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朔明 > 第二百零一章 舍不得怎能得

第二百零一章 舍不得怎能得

    驼前街的大街上,十几个火兵在总甲的吆喝声里,抬着水桶,冲洗起地上凝结的血块。

    这时候天色已亮,四周满是瞧热闹的人群,昨晚驼前街上喊杀声可不小,被高进吓坏的更是有不少,谁能想得到这个乡下百户遇到那些泼皮无赖抢亲,居然就直挺挺地带着兵马杀了个血流成河。

    对于骆驼城里的百姓们来说,他们向来不大看得起下面偏远的地方,总觉得那些地方都是些没见识的乡巴佬,另外这镇着陕西两千里关墙太平的是骆驼城,先前曾有古北寨来的商贩曾在酒肆茶馆里提过那位河口堡的乡下百户。

    只是什么高阎罗的名头,骆驼城里的老少爷们全是当笑话听的,那些做生意的商贩口里的话也能信,这乡下地方养不出蛟龙恶虎,多半就是些道听途说,以讹传讹的夸大故事罢了。

    可昨晚这驼前街上,不知道多少人看到那城中平时那素来耍横敢拼的泼皮无赖们聚在一起,不下两三百人拿着刀枪直冲那乡下百户的迎亲队伍喊着要抢亲,可结果就是被那乡下百户带着二十骑打马杀了个来回就崩掉了。

    还有人看到那新娘子提刀把那些冲到花轿前的泼皮无赖杀翻在地,据说有幸目睹新娘子容颜的个个都说这乡野女子生得美极,绝不是那长得五大三粗宛如无盐的母夜叉。

    这火兵是骆驼城专门负责防火救火的兵丁,可是他们大半夜地就被喊起来跑驼前街洗地,原本在路上还咒骂不停,可是到了驼前街时,全都看呆了,当时大半条街上全是死人,剩下的也全都躺在血泊里哀嚎,大街两旁的巷子里更有受了伤吓得痴傻的。

    他们忙活了半夜,才总算把这驼前街冲洗干净,附带捡了不少断手断脚,听到四周清晨起来附近瞧热闹的人群议论,方知道昨晚这驼前街上发生的事情。

    “这高阎罗果真是阎王转世不成,这牛二说死便死了。”

    这火兵在骆驼城里,算是最底层的兵丁,不少人都被那些泼皮无赖勒索敲诈过,眼下几个火兵看着不远处那些尸体里的熟面孔,忍不住议论起来,就好比那牛二,在这骆驼城里也算是有些名气的滚刀肉,曾经面不改色地拿刀往身上捅了几刀,吓得当面的总旗都服了软,人们都说这牛二有九条命,死不了,可是谁能想到如今成了被砍去半边脸的苍白尸体。

    街面上,已经没人再提什么乡下百户,取而代之的都是那高阎罗的凶名,只是不少人都觉得这高阎罗闹出了这么大动静,怕是要被总兵府拿去问罪。

    “问什么罪,这死得都是些泼皮无赖,他们昨晚纠集成伙,袭击朝廷命官,死了也是白死。”

    有在衙门里做公的官差,在酒肆里听着旁人议论,却是在旁说道,然后又见有人说什么这些泼皮无赖抢亲不过是讨个利市,要些喜钱罢了,怎么就和袭击朝廷命官搭上了边,忍不住冷笑起来。

    “这百户虽说在咱们骆驼城里是个屁大的官,可也是朝廷认的正六品武官,这些死鬼昨晚一个个持刀拿枪携带棍棒,纠集成群,你说是抢亲,哪个会信?”

    “那死了这么多人就白死了?”

    “不白死还能怎么?这高阎罗可是总兵府的人,哪个敢动他?”

    那官差喝了剩下半碗酒,付了酒钱后,也不管四周人群七嘴八舌地问道,直接挤开出了店门后道,“你们也莫胡乱打听,这事儿可牵扯着总兵府,当心祸从口出。”

    不过半天时间,整个骆驼城就传起了各种流言,什么高阎罗血洗驼前街,新娘子是罗刹女转世的段子都冒了出来。

    日上三竿,高进才清醒过来,昨晚上木兰为他包扎了伤口后,两人沐浴换了身干净衣裳后,又叫婢女送了吃食小酒,他喝了个大醉,最后记得依稀倒是自己被木兰给推倒摁在了床上。

    “老爷,醒了,我这就叫人准备吃的。”

    从屋外进来的木兰早换回了男装打扮,只是却不是过去常穿的黑色,而是绯红色的袍子,外面还套了锁子甲,腰里挎着雁翎刀,整个人看上去容光焕发,倒是不像寻常新妇,一夜雨露便难以下地。

    “木兰,你这酒量可真是!”

