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学 > 朔明 > 第二百一十一章 真真假假

第二百一十一章 真真假假

    天光始亮,当高进起来时,只见陈升他们已经收拾齐整,大半的物资全部装上了车。

    “二哥,那我们就先走了。”

    陈升和高进打了声招呼,便带着两队家丁还有几个伙伴出了营地,消失在远处的冬日雾气里。

    吃过朝食,高进刚打算继续和杨大眼去敌军营垒侦查一番时,只见远处有大片的鸟雀飞起,从那白茫茫的雪林里钻出来,显然是被什么惊到了。

    “大家全部清点武备,把剩下的东西装车,随时准备出发。”

    高进大声喊道,这么大片的鸟雀被惊飞,又是敌军营垒方向,显然是贼军有大动作,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开拔启程,还是别的什么事情。

    “阿光,你们在这儿等我和大眼消息。”

    吩咐了下留守营地的伙伴后,高进和杨大眼换了滑雪板,便朝着敌军营垒方向滑去。

    片刻之后,高进他们便到了距离敌军营垒只有一箭之地的距离,两人都穿着白色罩袍,站在树林边缘,丝毫不起眼。

    这时候那敌军营垒占据的堡寨中门大开,一支支队伍鱼贯而出,打头的自然是那些绿林贼匪,只不过比起昨日来,他们显得安静许多。

    大约**百人步骑相混的绿林贼匪的队伍走过后,后面是压运大批量草辎重的步军,高进仔细观察起来,发现这三百多的步军都穿了布面甲,只是看甲胄成色颇旧,这些伙步军很有可能是从骆驼城里的官军或营兵里抽调出来的。

    最后出来的则是差不多约两百多人的马队,其中近两百号是骑马家丁,人人披甲,服色不一,虽然编组在一块,但还是能从他们行进间的间隔距离看出些端倪来,起码高进大致能粗略判断出这两百号骑马家丁大概分成了七队。

    至于那剩下的七十多骑,虽然只有小半披甲,可反倒是一个整体,他们护卫着那面张字帅旗,前后间距大致整齐,游弋在后勤车队附近。

    “二哥,我怎么觉得那伙护卫帅旗的中军骑兵更加棘手些!”

    “这伙骑兵应该是贼将手下的兵马,听说那贼将是骆驼城里的营兵百户,这伙骑兵搞不好就是他的本部兵马和家丁凑出来的真正精锐。”

    高进沉声答道,那两百号骑马家丁只是看着表面骁锐,可是兵出多家,各有各的心思,战场上这种三心二意的马队冲锋起来也没多少威力,倒是那贼将手下这七十骑兵马,足以有着改变战场的实力。

    “咱们回去。”

    看过贼军的虚实,高进不再逗留,招呼着杨大眼回转了营地,然后带着队伍同样离开了红山。

    ……

    张坚骑在马上,看着前方白茫茫的雪原,又看了眼晴朗的天气,原本糟糕的心情稍微好了些,“只盼这天气能一直如此!”张坚这般想着,古北寨离着骆驼城足有六七百里的样子,虽说这沿途他们还能在延绥镇治下的几个堡寨补给一番,可出了关墙,到古北寨有两日的路程,若是遇上一场暴雪,那便不好说了。

    “传令下去,让队伍加快速度,这么磨磨蹭蹭的可不行。”

    张坚朝身边的亲兵吩咐道,前方那些绿林贼匪的队伍行军速度还是太慢了,要是按着这等速度行军,那除非老天爷姓张,一连十多天都是这样的大晴天,不会下半片雪花。

    很快张坚的命令到了前军,顿时叫那些绿林贼匪抱怨起来,那些骑马的贼匪还好,有马匹代步,可那些靠两条腿走路的贼匪就要骂娘了。

    只是骂娘归骂娘,那些贼匪也不敢公然反抗,昨天那位张将军可是砍了十几颗脑袋,只能吭哧吭哧地踩着积雪朝前加快了速度。

    “将军有命,让尔等马队在前探路。”

    那些骑马的贼匪对于这道命令没什么抵触,无非是走最前面罢了,很快四百多骑贼匪轰隆隆的策马到了队伍最前方,他们策马走过的雪地很快就被压得严实,这让后面跟着步行的贼匪赶路时好走了许多,这时候那些原本愤懑不已的贼匪心里好过许多。

    远远跟着贼军的高进他们看着贼军里一阵混乱后,队伍改变了行军秩序,变成前后马队,中间是步军和车队,两侧是骑兵游弋的队形。

    看着贼军变换阵型后,速度比之原来快了不少,高进便想明白了其中道理,也不由佩服起那贼军主将来,前面用马队趟路,后面步军的速度能比原来快上三成,这一天下来起码能多赶十多里地。

    “二哥,咱们要不要上去干他娘的一炮。”

    在骆驼城的时候,有孙泰这位大匠在,高进也是从总兵府的武库里弄了批开花弹,孙泰手上的《神器谱》、《神器谱续》上面可不止是赵士祯研究的火器图谱,还有如何使用打放的歌诀。

    和蒲老汉不同,孙泰不但会铸炮,还会放炮,在骆驼城里逗留的时候,高进便带着杨大眼和陈升几个和孙泰学了dǎ pà,当然用的是开花弹,这可比虎蹲炮原先那种耗时费力的装弹方式快捷简便许多,当然这开花弹不是花银子就能买到的,用一枚少一枚。

