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朔明 > 第二百一十章 风沙渐起

第二百一十章 风沙渐起

    杨大眼浑浑噩噩地跟着回到了营地,他都没想明白二哥为什么会生那么大的气?

    看到高进那冰冷至极的脸色时,陈升都不由吃了一惊,他还从没见过二哥这般生气的模样,再看到后面神不守舍的杨大眼,便明白必定是这大眼贼干了什么!

    进了摆放着煤炉的房屋后,高进解去身上的罩袍,在火光下,屋内的伙伴们才看清楚这位二哥被冻惨了,就连杨大眼也没想到。

    冻僵的皮肤过了许久才重新有了知觉,高进看着一脸不知所措的杨大眼,又看着让人打了热汤食过来的陈升,终于开了口,“先吃东西再说。”

    这一顿杨大眼吃得索然无味,他在贼军堡寨里本就吃过,眼下哪还有心思吃东西,只是他仍旧耐着性子等二哥吃完,才开口道,“二哥,我……”

    “大眼,先说说吧,你是怎么混进那些贼军里的?”

    房屋里的众人本有些奇怪二哥好像有些不对劲,可此时听了这话却全都看向杨大眼,唯有陈升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看着二哥的脸色没之前那么可怕,杨大眼心里笃定了些,于是他开口说起了自己的经历,“二哥,当时我和你分开后,先是在林子里跟上了一路鸟人,鲁大哥教的那些本事还真管用,我当时就跟在他们后面几步远……”

    原来杨大眼白日里跟上的那伙绿林贼匪,不久前刚火并了另外一股贼匪,他吊在后面跟着的几个鸟人便是被吞并的那伙贼匪里的,他跟着听了半路,才晓得这几个鸟人打算逃跑,并不想被那位新的大当家当成炮灰。

    于是杨大眼便趁着他们逃跑时跟了上去,编了个谎说自己原本也是吞并的贼匪,如今当初十来个同伴只剩下自己一个,杨大眼跟鲁达学了不少黑话,而且他平时喜欢听说书,这编故事的本事当真不差,最后倒是被他成功混进了那几个鸟人里。

    “既然他们打算跑了,你们后来又怎么回去了?”

    高进盯着杨大眼,本来杨大眼诓骗了几个舌头,把他们拐回这里严刑逼供,自然也能弄清楚贼军的虚实。

    “二哥,我当时和他们说,咱们又没马又没吃的,就这么跑了,只怕未必能成功,倒不如另外寻伙人少些的贼匪入伙,咱们几个抱成团有什么好怕的,那几个鸟人听我讲的有道理,然后咱们就在那里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伙只有二十多人的贼匪,然后混了进去。”

    说到这里时,杨大眼神情激动起来,“二哥,我承认我有赌的成分!可我不是……”

    杨大眼万万没想到,他这句话叫高进猛地怒了,“赌什么,拿你的小命去赌么!”

    “你没有被拆穿,那是遇到的贼匪太蠢,若是遇到精明的,你这条命早就没了。”

    所有人都愣愣地看向发火的二哥,只有陈升看着茫然的杨大眼,沉沉叹了口气,然后上前道,“大眼,你想想若是你当时有个万一,叫二哥该怎么办?”

    “可我不是……”

    “我答应过你们的阿娘,要照看你们,带你们活着回家。”

    高进的声音响了起来,打仗哪有不死人的,要是沙场对决即便命陨,他都不会这般生气,可杨大眼却是在拿自己的小命去赌,就是智取威虎山,那也是做了万全的准备,有组织做后盾,杨大眼这种脑子一热的举动不是什么机智大胆,而是逞英雄。

    杨大眼的话说不下去,他终于明白二哥为什么会如此愤怒,因为他确实是在轻身犯险,没把自己的性命当回事。

    “二哥,我错了。”

    杨大眼低下了头,他想到了头发花白的阿娘,还有在家里的两个阿弟小妹。

    “下不为例,明白了吗!”

    看着突然间跪下的杨大眼,高进拉起了他,然后看向四周的伙伴们,“大家都要记住,咱们是一家人,无论做什么,都要让家里人知道。”

    “大眼的心思是好的,若是我们在贼军里有内应,这场战事的胜利必然属于我们,可是这潜伏敌营是何等凶险的事情,没有万全的准备,绝不能轻易冒险。”

    高进看着沮丧的杨大眼,这般说道,总算是叫杨大眼心里好过了些,众人亦是点头称是,说起来要不是二哥和升哥的言语,他们本来都还要为杨大眼这厮鼓掌喝彩,只觉得他就是说书人口中智勇双全的英雄好汉。

    杨大眼冷静下来后,又将他在贼军军营里打听的消息都讲了出来,“二哥,白日里,那贼将寻机会斩了好几个贼匪首领,全军上下慑服,不过我在营帐里的时候,听那些贼人们言语,都是颇为不忿,只是表面上恭顺罢了。”

    “这是应有之义,那贼将没功夫细细收服这些贼匪,只能用这杀鸡儆猴的手段,只是威不可久,乌合之众始终是乌合之众,这一仗咱们必胜。”

    高进鼓舞着士气,然后朝杨大眼继续问道,“大眼,既然你混入贼军营中,贼军的后勤军械如何?”