    高进捂着还有些隐隐作痛的额头,忍不住感叹道,他曾经以为自己酒量很好,起码阿升他们从来灌不醉他,可是却万万没想到最能喝的居然是木兰,难怪阿升大眼他们昨晚不敢来劝酒。

    看着高进那一脸无奈的表情,木兰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我以往跟着阿大闯江湖的时候,一桌子爷们可都喝不过我,老爷莫要多想。”

    就在说话间,外面自有婢女送了醒酒的胡辣汤还有汤饼等小食,接过那热气腾腾的胡辣汤,木兰吹了吹后才递给高进道,“老爷,这儿的胡辣汤可正宗得很!”

    高进接过后喝了一口,果然鲜香爽辣,是那个味道,不过他也不奇怪,这关墙边地的百姓都是朝廷强行迁徙来的军户,成分复杂,除了陕西本地的,就数山东、河南、河北最多。

    像是这骆驼城里,兵员来源更加复杂,有归附,有收集,有选充,有编拨共四等。天顺初骆驼城还只是个堡寨的时候,便是出各卫远年无勾之军发榆林卫编伍为老军,这所谓的各卫远年无勾之军,即是犯死罪因故免死改刑而充军役,却又未被编入充军服役的逃兵,天南海北哪的人都有,湖广四川,甚至江浙南直隶那边都有。

    “这味道果真不差,这厨子是河南人?”

    “是厨娘,她阿大是河南人,这手艺算是家传。”

    一大碗胡辣汤下肚,高进才感觉整个人舒服许多,洗漱后换上衣甲,才仔细打量起木兰身上穿的锁子甲,发现那甲叶是雁翅形状,正是所谓的“银铺雁翅绿绒穿。”乃是极好的上等甲胄。

    这年头的锁子甲并不全是高进曾经以为的链甲,而是用来泛指相衔紧密的精细铠甲,他和范秀安闲聊的时候,这位颇为博学的大掌柜便说过,这世传的锁子甲,其实乃是营造法式中的“琐子”通假,名为“锁甲”实为“琐甲”。

    像是鱼鳞甲、山文铠都能叫做锁子甲,木兰身上这甲,便是镀银的雁翅形状的甲片密密麻麻地紧紧缀在一块儿,这么一身锁子甲,起码值个大几十两。

    “这甲是刘家叔叔送的,只十来斤重,但却轻捷坚固,寻常刀箭难透!”

    说到身上甲胄,木兰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弯,有了这雁翎锁子甲,她便能和老爷一块上阵。

    “这甲虽然不错,但还是太扎眼,回去重新漆成黑的方能上阵用。”

    若是可以,高进并不希望木兰陪他上阵,可是他很清楚,木兰虽然事事都依顺他,唯独这件事情他说了不算。

    就在夫妻两个说些体己话的时候,外面忽地响起了陈升的声音,“二哥,总兵府派人过来,请您过去。”

    “阿升,告诉来人,我马上就过去。”

    高进应了一声,然后拍了拍木兰的手道,“怕是那位大公子急着见我,木兰,你和关爷刘兄他们好好聊聊,阿升他们的婚事也该准备起来,我看关家那三个女娃和那刘小妹都不错。”

    “老爷放心,我自不会叫阿升他们空手回家。”

    外面的陈升隐约听到些内容,等高进出门时,正见他面红耳赤的,不由大笑起来,“阿升,你可是看上了哪位姑娘,只管开口,有你嫂子在”

    “二哥,外面人来了可有一会儿,咱们还是赶紧的。”

    陈升拉了高进就走,说起来他自打昨晚见了木兰姐身边的那位戎装打扮的刘小妹,虽然动了心,可他清楚人家是将门女,刘家再败落,那位刘副千户可不会把妹子嫁给他一个小小总旗。

    见陈升面皮薄,高进也不再说,只是一起到了关府待客的花厅,然后他便看到了那总兵府的来人,是个满脸虬髯的黑脸大汉,浑身肌肉把那身百户官袍撑的满当,正和杨大眼聊得颇为投缘。

    “郑百户,我二哥来了。”

    “郑大见过高爷。”

    那郑百户瞧见高进时,十分客气,一双牛眼仔细打量,口中更是道,“高爷昨晚够威风,我郑大服你。”

    “郑百户,你我都是同僚,唤我名字便是,这高爷之称,在下可不敢当。”

    高进看不透这郑百户的来路,这长得好似屠户般的百户瞧着面相粗犷,可是这说话时的神情却不像那等没脑子的莽汉。

    “那郑某便托大喊你声老弟。”

    郑大爽朗地笑了起来,他昨晚虽未见着高进大发神威,杀得那些泼皮无赖血流成河,但事后他却是带着营兵最先到的驼前街,那大街上自北向南一路尸横遍野,他可是仔细看了那些尸首上的致命伤,其中有十来具尸体是被大枪一击毙命,这等武艺放在骆驼城里也至少是前五之列。

    “郑兄,不知道是总兵大人唤我,还是”

    “不瞒老弟,在下乃是奉大公子之命而来,请老弟往总兵府的武库一行,挑些趁手的家伙。”

    郑大这般说道,神情言语间满是羡慕,要知道大公子可是吩咐他让这位老弟随意在武库挑选军械,就是虎蹲炮都许他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