    杨大眼看着边上驮马带着的那门虎蹲炮,双眼放光,不能潜入敌营立下奇功,总归是叫他心里有些不甚痛快,可二哥不让他犯险是为他好,所以他就只能把怒气都撒在这伙贼军身上了。

    “时机还不到。”

    看着性急的杨大眼,还有边上一圈跃跃欲试的伙伴,高进沉声说道,“如今敌军才刚刚出了红山,那贼将又谨慎,咱们现在就上去又是放炮放铳的,怕是反倒能让他抓住机会赖着不走,整合这些贼军。”

    “大家都有些耐心,等他们出了骆驼城的地头,咱们再给这伙贼军一下狠的,叫他们知道咱们的厉害。”

    “现在咱们是猎人,贼军是猎物,猎人能杀取猎物,靠的是智慧,而不是蛮力。”

    “听二哥的。”

    虽然人人思战心切,可高进说得有道理,大家便也按捺着厮杀一番的心思继续跟着这伙贼军。

    ……

    大军一路行军,倒也顺利。

    大军前行约五十多里后,即便天色还亮堂,可张坚依然下令大军扎营休息,同时让那些骑马的绿林贼匪去边上的树林伐木充作燃料。

    “行了,都别闹了,真以为那姓张的不敢下狠手吗!”

    看着闹将起来的手下们,那剩下的贼头子们都是精明的主,谁都清楚如今大军辎重都握在姓张的手里,他们这时候闹起来,除非带着手下人马跑路,否则便只能乖乖听话。大家都是奔着去古北寨发财而来的,如今总不可能半途而废。

    “这姓张的倒是有些手段,他叫咱们去伐木,怕是能叫底下那些孩儿们都念他的好。”

    贼头子里不乏有看出张坚心思的,可人家就是正大光明地分化瓦解他们,却是叫他们无计可施,他们总不可能叫手下精锐和心腹把马匹让出来和底下那些小卒轮流骑乘。

    “算了,也就十来天功夫,咱们就到古北寨了,就当是砍柴给自己用了。”

    ……

    不远处,看着哄闹了一阵后的贼军前锋马队,居然下马去边上的林子伐木劈柴,高进眯起了眼睛,这贼将对人心的把握倒是有几分本事啊,他这么一来倒是能收了那伙绿林贼匪里底下那些贼兵的人心,不过那些骑马的贼匪才是骁勇敢战的主力,这些步卒大都是拿来充数的,他倒是想知道那贼将接下来又要如何收服那些骑马贼匪的人心。

    “二哥,开吃了。”

    沈光的轻喝声,让高进回过了神,他进了营帐里,和大伙挤在一起,喝着肉汤,啃着饼子,直到大家吃完后,才朝众人道,“大伙儿都说说,等到了古北寨,这一仗咱们要怎么打?”

    见高进询问,众人争先恐后地说了起来,这可是大家头回真正期盼许久的大战,二哥说了,河口堡除了原本的官军和家丁,还要动员青壮前往古北寨,到时候加上古北寨里的人马,他们也是有六七百的兵力能和贼军对垒。

    想到到时候大军对冲厮杀,大家都是忍不住热血沸腾,恨不得现在就飞到古北寨。

    “二哥,贼军人多势众,咱们到时候在雪原上和他们摆开阵势对攻,贼军肯定会主动来攻,到时候只要咱们的步军能顶住贼军的冲击,消耗敌军后再佯作败退,贼军必定会出动精锐马队,到时候咱们这边大炮轰他娘的,再加上鸟铳齐出,肯定能杀他们个屁滚尿流。”

    杨大眼抢先说道,高进听着他的话,也不禁微微点头,杨大眼比以前确实长进许多,他说的大体无差,可是如何能让贼军按着他们想得这般做才是真正的关键。

    其他人也各自说起来,但是大体思路都和杨大眼一样,无非是排兵布阵有不同,高进听后勉励了一番,却是留了个问题给众人,“那贼将谨慎,要如何做才能让他在两军对垒时,相信他们的佯败,从而压上全部的马队。”

    这个问题顿时叫众人都陷入了苦思中,他们以往听故事,那说书人口中都简单得很,那梁山好汉使个诈败,敌人便信了,而换了敌人诈败,梁山好汉那方一眼便能看穿。

    所以二哥的问题真的问倒了他们,他们到时候在战场上佯败,为何贼将还会怀疑?

    ……

    贼军大营里,沙得刁看着把自己请到中军帐的张坚,就差骂娘了,“张百户,你疯了不成,还要让咱们去伐木劈柴。”

    “那些贼匪,眼下不过是表面恭顺,若要收服他们,我这个将主至少要做到表面上的公平,明日换你们的人去伐木劈柴,后日自是我的中军去。”

    张坚看着沙得刁,沉声说道,脸上的神情坚毅,一副没得商量的样子。

    “张百户,你真以为你这样能收服那些贼匪,都是些贱骨头罢了,到时候刀架在他们脖子上,他们敢不听话。”

    “这法子只是一时管用,用过后就不灵了,沙副将,你只需要照我说的做,古北寨那里的功劳,我半分不要,我只要打赢这一仗。”

    看着张坚丝毫不退让的眼神,沙得刁气得直跳脚,可最后也只能拧着眉头答应了,“我可以答应你,但明天需得你的中军先做个表率,我才好劝服其他人。”

    “可以。”

    听着那简单到极点的回答,沙得刁终于知道张坚为何明明本事不小,可是却不得重用了,这就是个傻子。