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朔明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兄弟互信

第一百六十四章 兄弟互信

    鲁达和侯大策马经过村庄时,果然有年轻的后生上前询问,不过认清楚是侯大,鲁达是个疤脸恶汉后,便讪笑着退下了。

    只是一眼,鲁达便瞧得出这后生便是麻胡子那伙贼人的眼线,看起来这几个村庄里都有人通匪,不过鲁达一点也不奇怪,在这边地,贼匪虽不是什么好营生,可是架不住总有好吃懒做的年轻的后生去投匪。

    这麻胡子只要手里随便漏一点,这几个村庄的村民里有的是人愿意当他的眼线,也就是麻胡子这等惯匪不轻易收人,否则愿意投贼的也不少。

    过了那梁家沟,鲁达跟着侯大进了山坳,他看似心不在焉地骑着马,实则心思都放在四周的雪地里,不过一路无话,直到快接近侯大口中的贼窝子时,鲁达原本还有些懒散的神情突然间变了,他倒是没想到一伙马贼,居然还埋伏了暗桩,藏在雪坑里,这他娘的都赶上他们夜不收了。

    侯大口中的贼窝,是几间原木建的大屋,他们接近时,一眼便看到了屋前雪地上的几辆大车,侯大看到后不由愣住了,他现在好像有些明白为何先前李宝那厮射了两轮响箭,麻胡子他们都没过来,敢情是他们遇到了另外一伙商队。

    大车边上,自有贼人在整理收获,看到侯大时,有人过来,认清楚是侯大时,忍不住得意地笑道,“卫癞子差你来的,不过那伙肥羊被咱们吃下了,你们要人头,得拿银钱来换。”

    麻胡子一伙十七人,里面入伙最晚的都跟着他干了三年,麻胡子议事时也从不瞒着底下兄弟,当初侯大过来时便和他们说的清楚,两家一起对付范记商队,所获各看本事。

    侯大在卫癞子手下也算是少数几个有真本事的,不然也不会派来和麻胡子这伙惯匪打交道,他当即便笑了起来,“难怪咱们放了两轮响箭,你们都没来,原来是只顾着打野食去了。”

    “什么打野食,你把话说清楚了?”

    见侯大冷笑,那年轻贼人忍不住喝问道,他们方才可是费了不少劲,才把这些大车和那些人头割了带回来。

    “什么意思,意思很简单,你们找错肥羊了。”

    侯大径直说道,而这时候他和那年轻贼人间的动静,也传到了大屋里面,那正在雪地上整理收获的几个贼人先围了上来,都是冷冷看向侯大和鲁达。

    “侯大,那卫癞子怕不是想赖了咱们的辛苦钱吧!”

    贼人里,有和侯大算是混过脸熟的冷声说道,卫癞子在神木县里算是个人物,也称得上一声心狠手辣,可是在他们眼里,看着银钱和好处的份上才喊一声三爷,不然那卫癞子算什么狗屁玩意。

    “如今那范记商号的队伍还好生生在那呢,要不是咱们没那本事能吃下去,你以为三爷会让我来?”

    侯大不甘示弱地反唇相讥道,“你看看你们抢的那伙人的旗号上写的可是范记!”

    “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骗咱们……”

    麻胡子一伙人都是悍匪,但却没个识字的,便是麻胡子这个首领也是大字不认一个。

    “呛!”

    边地风气本就是一言不合就拔刀,麻胡子那伙贼人里有性急的直接拔了刀,就在他们刚开口骂将起来时,麻胡子从大屋里出来了。

    一直都在观察四周贼人,没有吭声的鲁达看到赤裸着半身的麻胡子,眉头皱了皱,这麻胡子是个长得雄壮的老汉,瞧着年岁怕是有小五十了,那露出的胸膛上有刀疤也有箭疮,必定是积年厮杀的老军卒。

    “都给老子闭嘴,侯大,你来说,把事情给说明白了!”

    麻胡子看向了侯大,他头发花白,可是满脸戾气,一双阴鸷的眼睛瞧着人就好像有冷森森的刀子在你的脖子上比划,“说不明白,你也就不用回去了。”

    “麻爷,咱们午后出城后一直追了十多里,都没见那范记商号的动静,后来三爷让人放了两轮响箭,也没见麻爷你们过来接应,三爷还以为麻爷您吃了独食……”

    “老子吃独食又怎么了,当初可是你说的,这范记商号的肥羊,谁遇见了归谁,卫癞子只要范记商号上下的人头罢了。”

    麻胡子眯起了眼睛,这时候他身后又走出了几个壮年贼人,个个都是身材健壮的彪形大汉,看得侯大边上的鲁达皱眉不已。

    “麻爷说得是,您能吃独食,那是您的本事,所以三爷便带着咱们回程,可谁知道回程的时候,却是叫咱们遇见了那范记商队的行踪。”

    侯大和麻胡子打过几次交道,知道麻胡子眯眼的时候,便是起了杀心的时候,这老贼杀人不眨眼,脾气坏得很,卫癞子虽说明面上和这麻胡子称兄道弟,但是从不敢离开神木县去见麻胡子。

    “那咱们遇到这伙肥羊不是正主了?”

