陈升能这般问,就说明最近几日他将所见所闻都用心分析了,因为见识过鲁密铳的威力,所以会担心对方是否携带火器。

    “他们出城后便朝北去了,但经过城门口时颇为嚣张跋扈,我看他们身形都很健壮,而且状貌凶恶,火器倒是不曾见,多是携带刀枪,那骑马的人里倒是有三骑携了弓。”

    李二狗仔细回想了番后答道,听到没有火器,不独是高进陈升,便是其他人也都松了口气,那鲁密铳大家都是亲手试过,便是穿了甲胄,五十步内被正中要害,便是个死。

    “来,大家伙都说说,这一仗该怎么打?”

    高进看向众人,这一仗他虽然有主意,可还是希望陈升王斗杨大眼他们也有些想法。

    “二哥,我觉得应当先弄清楚对方的行踪和情况,再做计较。”

    被高进第一个看过去的陈升最先开了口,他的性格要比众人都沉稳些,觉得既然敌在明,我在暗,倒是不必急着和对方交战。

    “他们既然在咱们前面,不知道咱们在哪,我觉得倒不如立马追上去,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王斗虽然对陈升服气了,可是在他看来对方不过五十人,而且只有五名骑士,他们这边留下家丁看东西,大家伙都骑马追击,必定能一战而下,更何况这大雪天的,只要先宰了那些骑马的,剩下那些坐撬的想跑都跑不了。

    “我觉得阿斗讲得有道理,他们只有五六个骑马,咱们只要先拿下这些人,剩下的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

    杨大眼也是和王斗一样,觉得就该趁这机会追上去偷袭,他和二哥都是使弓的好手,只要摸到对方行踪,先使暗箭射杀那些骑马的,一旦把对方那些骑士给杀光,剩下那些坐滑撬的在雪地里能有什么作为,想跑都跑不快。

    随着王斗和杨大眼这一开口,剩下众人也都说了自己的想法,大半都和王斗杨大眼他们想的一样,只有少数几个觉得陈升的做法更稳妥。只不过到最后,大家都看向了高进,在他们心里,只有这位二哥做的决定才能让人信服。

    “阿升求稳,阿斗大眼你们求快,都各有道理。”

    “不过咱们大可以稳中求快,对方虽然有五十多号人,但是骑马的只有五六人,咱们这里却是有十七人,自然可以以快打慢,但是阿升所言亦有道理,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所以咱们这边,我和大眼骑快马先行,追上那伙人打探情形,阿升你带剩下的人跟在我们后面保持马力,二狗你们自看顾车队缓行。”

    高进转眼间便做出了布置,在塞外的几个月,他和伙伴们连续行军作战,自然是打出了气势和信心,那什么卫三爷不过五十人马,若是打他们伏击,自然是大麻烦,但如今对方在明,他们在暗,他就没什么好怕了。

    “二哥布置得妥当,咱们听二哥的。”

    陈升带头说道,二哥想得比他周全,他们自打横行塞外,战过鞑子、杀过马贼,大家伙心气都高,敌人不过是地方上的土豪恶霸而已,不需要太过小心谨慎,既然有战机,便该果断出击。

    高进去了装火器的大车上,取了那两杆鲁密铳,将其中一杆扔给了杨大眼,另外还拿了两个烧了炭的小巧手炉,他和杨大眼是弓手,这种天气里策马疾行后,手指会变得僵硬,,便需要手炉取暖,让手指恢复灵活,不然开弓时准头便会下降。

    两杆鲁密铳再加上两人的大弓,高进有把握能和杨大眼在暗处干掉对方那三个骑马的弓手,这年头能在马上开弓的就不会是庸手,也是最需要防备的。

    将鲁密铳背上身后,高进上了马,那手炉也被他塞进鞍旁的皮兜里,这时候杨大眼也已经装备妥当,“我们沿途会做些记号,你们不必跟得太紧,要留出富余的马力以做应变。”临行前,高进又嘱咐了陈升一番,更是瞪了眼王斗。

    “二哥放心,我都听升哥的。”

    王斗应了一声,他知道自己性子冲动,要是二哥不瞪他,只怕待会儿他一时热血冲头,就要撺掇着陈升紧追而上去杀个痛快了。

    “二狗,你们走得慢一些,另外沿途也要小心戒备。”

    冬天的野外,危险很多,那些平时被军将官差盘剥得太狠以至于没法度过严冬的村庄,在生存的压力下,甚至会整村化作盗匪出去抢掠,杀戮任何能看到的活物,为的只是一口吃的。在这白茫茫的雪地里,没有王法,没有规矩,只有最原始的丛林法则,强者生,弱者死。

    看到了神木县内外城那泾渭分明的富裕和贫苦,高进无法想象那些出于压迫底端的村庄民生是何等之艰辛,在能把人逼疯的饥饿下,再温顺的百姓也能化作暴民,更何况是这关墙边地。

    “是,高爷。”

    李二狗应了一声,脸上却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他跟着叔叔跑商时,就曾经听叔叔说过,到了冬天,那些没有粮食吃的村庄,啃光了树皮草根,会把路过的商人连人带货都给吞了,不带一点剩的。

    该吩咐的都吩咐完,高进和杨大眼策马扬鞭,他们此行马匹富裕,所以都是一人双马,朝着北面疾驰而去。

    神木县以北十多里的一处旷野上,卫癞子从马上跳下来,脸色铁青,自打出了城以后,他们骑马坐撬,沿着往河口堡的官道方向走了这么远,硬是没看到那范记商队的影子,他甚至都怀疑刘知远是不是在骗他。

    “三爷,这一路过来都没有马蹄和车辙印,这有些不对劲啊!”

    从地里起身的李宝朝卫癞子说道,他是定边县的军户,因为杀人在逃,被卫癞子收留后,便成了卫癞子手底下几个心腹里最能打的,颇得卫癞子器重。

    李宝上过阵,和鞑子见过仗,有行军打仗的经验,他们自出城以后,一口气追出了十多里地,就算那范记商号的商队走得早,可他们拉了许多货,中午还得停下休息,走得必然快不了。

    “这午时前风雪就停了,就算前面的踪迹被遮挡了,可咱们都追到这儿了,不该连半点痕迹都没有。”

    听着李宝的话,卫癞子越发焦躁起来,他不由看向身边先前被他派出去报信的手下问道,“麻胡子他们人呢?”

    “三爷,麻胡子他们得了您的信后,就说自会往河口堡方向打探,说不定已经到咱们前面了。”

    卫癞子在城外有几个义兄弟,那麻胡子便是其中之一,手下有十几骑马匪,倒也没什么固定的山寨,就是在神木县周边流窜,不过每年到了冬天,麻胡子自会来神木县里寻快活,所以卫癞子才能联系到他。

    “三爷,要不放响箭吧,麻胡子他们见到了,自会赶来。”

    李宝在一旁说道,他们追了那么远,这一点痕迹都没见到,实在是蹊跷,要是连麻胡子他们都一无所得,只怕他们是追错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