    “二哥,贼军们的粮秣和咱们比起来只能算普通,只能吃个八分饱,而且都是面食,不见荤腥,至于军械,未见贼军给底下贼匪配发兵器,只是那两百家丁马队,瞧着确实键锐。而且贼军里,有半数人无马。”

    听完杨大眼的话,高进的心终于放下了些,这贼军还是大明官军的路子,以家丁为核心,底下人数众多的贼匪只是拿来当炮灰的,只不过这些贼匪比起官军来,更加敢战罢了。

    “都好好休息。”

    高进起身道,招呼着众人休息,这贼军势众,他不能让他们全须全尾地走到古北寨,这一路上必定要寻机会狠狠打几次埋伏,同时也要误导那贼军主将,以为他们不谙火器。

    “阿升,你跟我来。”

    眼下伙伴里,虽然大家伙都学了戚爷爷的兵法,可还是只有陈升能和自己商量战事,其他人只能算是优秀的军官和骁锐武士。

    点燃的牛油蜡烛下,杜弘域给的地图被高进摊了开来,上面标注了贼军的行军路线图,“贼军的辎重不会太过充足,所以我猜他们应该不会改变行军路线。”

    “二哥说的是,从骆驼城到古北寨,有五六百里的距离,这条行军路线算是最好走的了。”

    陈升点了点头,那贼将不简单,可是再厉害,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贼军的辎重就那么点,而且又是乌合之众,他不可能更改行军路线,所以他们可以提前在他们必经之路上提前准备埋伏。

    大军前进,行军路线一般都要沿着河流水道,毕竟人吃马嚼,没有水可不行,但是眼下是冬季,积雪深厚,这水源不缺,那这大军唯一要依靠的便是燃料。

    “这行军路线上,一路都有丘陵野林,阿升,明日你挑几个沉稳的兄弟带上家丁队伍,先行出发,好生挑选可以埋伏的地方。”

    听到高进这话,陈升点了点头,贼军虽然是乌合之众,但是人多势众,他们总共也只有四十多号人,打完埋伏,如何撤离也是有讲究的。

    “二哥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只是二哥你到时候真打算沿途骚扰敌军。”

    陈升抬头看向高进,连大眼贼那厮都说贼军里的家丁马队颇为键锐,那必定是真的了,他虽然觉得二哥和伙伴们绝不会比那些什么将门家丁差,可是到底他们人少,万一对方真豁出去……

    “贼军如今只是勉强号令统一,要是沿途不好生撩拨骚扰一番,真叫他们太太平平走到古北寨,那贼将说不定还真能让这些乌合之众形成战力。”

    高进眉头紧皱,贼军里的那些贼匪虽然都是乌合之众,可是蚁多咬死象,万一真被那张坚能驱使那些贼匪卖命作战,到时候便是桩麻烦事,所以他绝不能叫贼军从容行军。

    “阿升,二哥心里自有计较,绝对不会弄险,毕竟我刚刚才训过大眼。”

    高进朝陈升笑了笑,然后将那张地图给了陈升,“这地图你收好。”

    ……

    贼军大营,中军帐里,张坚的脸色难看,看着面前咄咄逼人的二公子派来的家奴,旁边的沙得刁则是一副我早知如此的模样,一句话也不吭。

    “张百户,公子对你委以重任,可不是叫你在这儿徒耗粮秣,消磨时光的。”

    穿着锦袍的家奴趾高气扬地朝张坚训着话,“张百户,你在这红山待了也有数日了,就算是要熟悉大军上下,这也该差不多了吧!”

    “大军虽众,可是却兵出多门,若是不能整合全军,让军令上下……”

    张坚看着那家奴,哪怕心里再怒,也只能硬着头皮耐心解释道,可是他的话尚未说完整就被打断了。

    “张百户讲的道理,小的听得懂,公子也是明白的,可那高进不过区区一乡下百户,手上能有多少兵马,这大军在红山多待一日,人吃马嚼需得多少用度,张百户不明白吗?”

    家奴的声音变得尖利,然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张坚身旁的沙得刁身上,“公子说了,张百户若是不能快速进兵,这主将换个人也无妨,反正这一仗谁打都一样,公子是看在张家世代将门的面上……”

    “公子吩咐,下官自当遵从。”

    张坚铁青着脸应声道,然后送走了那二公子的家奴,才在中军帐里大骂道,“家奴辈安敢这般辱我!”

    沙得刁在一旁瞧了,不由道,“张百户,看开点,我早就说了,您何必费那心思,咱们直接杀到古北寨,大不了到时候逼着那些贼匪去填城墙……”

    “你不懂,那高进绝不会叫咱们……,算了,沙副将,你下去吩咐下,就说大军明日开拔。”

    张坚本想和沙得刁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作罢,只是脸色阴晴不定地坐在帅椅上,下了这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