    麻胡子睁眼看向了雪地上那几辆从车上卸下来的箱子,里面装的都是棉布,这几车布放在边关可是价值不菲,像是松江棉布,在松江府也就是三四分银子一匹,可是贩卖到九边后价格翻了十倍都不止,这几车布就是拿去销赃卖不了那么贵,也值个两三百两了。

    “自然不是正主,麻爷想必清楚,这几车布虽然值不少钱,但也犯不着让我家三爷这般大张旗鼓,还请麻爷您帮忙不是?”

    侯大脸上堆笑地说道,他敢和麻胡子手下硬气,可是遇上这老贼就没那等胆魄了。

    “卫癞子那厮早年还算有些胆气……你说得倒是有几分道理……”

    麻胡子先是嘀咕了一声,然后看向侯大说道,然后看向侯大身边的鲁达道,“他是谁?”

    “这位是新投奔咱们三爷的好汉,鲁爷!”

    被麻胡子盯着,侯大心中一急,连忙说道,他知道这个老贼眼力不差,若说鲁达是无名小卒,必定瞒不过他,便索性这般回答。

    “卫癞子手下倒是难道出了个像样的。”

    麻胡子在身后贼人服侍下披上了衣服后,大步走到了始终沉默不语的鲁达面前道,“夜不收?”

    “你也是?”

    鲁达看着麻胡子手里的剥皮小刀,也从腰里拔了同样的刀出来,然后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听口音是西面的,怎么来的这边?”

    麻胡子的目光在鲁达身上仔细打量着,大家都是夜不收,那种死人堆里打过滚的味道都闻得出来。

    “上面有人派我去送死,我死了五个兄弟,我逃回来后宰了那人。”

    “那人官大?”

    问话的麻胡子看着鲁达比划了个手势后,也忍不住愣了愣,然后竖起拇指道,“带种!”

    “卫癞子那里就是个鸡窝,兄弟你这样的好汉去了是委屈你,不如兄弟你来老哥我这里,你就是二当家。”

    麻胡子很少招揽人,眼前的鲁达和他都是夜不收,可夜不收里也分三六九等,这鲁达便是最厉害的那一等,要是那卫癞子以后把人手交给鲁达,怕是能实力大涨一截。

    麻胡子也好,还是神木县绿林道上的另外几人,都不希望卫癞子这个销赃的坐地虎太强势,卫癞子手下若是变得能打了,今后必然便会压他们的价。

    看着面前的麻胡子眼神闪烁,鲁达便是用脚趾头都能猜到这老贼的心思,于是想了想道,“好,不过得等这趟活干完了,你该明白的!”

    “咱夜不收的爷们,向来说话算话,既然你答应了那卫癞子做这趟活,老哥看在你的面子上不为难那卫癞子。”

    麻胡子见鲁达答应,心里大为快意,他麾下都是军中逃卒,虽说都是好手,可是比起鲁达这等正直壮年的精锐夜不收,那可就差多了。

    “侯大,你自去回复卫癞子,就说看在我这位老弟的份上,咱们仍按原来的规矩办?”

    麻胡子看向侯大,直接赶起了人,见麻胡子留下鲁达,侯大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计较,不由看向鲁达。

    “侯老弟,你自去向三爷回话,就说我会带麻爷他们去那范记商号的营地。”

    鲁达面无表情地说道,他自然没有打算背叛高进的念头,而他也正好借这机会看看高进的器量到底如何,是否真的值得他效命。

    “既然如此,那鲁爷,我这便去回复三爷,只是您真的不考虑下,三爷可是对您十分器重?”

    做戏做全套,侯大离开前仍旧这般问了一句,倒是惹得麻胡子骂了起来,“侯大,你愿意给那卫癞子做狗便好好做狗,莫要惹得老子宰了你,反正我这兄弟也识得路。”

    侯大当即立马闭嘴,真的好似一副丧家犬的模样匆匆逃离了,惹得麻胡子和手下俱是放声大笑。

    “麻爷,咱们收拾下……”

    “哎,叫什么麻爷,叫哥哥!”

    看着鲁达那面无表情的刀疤脸,麻胡子哈哈大笑了起来,想当年他也是这样子,过了好久才改过来。

    ……

    “二哥,那姓鲁的不可信,咱们……”

    侯大回来后,自是事无巨细将他们的对话全都一一道来,当听到鲁达居然和那麻胡子认了兄弟,留在了麻胡子那里,杨大眼忍不住跳了起来。

    不独杨大眼如此,便是剩下的王斗和其他人也都是面露疑色,只有高进面色如常,反倒是一把按住杨大眼道,“鲁达不可信的话,侯大便回不来。”

    “我信他!”

    高进看向了身边的一圈兄弟和伙伴,然后提矛在手,“准备杀贼,一个不留。”

    “是,二哥!”

    听到高进这声喊,杨大眼王斗他们俱是振奋高呼,管他什么麻胡子还是白胡子,谁来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